Northern Zone

陈超耀:林冠英没顾及砂人民感受

whatsappimage2019-05-17at150605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秘书长拿督陈超耀痛批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古晋出席该党的筹款晚宴致词时,发表具有破坏性和诽谤性质的言论,即不要让砂拉越继续由砂政盟管理,以免走向破产。 陈超耀表示,也是财政部长的林冠英似乎完全没有顾忌砂拉越人民的感受,更没有提及希盟执政后是否已经实现竞选宣言?没有在谈话中提及首相马哈迪唯我独尊的委任官职、废除死刑、大道收费、PTPTN、勿拒聘不谙华语土著以及掀起轩然大波男男性爱短片的等问题,相反在这片宁静和谐的砂拉越土地毫无避忌的高谈和批评。 “他声称对于砂拉越政府2019年财政预算案高达110亿令吉感到作呕,更表示砂拉越的储备金只有300亿令吉,而储备金将会在3年内用完的说法是在让人感到纳闷和不解。” 也是卑尔骚区州议员拿督陈超耀披露,110亿令吉的财政预算案涵盖了砂拉越各个省份的发展经费,不单单限于一个省份或一个项目,除了城市发展之外还涵盖了乡区发展。 砂拉越的土地面积比西马还大,加上联邦的拨款不足和每年削减,既然林冠英认为110亿令吉的预算案过高以及砂州的储备金不足,为何不尽快归还20%的石油开采税给砂拉越人民? 他相信只要联邦政府肯归还20%的石油开采税给砂拉越,许多问题都迎刃而解,砂拉越人民肯定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人民安居乐业,百业兴旺,而不是看着联邦政府的脸色过日子。 陈超耀不忘提醒林冠英记得兑现民主行动党在大选时高喊的口号和给选民的承诺,即一旦希盟执政将会在100天内归还20%的石油开采税,是否有关承诺已经成为一颗欺骗人民的糖果呢? “砂盟300亿令吉的储备金主要来自于5%的天然气和石油开采之外,也包括来自砂政府的各项投资,我们无法得到更多联邦的拨款,所以我们必须步步为营和自力更生,不能坐以待毙,因为砂州必须继续的发展,包括基本设施、道路、教育、经济、乡区、教育和医疗等方面的提升。” 陈超耀呼吁砂拉越子民一同捍卫砂拉越自主权和领土的权益,否则砂人民将会失去更多,更促联邦尽快能归还20%的石油开采税于砂人民,不要继续上演“猫与耗子”的游戏,因为砂拉越人民已经感到厌倦。 他也希望砂人民能深入的去了解1963年建国契约课题,以便进步了解捍卫砂州自主权的重要性以及对下一代的深远影响。 “维护砂拉越自主权是相当重要,因为这关系到砂人民世世代代的权益,如果砂拉越人民知道拥有自主权的重要性,我们就要进一步去实现。当然,有了自主权后就一定要行使,否则拥有也没有意义。” 陈超耀补充,很显然林冠英的言论就是要挑起砂啦越人投以砂盟政府不信任票和企图分化砂拉越人的的团结与和谐,他相信砂拉越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并希望大家更加上下齐心,捍卫属于砂啦越人的权益。

