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Zone

柏拉旺支部反驳砂团党  促勿乱套罪名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柏拉旺支部针对砂全民团结党秘书处日前發表文告,乱套沈桂贤当地方政府部长导致人联“典当”华人权益罪名的言论,发表以下反驳: (1)砂全民团结党在为该党党主席黄顺舸指摘人联党而背书时,应该要拿一面镜子给它的党 主席黄顺舸先自己照一照。这二十多年来,黄顺舸一直都是诗巫唯一的部长,当过基本设施部长,环境卫生部长,地方政府部长,国际贸易部长以及第二财政部长,最重要的:他也是诗巫部长!过去黄部长在掌管过这么多部门长达二十年,为什么诗巫各方面的基本设施发展还是停留在 20 年前? 最明显的要算是,旧乌耶路是条要道却天天堵车,十年如一日。还有陈立广路,乌鲁顺溪美拉路以及机场破烂的路这些主要道路,每逢上学上班繁忙时刻,交通堵塞,道路破旧的严重程度都令当地居民苦不堪言。一直到今天,黄部长对以上这些课题,没有发过一言! 多年来,拉让花园居民生活在中央排污系统崩坏,臭气熏天的环境里,黄部长视而不见。非常欣慰的是,去年砂拉越首长在诗巫人联党柏拉旺支部的争取下,终于拨出三百万为拉让花园居民解了一道难题。 最令诗巫人民震惊的一刻,就是最近砂拉越首长在出席诗巫社团活动时,公开表明诗巫过去都没有发展蓝图,因此诗巫发展受阻多年!换句话,我们的诗巫黄部长根本就是严重失责! (2)在 2004 年,诗巫人联党首次失去诗巫乡村议会主席位给民进党,当时黄顺舸本身还是基本设施发展部长!一直到今天,这个主席位还是没有归回给人联党。这个也是黄顺舸无法推卸的过失! (3)过去,黄部长领导诗巫人联党,少有安宁之日,成天吵吵闹闹,最后更是导致党争和分裂。今天黄顺舸离开人联党,自立门户成立新党。作业模式和过去一样,砂拉越主权和人民课题一概不谈,成天只热衷于争权夺利! 最近更令人感到诡异的是,砂全民团结党日前的文告甚至声称诗巫市议会新主席不是华裔!难道黄顺舸也有权决定人选不成?人联党柏拉旺支部想挑战砂全民团结党站出来向广大诗巫人民讲出这位诗巫市议会非华裔新主席人选到底是谁!以表示该党还有敢说就敢承担的政治尊严!

池帝辉非议张健仁逞英雄

unnamed

砂人联党巴旺阿山支部青年团团长池帝辉非议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事务部副部长张建仁延续鼓吹个人英雄主义形象,通过似是而非的言论,企图通过媒体忽悠砂拉越子民。 池帝辉对其作风,表达强烈的失望,并认为此举完全不能解决砂拉越人民诉求的问题,反而尽显过桥抽板,愚弄人民的政客手段。 池帝辉是针对张健仁日前受访时表示希盟已向砂拉越政府献议归还20%石油开采税及50%税收,并将教育与医药自主权归还与砂拉越的言论作出回应。 也是人联党青年总团组织秘书的池帝辉表示,张建仁身为砂拉越在内阁中的代表,若能够在敦马哈迪医生领导的政府取得话语权,那将是砂拉越子民之幸。因此他呼吁张建仁副部长尽快拿出所有正式批文,以白纸黑字证明他确实是代表中央政府讲话,决定守信将所承诺的归还于砂拉越政府。 “我们绝对相信全体砂拉越人都期望这些承诺实现,如果张建仁副部长能够言而有信,真心愿意兑现希盟在《希望宣言》中的承诺,那就应当摒弃过往当反对党时的“口水秀”作风,不能再把落实政策的责任一味推搪到他人身上,而是实际施行,说服内阁通过砂拉越人的诉求,那要好过只在媒体献媚,发表民粹政治的言论,却让砂拉越人民到头来南柯一梦,满怀希望扑了个空。” 与此同时,池帝辉呼吁张健仁能够脚踏实地办事,做个有担待的砂拉越副部长。“同样身为砂拉越人,我们希望他的表现是砂拉越之子,而不是砂拉越之耻。” “再次提醒张副部长,别为了官位或个人政治前途而意图卖掉砂拉越人的利益。不要忘记你今天所享受的一切待遇,都是建立在砂拉越子民期待的基础上。”池帝辉强调。

