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ews or Articles

陈超耀:希盟在维修残旧学校课题U转

mete_030118_pg3_swkseb_evelyn_1PDF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表示,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对于联邦希盟政府及行动党中央秘书长林冠英持续性欺压砂拉越及砂人民,漠视砂拉越利益及需求表示极度失望及关注。这一次,他们的欺压目标是砂拉越的乡区学校学生们。 他强调,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强力支持德郎乌山区议员YB丹尼斯饶的言论,后者日前表明,希盟政府在10亿令吉维修残旧学校经费课题上,展现U转。 他说,绝大多数砂人民为此对联邦希盟政府及林冠英感到不满。希盟政府早前透过教育部长马智礼,在今年2月20日宣布联邦政府允许砂政府以10亿令吉联邦债务,维修砂拉越残旧学校。但如今,希盟却展出U转态度。 陈超耀表示,目前,教育是属于联邦政府管辖,因此寻求拨款维修残旧学校是联邦政府的责任。当初马来西亚成立时,这也阐明于1963年建国契约中。有鉴于此,若联邦政府及林冠英告诉砂政府,应使用自己的储备金维修残旧学校,这是完全错误的想法,也不符合建国契约的精神与原则。 “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早前献议,砂政府为了学生的利益,愿意提供10亿令吉贷款予联邦政府,以维修乡区的残旧学校。但这份献议不被希盟政府接受。” 他指出,阿邦佐哈里第二次献议是10亿令吉是作为预先缴付予联邦政府的债务,而这笔10亿令吉会作为维修乡区残旧学校的用途。马智礼于今年2月宣布接纳此献议。但是,砂教育、科学及工艺研究部长拿督斯里麦哥玛因日前表示,这份献议已被拒绝。 他说,通过报章,可阅读到阿邦佐哈里表明,林冠英要砂政府先缴付10亿令吉予联邦政府财政部。 阿邦佐哈里这么表示:“林冠英要求我们预先缴付10亿令吉联邦债务,而维修残旧学校的经费将来自常年拨款。我们并不同意这个要求,因为我们希望砂拉越缴付的联邦债务,能真正用在维修残旧学校上。” 陈超耀强调,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及砂普遍人民支持阿邦佐哈里的立场,基层人民认为林冠英的要求是不合理的,后者应该关注残旧学校的急迫需求,不应为了玩弄政治游戏,罔顾乡区残旧学校的学生利益,也不能因为砂政府过去以来良好的财务管理,作出如此要求。绝大部分人民认为联邦政府及林冠英对砂政府的良好财务管理感到“妒忌”,实际上,这笔钱既然是属于砂人民,应谨慎使用,尤其是确保用在维修残旧学校的用途上。 他说,联邦政府及林冠英口口声声说没有钱,但他们却宁可宣布吉打160亿令吉机场计划,也不愿优先解决砂拉越的残旧学校问题。 他表示,今年4月9日,国会进行联邦宪法修宪法案辩论时,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有25人到国会见证整个辩论过程,从观察,不仅是希盟国会议员提出要共享砂拉越资源,有者还表示使用护照入境砂拉越是“荒谬”的,这意味着,各界对阐明于1963年建国契约的砂拉越权益,包括移民自主权“虎视眈眈”,有意剥夺或废除。 他强调,马来西亚政治面貌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出现天翻地覆变化,砂人民必须更加坚定捍卫砂拉越的权益,努力提升经济发展,改善生活。