陳超耀:委任拉蒂法违背体制改革承诺

mete_030118_pg3_swkseb_evelyn_1PDF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秘书长拿督陈超耀批评首相马哈迪绕过所有人,一意孤行以个人决定委任拉蒂法为全国反贪污会主席已经违反了政府承诺的体制改革。 他表示,首相兼当今希盟最高领导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吞回希盟竞选宣言,此举也凸显了希盟的不公,甚至是欺骗了全国选民。这已强而有力地证明,眼下的希盟完全丧失了约束马哈迪主义复辟,遏制不了迫不及待重回马哈迪专权时代的大U转;这个趋势暴露,行动党、公正党除了替马哈迪涂脂抹粉,已经起不了政治制衡作用。 陈超耀形容这是马哈迪主义复辟梦魇成真的警示,也是行动党执政后所服膺的“静静路线”显尽归顺后无能之败笔。 他表示,马哈迪的行动无疑再度展示了个人的独裁和唯我独大行为,甚至公正党主席安华也认为马哈迪必须针对有关任命作出适当的解释,因为此举已经违反了《反贪污委员会法令》。 “身为国家首相不但没有以身作则,实施了先斩后奏的委任,没有通过内阁讨论或获得其他成员党的同意下冒然作出让全国人民惊讶,甚至是惊吓的公布,难道眼中还有希盟在大选前的竞选宣言?” 陈超耀说,相信人民对希盟的大选宣言犹如在耳,当时身为希盟领导的马哈迪誓言旦旦表示将会以更透明化以及将制衡政府所作出的每一项决定,扬言将以更公平的制度来对待每项决定,然而从以上的“个人委任”来看,马哈迪当选后似乎忘记了自己说过什么,甚至曾对选民许下的宣言。 也是卑尔骚区州议员拿督陈超耀指出,马哈迪这份送给全国人民的开斋节礼物显然不讨喜也让人民反感,因为希盟当选后一直将许多过错归咎于前朝政府的错,显然现在马哈迪也重蹈覆辙,甚至还肆无惮忌的实施个人意愿,展现了当今政府在监管方面存在的结构问题和弊端,更凸显了首先个人权力过大的滥权问题。 他补充,较早前沙巴首长也同样官方委任了一名非沙巴人的骆意荣为当地州议员,此外,其余的官位包括行动党前党员丘光耀被委任马中商务理事会首席执行官、林冠英前特别助理周锦炎、行动党史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受委为巴生港务局主席等。 “让人遗憾的是,某行动党州议员就希盟执政砂,外人或当首长事宜,抨击砂拉越人联党误导人民甚至是煽动砂子民的情绪。首相马哈迪委任属意人选,连希盟跟联邦内阁都被绕开越过,从已经发生的事实来看,有关州议员怎能确保不可能发生官委砂州首长的梦魇成真呢?或一旦事情真的发生,该名州议员能保证以自己之力能说服或推翻首相的决定?如果是,请有关议员向全砂人民公开作出保证。” 陈超耀也在文告中强调,针对马哈迪自委拉蒂法为全国反贪污会主席一事,除了引发人民和反对党的不满之外,竞选盟和律师公会也质疑和担忧首相的权力过大,更表示马哈迪没有事先通过内阁讨论自行宣布完全不符合法律程序。然而,身为一名资深律师的拉蒂法更信心满满接过委任状,完全无视外界的异议,甚至临时临急辞去在公正党的职务,这样的举动如何说服人民对全国反贪污会的信任? 如今“米已成炊”,拉蒂法也已经就任,希盟成员党也噤若寒蝉。他敦促马哈迪作出一个能让全国人民接受的解释之余,也希望他将后能尊重国会,不要漠视法律程序的存在,不要再让人民一再对希盟感到心寒。

苏莉群:方便监督,宜每隔一段时期申报

Soo Li Ching

(15日讯)砂首长署政治秘书苏莉群赞同包括反对党议员在内的所有国会议员,都须向反贪污委员会申报财产的建议,相信可起到警惕作用,及减少国内贪污问题。 她於今日接受访问有关首相马哈迪表示将立法规定所有国会议员申报财产课题时指出,国会议员主要职务就是为选区内的人民服务,解决问题,但难免某些人在拥有职权后及受到利诱之下而犯错。申报财产将有助於监督朝野国会议员的收入,或多或少将起警惕作用,因为一旦有超过原本收入的可疑资金及财产,就会被发觉。 她强调,立法规定是一个,但更重要的是要有透明度,以及如何 去执行,否则一旦被当权者滥用,仅会沦为打击政敌及庇护自家人的工具。 “首要的是,反贪委员会必须要完全独立,不受到任何政治力量的干涉。同时,国会议员们也应该与反贪会配合调查,以确保所申报的财产与事实相符。若只是任由正副部长及国会议员自行申报,又没单位去核实的话,那规定犹如虚设,用假像博取信任,混淆人民而己。” 与此同时,她也认为若国会议员们申报的收入及所拥有的财产额不符时,有必要向人民做出解释。且亦应规定议员们每隔一个期限,就须更新及申报最新的财产,方便人民能够时时监督,相关议员是否有中饱私囊。 苏莉群表示,一些政策的实施往往出发点是好的,但却因为被滥用或执行力不足,而导致起不了作用或失去原本的意义。若政府是有决心打击国内贪污问题,国民肯定是乐见其成。在这课题上,反贪委员会所扮演的角色最为重要,人民亦须共同监督,以避免该委员会受到政治力量干涉,被利用来打压政敌。 资料来源:民都鲁星洲日报