程明智:建立强大砂拉越非常重要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青年总团长程明智表示,砂希盟提出邀约砂拉越国阵一起签署“新政协议”,再次证明建立一个更强大的砂拉越是非常重要的。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在去年12月的三年一度的党员代表大会上已经为来临的全国大选推展竞选主题:“更强大的砂拉越”,强调砂拉越必须更强大,并且拥有经济独立,以便能够进一步巩固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宪法地位,以及砂拉越是1963年建国伙伴之一的身份地位。 非常明显的一点是,最近几年经过砂拉越国阵政府强力坚持争取索回所有大马契约赋予的权力和地位,砂拉越也的确透过权力下放程序取回了许多自主权力。同时在2016年州选中,砂拉越国阵狂胜的成绩也再次巩固了砂拉越是执政布城无法取代的“定存州”地位。 “因此今天反对党阵线也会如此重视在马来西亚里拥有自主地位的砂拉越,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也是砂拉越首长署政治秘书的程明智分析说,”这次希盟有这样的动作绝对是破天荒。因为过去在反对党组成的替代阵线和人民联盟时代里,他们根本就不会考虑或是主动如此献议与砂拉越国阵签署“新政”合作协议。 程明智强调,“全砂人民此时此刻必须看清一个政治现实和需求,那就是全砂人民必须在即将到来的全国大选里将全部31国会议席委托给砂拉越国阵,等同做出一个最响亮的立场表态:(1)我们要证明全砂人民是团结一致支持我们首长阿邦佐哈里捍卫砂拉越;以及(2)31国会议席完全委托于砂拉越国阵是代表砂拉越全民认真坚持砂拉越所有的自主权和地位必须索回,没有任何妥协。 他评击希盟提出的”新政协议“对砂拉越来说是份坏协议。在”新政协议“里,希盟是假意表态愿意承认砂拉越是原本马来西亚建国伙伴之一的地位,并且如果顺利执政,就会恢复砂拉越的建国地位。但是在新政协议中,希盟针对砂拉越的石油拥有权力上的立场很明显的暴露了他们的假意。希盟还是死咬着认定砂拉越石油公司(PETROS)只不过是间石油开采承包公司,而不是一间拥有石油权和管制权的砂拉越石油公司。 希盟在新政协议中继续建议砂拉越只能要求20%的石油税。希盟也建议成立另一间石油天然气公司和国油公司共同管制在砂拉越领域内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这些希盟的建议非常明显都是与我们砂拉越政府要索回100%石油天然气拥有权的议程背道而驰。 虽然在新政协议中,希盟口口声声要捍卫砂拉越的领土尊严。但是根据希盟以上几点建议和论点,他们对砂拉越领土尊严的藐视已经表露无疑。

人联青感激首长无直属候选人言论

unnamed

砂人联党青年总团长程明智高度赞扬砂首长兼州国阵主席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持守国阵精神,维护成员党之间的互相尊重,为热爱互敬互重的砂拉越人立下了最佳典范。 他是针对首长日前表示砂国阵不会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派出直属候选人,表达人联党对这项宣布的支持与感激。 同时,人联党也对人民党主席丹斯里占玛欣吁请将7个人联传统议席,交由人联党上阵的言论表示谢意。 也是首长政治秘书的程明智发文告指出,摒弃直属候选人方案,是人联党一直以来所持守的立场,也是该党党员代表于去年党代大会上一致通过的唯一提案。因此,首长的这个宣布,充分展现了国阵高层领袖重视并聆听成员党的意愿与心声。 他表示,在国选大战来临之际,这项厘清混淆的宣布,对国阵内部的备战工作如同打了一支兴奋剂,各成员党可以抛开疑虑,再无后顾之忧,全力专注于竞选。 “作为挚爱砂拉越的热血青年,人联青矢志捍卫属于砂子民的权益,并透过推动更强大的砂拉越,共创更美好的国家。争取实践砂议程,对于期盼砂拉越更强大的我们及数百万同胞,眼前就是建国以来的最佳时机,政治环境给了我们未曾有过的举足轻重之角色,正是砂子民实现砂拉越议程的黄金时“ 他谨呼吁全体砂国阵成员党党员,及自称亲国阵的群体,得以抛开成见,心手相连,把握住稍纵即逝的契机,全力支持首长并作其坚强后盾,勇敢向前,争取实践砂拉越议程,以实现两百万砂子民的期盼。