陈超耀:修宪应纳入1963年建国契约

unnamed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表示,该党欲向砂拉越同胞表达由衷感激,大多数砂人民一直都密切关注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的进展,直到该修宪法案于昨日在国会进行二读。 “我们非常感谢在这段期间,给予砂拉越政党联盟国会议员支持与鼓励的砂人民同胞。” 他今日发表文告表示,希盟政府口口声声称联邦宪法第1(2)修改条文能完全依据1963年建国契约,恢复砂拉越及沙巴与马来亚的平等地位。但是,砂盟国会议员建议增加几个字眼,如“依照1963年建国契约”的建议,却被希盟政府拒绝。 同时,修宪法案也没有增加“平等地位”的字眼,以彰显砂沙与西马的平等地位。 他指出,在修宪法案中加入“平等地位”的字眼非常重要,这是为了确保经过修正的条文,是真正明确,以便在任何法院,都能清楚地诠释马来亚、砂拉越及沙巴的平等伙伴地位。 此外,希盟政府一再拒绝修改联邦宪法第160条文中的“联邦”诠释。该诠释是根据1957年成立的马来亚联邦,实际上,它应该以1963年建国契约为基础。 砂政府法律顾问拿督斯里冯裕中日前也强调,在目前的联邦宪法中,并没有真正纳入1963年建国契约。 陈超耀表示,他十分认同冯裕中的观点,联邦政府应将“1963年建国契约”字眼纳入修宪法案中,以在宪法上承认1963年建国契约。从此以后,任何有关砂拉越及沙巴地位的恢复及讨论,都可以以联邦宪法为依据。 实际上,法院只会以联邦宪法为依据,因此宪法中白纸黑字的注明非常重要,若1963年建国契约不存在于宪法中,那么法官无权在任何案件或诉讼上,提及1963年建国契约。 这就是为何砂盟国会议员向联邦政府建议,修宪法案应加入“依照1963年建国契约”的字眼,以便在宪法上承认1963年建国契约。令人遗憾的是,这个建议被砂拉越行动党在内的希盟国会议员否决了,这无疑让人深感失望。 他说,非常不幸地,希盟政府似乎只在乎仓促地提呈修宪法案,不理会真实的情况及需求。希盟政府甚至拒绝了山都望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旺朱乃迪提呈的动议,将修宪法案呈至国会遴选委员会全面探讨,针对修宪做出真正有意义的修正。 旺朱乃迪的动议仅获得60票支持,有136张反对票,另有1张弃权。 陈超耀强调,砂人民普遍希望砂拉越及沙巴议会能首先辩论及通过联邦修宪课题,确保修宪真正符合砂沙人民的意愿,也符合1963年建国契约、科波特委员会报告、跨政府级别委员会及1963年马来西亚法律(第35章)。 “砂沙人民都希望这次联邦宪法修改是实际、有意义及正确的,它必须全面符合马来西亚建国的所有文件。因此,修宪根本不需要急于一时,而是应该让砂拉越及沙巴议会辩论及通过,这才是正确及理性的做法。” “我们必须确保修宪全面涵盖所有领域,以保障砂拉越及砂人民的权益。这次修宪必须做得更好,更谨慎,决不能重复1976年修宪的错误。” 他指出,这次联邦宪法修改法案无法在国会通过,因为它没有获得148张支持票,相等于三分之二国会议员的支持。当时国会表决成绩是138张支持、没有人投反对票,以及有59国会议员弃权。 他说,实际上,砂盟国会议员并没有反对修宪,只是与其他40名国会议员弃权。 “毫无疑问的是,砂盟欢迎修宪,将砂拉越、沙巴及马来亚恢复平等伙伴的地位。但,由于这次修宪没有真正符合砂拉越人民的期望,砂盟认为这不能接纳与支持,因此选择弃权。” 他感谢所有支持砂盟决定的人民,并强调全体砂人民必须继续团结一致,以砂拉越为优先。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巴都吉当议员罗克强表示,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和其希盟政府应该坚持承诺,尊重MA63大马协议并在国会寻求修改,如希盟政府在第14届选举中所宣布及承诺的那样。