陈超耀:法律专业法令草拟法案违宪

mete_030118_pg3_swkseb_evelyn_1PDF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表示,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对于从昨日开始流传的大马法律公会提出修订1976年法律专业法令(2019年法律法令草拟法案)的内容,感到震惊。 他说,这项由大马律师公会提出的修订草拟法案,被指已经提呈至国会秘书处,以作为在国会内提呈的考量,辩论及通过成为2019年法律专业法令。  这项草拟法案对砂拉越及沙巴法律界带来深远的影响,关键的问题是,这项草拟法案在推出前,是否有征询过砂拉越及沙巴的法律公会,以及砂沙政府? 他指出,沙巴及砂拉越法律公会发布的联合文告,已强调在2019年法律专业法令草拟法案推出前,两个公会均没有获得征询意见。与此同时,两个公会也正式表达反对这项修订法令的立场。 “我对大马律师公会完全没有征询砂拉越及沙巴律师公会的做法感到极度失望。 同时,对于砂拉越及沙巴政府也均未被征询,这情况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惊讶。大马律师公会在推出草拟法案之前,应该与砂沙律师公会及砂沙政府展开讨论,而不是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行事。” 陈超耀说,大马律师公会完全没知会砂沙有关修订1976年法律专业法令的决定,这做法令人不解。这是否是无意的疏忽,还是一种傲慢的态度,想借此表达砂沙律师界在他们眼中根本不重要,因为砂沙只是马来西亚13个州属的其中之一,就像吉打和玻璃市州那样? 他质疑,大马律师公会是否会对此作出解释? 他表示,若大马律师公会有事先征询砂沙律师公会,以及砂沙政府的意见,该草拟法案肯定不会出现流传般的内容,砂沙对该草拟法案的反应也不会如此激烈。大马律师公会不应该漠视砂沙律师公会的存在,若能彼此尊重,相信国家能取得更好的发展。 8.  该草拟法案211(2)条款阐明废除沙巴及砂拉越律师法令,站在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的立场,这个条款显然不符合联邦宪法,以及违背1963年建国契约精神,向砂拉越及沙巴作出的特别保障。砂拉越及沙巴的律师法令在马来西亚成立前就存在,应获得尊重,视为是联邦法律的同等低位。 “同时,一旦211(2)条款通过,砂沙律师法令是否就此被废除?我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陈超耀强调,砂拉越及沙巴的议会才是可以修订,甚至是废除砂沙法律的平台,这是马来西亚成立时赋予砂沙的特别保障。在马来西亚还未成立时,砂沙已拥有属于自己的法律,这些法律是否修订或废除,只能在砂沙议会内讨论。 “与此同时,这项草拟法案也可能违反联邦宪法第161B条文。该条文阐明,任何涉及砂拉越及沙巴的律师相关条例,在未有征询砂沙,或砂沙议会未通过前,并不能实施。我们也必须参考跨政府级别委员会报告附件A第4(d)内容,即婆罗州现有的司法应维持,除非有某些例外情况,否则当地律师公会的做法仅限于当地执行,直到婆罗州议会同意为止。” 他说,当初大家同意成立马来西亚时,砂拉越律师在砂拉越执业的权力须获得尊重。因此,任何涉及砂拉越律师权力的事项,只能在砂拉越议会内讨论及通过。 有鉴于此,2019年法律专业法令修订法案不应该通过,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希望国会56名来自砂沙的国会议员,即25名沙巴国会议员及31名砂拉越国会议员,若该法案提呈及寻求通过,大家应合力投下反对票。在这个重要课题上,砂沙国会议员应不分彼此,共同捍卫权益。