程明智:应一致支持砂政府控制油气拥有权

michael tiang02

人联党青年总团长程明智指出,古晋区国会议员张建仁意欲在国会提呈动议修改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PDA),实际上等同于承认该法令及其在砂拉越的合法地位。 程明智是回应张建仁挑战砂国阵国会议员支持其动议,在文告中,也是砂拉越首长政治秘书的明智反问民主行动党要到何时才能理解,早在1954年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议会内提及砂拉越边界变更法令,砂拉越事实上就拥有该法令所规定的领域包括陆上和海上的大陆架所有石油资源,在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之前,我们的州议会于1958年通过了“砂拉越石油开采法令”,以规范在砂拉越及其大陆架内开采石油的法律。联邦宪法第2条也明确记载了我们在自身的土地和大陆架上的权利。 自2011年起,随着1969年国家紧急法令的废止,我们的砂拉越政府有权根据1958年石油开采法令行使其在陆上和海上开采石油和天然气的原有权利。因此,一位砂拉越人若在国会中提出修改石油发展法令(PDA),无形中他同时也放弃了1958年法令赋 予我们的权利,转而承认PDA取代了我们原有的法令。 更加羞辱的是,一位砂拉越议员有何理由要求其他25位砂拉越议员加入他这种企图抛弃自身权利的愚昧行为?正当的做法,是所有砂拉越州议员在来临的州立法议会上同声同气,修改并完善我们现有的1958年石油开采法令,以进一步保护我们在陆 上和海上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权。 因此,程明智吁请所有砂拉越人,一致支持砂拉越政府,逐步控制与巩固石油和天然气拥有权,以防止现有的石油天然气工业结构发展受到阻碍,即使在砂拉越人眼中,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PDA)及2012年领海法(TSA)是违宪的。 我们的砂拉越政府,正致力建设有效的机制,例如砂拉越石油(Petros),经营并善用砂拉越自身的资源,对此,全体砂拉越人受促抛弃消极的观念,持守着积极的心态。

程明智:索回开采权是权力下放里程碑

Michael Tiang

砂人联党青年总团长程明智表示,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公布砂拉越从联邦政府手中取回原属于砂拉越,但于不经意间遭侵蚀的主权,特别是在砂陆架域内的石油开采权,是权力下放技术委员会在持续不怠的努力之下所达致的里程碑。 他说,这是继收购巴贡水坝及推展砂拉越发展银行(DBOS)之后,砂拉越石油有限公司(PETROS)正式成立,并在1954年砂拉越边界更改法令下所赋予的砂拉越版图开展石油开采,标志着砂首长成功带领砂拉越人,朝向更强大的砂拉越迈出了一大步! 他在文告上表示,砂人联党始终如一地贯彻自己所坚持的立场,即砂拉越若要强大,首先必须拥有财政自主权。只有全体砂拉越子民,无论城市或乡区,精诚团结,一致支持首长阿邦佐哈里的领导,砂拉越才能得享这种财务特权和地位。 “首长的公布实际上也奠立了一个重要的指标,即我们砂拉越人,是砂拉越土地包括陆架的拥有者,因此砂拉越自身的石油开采公司PETROS,有权勘探,提取和开采石油和天然气,而不是如反对党所指控一般,只是国油的承包商。” 程明智强调,事实再次证明,只有来自砂拉越的政党,才会为砂拉越而奋斗,不只是空口喊白话,而且透过实际行动,确保我们索回大马协议(MA63)所赋予的所有权利。然而,我相信来自马来亚的反对党不会与砂拉越人同享喜悦,反而鼓吹消极情绪,继续误导民众,以图分化砂子民的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