陈超耀感谢高庭主簿官宣布不执行砂沙高庭主簿署搬迁指令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指出,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及砂人民今日接获消息得知,联邦法院主簿官拿督斯里拉蒂花今日信函表明,原定于今年5月砂沙高庭主簿署从古晋迁移至亚庇的指令将不会执行。 他昨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会以卑尔骚议员及砂人民名义,在律师团队帮助下,以原诉传票(Originating Summons )方式入禀高庭,挑战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拿督刘伟强、联邦政府及或许包括首相所作出的砂沙高庭主簿署迁移决定。 “随着今日通过手机通讯软件WhatsApp接获砂沙高庭主簿署搬迁指示不会执行后,我立即与我的律师团队讨论,基于情况的最新变化,最终我们同意‘留待考虑’(KIV)入禀高庭的行动。” 陈超耀表示,砂人联党感激拿督斯里拉蒂花的迅速回应,表明不执行砂沙高庭主簿署搬迁指令。 他认为,这项课题的最新进展是恰当的,因为刘伟强日前发表声明,提出联邦宪法121(4)条文时,显然他并没发现该条文阐明砂沙高庭主簿署搬迁须事先征询沙巴及砂拉越首席部长,若他有察觉这点,或许他不会向首相转达搬迁决定,而首相也不会向国家元首作出相关建议。 他称,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他要求刘伟强以身作则,作为掌管法律事务部长及有原则的政治人物,应该作出正确的事情。刘伟强应该向砂拉越首长及砂人民道歉,因为他在法律事务部长的岗位上,应该保护联邦宪法,不能允许任何违背宪法的问题出现。 “而尽管事情已出现变化,我们仍要求刘伟强为自己没有保护宪法的行为作出道歉,因为这根本是可以避免,不应该发生的事。”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欲对此向所有人,包括支持者、媒体及砂人民表达感激。过去以来,我们一直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祝福及鼓励。砂拉越权益必须永远放在第一位。

陈超耀入禀高庭挑战砂沙高庭主簿署搬迁决定

WhatsApp Image 2019-04-22 at 5.35.48 PM(1)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今日表示,他将入禀古晋高庭,挑战砂沙高庭主簿署从古晋搬迁至亚庇决定的合法性,以借此捍卫联邦宪法及砂拉越权益。 他说,在谘询律师意见后,他决定把这个课题带入法庭。 他强调,作为人民代议士及砂拉越人,他有义务捍卫砂拉越权益,并确保联邦宪法获得遵从。 “就如普遍砂人民一样,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对于联邦法院首席主簿官拿督斯里拉蒂花于本月19日签署的信函,表明砂沙高庭主簿署搬迁的决定感到万分震惊及极度失望。 ” 陈超耀说,自从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以来,砂沙高庭主簿署就一直坐落在古晋,这是当初砂沙首席部长与马来亚领袖作出的一致决定。 根据信函,砂沙高庭主簿署将从今年5月1日正式迁至亚庇,距离生效期只有不到10天。如此重大的决定,似乎是为了对砂政党联盟及砂拉越人民带出一种“讯息”  ,尤其是正当联邦宪法第1(2)条文在砂政党联盟国会议员弃权下,无法在国会取得三分之二国会议员支持,宣告修宪失败。这项修宪最终只获得138名国会议员支持,比所需的148名国会议员(三分之二优势通过)尚差10票。 他表示,联邦宪法第121(4)条文明确阐明: “在决定砂沙高庭主簿署的所在位置,国家元首应该(Shall)根据首相的劝告下作出决定,而首相应该(Shall)事先谘询沙巴及砂拉越首席部长,以及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 根据联邦宪法“应该”(Shall)字眼,这意味着首相必须谘询沙巴及砂拉越首席部长。我们不了解首相是否曾事先谘询沙巴首席部长,但对砂拉越而言,根据今日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的声明,在砂沙高庭主簿署迁至亚庇的决定上,他从未被事先谘询过。 陈超耀表示,这明显是公然违反联邦宪法第121(4)条文的做法。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拿督刘伟强于本月21日的声明中,尝试解释相关争议,指宪法或法律没有任何条款阐明砂沙高庭主簿署必须永远留在古晋。 显然刘伟强忽略此课题必须事先谘询沙巴及砂拉越首席部长,以及联邦法院首席法官的重点。这是故意错过,或是有其他原因,只有刘伟强及作出相关决定者才知道。 “我们总是强调,包括法律界的法官、联邦政府的法律事务部长及律师,还有部分人民代议士也不断表明,联邦宪法是国家最高的法律,必须遵从,否则将出现混乱及无政府状态。我国的法律制度绝不允许个人定义的‘法律’或个人思想及立场,超越联邦宪法。所有人民代议士,包括首相及内阁部长在就职时,已经宣誓会遵从这个原则。 再回到刘伟强的声明,他指出搬迁砂沙高庭主簿署的决定是在今年3月份,由4名大法官集体作出。值得关注的是,其中两名大法官是来自沙巴,包括已退休的前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拉尊,及现任砂沙首席大法官。同时,刘伟强本身也来自沙巴。 陈超耀认为,即使4名大法官已作出决定,法律事务部长及及联邦总检察长也应该遵从联邦宪法,与沙巴及砂拉越首席部长,以及首席大法官协商。但显然法律事务部长并没有根据联邦宪法行事,无论他如何解释,都无法掩盖没有事先谘询砂拉越首席部长的事实。 他说,作为一名负责任及具有原则的部长,刘伟强必须承担责任,作出正确的事情,向砂拉越首席部长及砂人民道歉。至于他会否因为自己的过失,向4名大法官道歉,由他自己决定。 “特别是他作为掌管法律事务的部长,更应该公平行事,因为他是联邦宪法的保护者,应以身作则,拒绝任何违反宪法的行为。” 他指出,在此课题上,也显示砂行动党及砂公正党再次失责,没有捍卫砂拉越权益。砂拉越在布城有工程部长巴鲁比安及贸消部副部长张健仁作为代表,但他们没有尽好本份,让侵蚀砂拉越权益的问题出现。

陈超耀:希盟在维修残旧学校课题U转

mete_030118_pg3_swkseb_evelyn_1PDF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表示,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对于联邦希盟政府及行动党中央秘书长林冠英持续性欺压砂拉越及砂人民,漠视砂拉越利益及需求表示极度失望及关注。这一次,他们的欺压目标是砂拉越的乡区学校学生们。 他强调,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强力支持德郎乌山区议员YB丹尼斯饶的言论,后者日前表明,希盟政府在10亿令吉维修残旧学校经费课题上,展现U转。 他说,绝大多数砂人民为此对联邦希盟政府及林冠英感到不满。希盟政府早前透过教育部长马智礼,在今年2月20日宣布联邦政府允许砂政府以10亿令吉联邦债务,维修砂拉越残旧学校。但如今,希盟却展出U转态度。 陈超耀表示,目前,教育是属于联邦政府管辖,因此寻求拨款维修残旧学校是联邦政府的责任。当初马来西亚成立时,这也阐明于1963年建国契约中。有鉴于此,若联邦政府及林冠英告诉砂政府,应使用自己的储备金维修残旧学校,这是完全错误的想法,也不符合建国契约的精神与原则。 “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早前献议,砂政府为了学生的利益,愿意提供10亿令吉贷款予联邦政府,以维修乡区的残旧学校。但这份献议不被希盟政府接受。” 他指出,阿邦佐哈里第二次献议是10亿令吉是作为预先缴付予联邦政府的债务,而这笔10亿令吉会作为维修乡区残旧学校的用途。马智礼于今年2月宣布接纳此献议。但是,砂教育、科学及工艺研究部长拿督斯里麦哥玛因日前表示,这份献议已被拒绝。 他说,通过报章,可阅读到阿邦佐哈里表明,林冠英要砂政府先缴付10亿令吉予联邦政府财政部。 阿邦佐哈里这么表示:“林冠英要求我们预先缴付10亿令吉联邦债务,而维修残旧学校的经费将来自常年拨款。我们并不同意这个要求,因为我们希望砂拉越缴付的联邦债务,能真正用在维修残旧学校上。” 陈超耀强调,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及砂普遍人民支持阿邦佐哈里的立场,基层人民认为林冠英的要求是不合理的,后者应该关注残旧学校的急迫需求,不应为了玩弄政治游戏,罔顾乡区残旧学校的学生利益,也不能因为砂政府过去以来良好的财务管理,作出如此要求。绝大部分人民认为联邦政府及林冠英对砂政府的良好财务管理感到“妒忌”,实际上,这笔钱既然是属于砂人民,应谨慎使用,尤其是确保用在维修残旧学校的用途上。 他说,联邦政府及林冠英口口声声说没有钱,但他们却宁可宣布吉打160亿令吉机场计划,也不愿优先解决砂拉越的残旧学校问题。 他表示,今年4月9日,国会进行联邦宪法修宪法案辩论时,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有25人到国会见证整个辩论过程,从观察,不仅是希盟国会议员提出要共享砂拉越资源,有者还表示使用护照入境砂拉越是“荒谬”的,这意味着,各界对阐明于1963年建国契约的砂拉越权益,包括移民自主权“虎视眈眈”,有意剥夺或废除。 他强调,马来西亚政治面貌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出现天翻地覆变化,砂人民必须更加坚定捍卫砂拉越的权益,努力提升经济发展,改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