WhatsApp Image 2019-04-06 at 8.56.21 AM

“MA63协议第1条第(2)款获得修正,其他条款也应该修正,届时我们自然就恢复MA63条款下的平等地位。” 罗克强强调,如果只是修改第1条第(2)款而没有遵守MA63,等于我们正在挖掘自己的坟墓,因为将会有更多宪法需要修改,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完成修改所有相关内容? 显然这是一种延迟战术,它可以拖延砂拉越许多年,甚至到我们石油耗尽,这是否相等于砂拉越还要继续每天向马来亚提供总额2亿5000万的石油与天然气?即使在最新的修正案后,我们能否获得相对的回报?应给予我们的平等地位吗? 他说,沙巴活跃分子阿再马因( Azaimain)曾表示,在过去55年中,联邦修宪至少修改了400多次。首相敦马哈迪与他的希盟政府努力恢复属於砂拉越的权利,如果这是他们的诚实目的,那将需要10年、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完成,并且在这样的过程中,历史将被遗忘,我们的后代将被遗忘这个和那个,到时我们将回到原点。当初的MA63将被侵蚀,砂拉越和砂拉越的后代,将永远无法获得我们应有的权利。 “我们坚持国会必须尊重MA63大马协议,并遵守所有在该协议下的条款,这是重要的协议精神。我们希望看到国会通过废除1974年的石油开发法案、废除2012年的海域领土法令,并赋予砂拉越与沙巴和马来亚拥有平等议席的保证。” 罗克强说,MA63毕竟是英国政府在1970年9月21日制定的国际协议,使其成为联合国条约。为何不尊重联合国条约?如果马来亚拒绝遵守MA63,视为该协议无效,那么砂拉越可以重新获得独立。 “我们的资源被掠夺、国家贫困,人才流失以及砂拉越和沙巴发展落后,都是联邦政府过去400多次修改宪法带来的影响,由于在这400多次的修正案中的一项,在未经砂议会批准下,就签订石油法令。这对砂拉越与沙巴而言,是非常卑鄙的行为,因为它是在人民“为善”的幌子下完成,如果联邦政府只想更方便从砂拉越与沙巴获取更多资源,那么修宪又有何意义?” 对于张健仁质疑砂政党联盟为何不支持对第1条第(2)款修宪,罗克强要向他提出询问,“为什么作为砂拉越人要去支持这样的修宪?是否真的要让砂拉越再次售罄吗?” 他表示,张健仁甚至对砂政党联盟的立场提出质疑,俞利文则在新闻声明中曾试图安抚我们说“实际上没有国会议员在提呈修宪一读前看过内容”。这不是水源、社会服务或收税评估法案,这是非常重要的法案。 “张健仁作为一名律师,你是否会让客户在没有看过文件草稿下,就要求对方签署吗?张健仁是否企图在扮演英雄,实际上却是要让砂拉越人对他们空洞承诺感到失望。” 他强调,砂盟不会投票支持任何可能进一步剥夺砂拉越权利的修正案。 “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和有负责任,确保我们朝着正确方向迈出正确的一步。砂拉越可能需要一条漫长的道路去看待正义,无论我们现在决定什么,都将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孩子和他们的后代。”

陈超耀:修宪法案只在玩弄字眼

mete_030118_pg3_swkseb_evelyn_1PDF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强调,绝大部分砂拉越人民和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党员皆感到失望,以及对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提呈的联邦宪法第1( 2)条文修正法案内容感到不满。 他说,这个在本月4日提呈的修正法案,似乎并没有将砂拉越和沙巴列为与马来亚平等的伙伴地位。 他批评联邦政府似乎并非真诚地希望砂拉越和沙巴列为平等伙伴,因为在修正法案当中,只有将联邦宪法第1(2)条文,列为2个部分,即: 联邦州属应是: (a)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雪兰莪及登嘉楼,以及 (b)砂拉越及沙巴 “这显示这个修正法案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只在重组句子及玩弄字眼。基本上,无论是否有修正法案,情况都是一样。” 陈超耀今日透过文告表示,他在2019年3月10日的声明中已表明,倘若只是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而没有修改联邦宪法第160条文,砂拉越及沙巴还是不会与马来亚有平等地位。 因此,无论联邦政府如何费尽心思在联邦宪法第1(2)条文玩弄字眼,只要目前的“联邦”定义还是根据1957年马来亚联邦的模式,那么砂拉越还是会继续维持13州之一的地位。这是砂拉越人民期望的局面吗?砂拉越从未参与马来亚的形成,为什么希盟政府拒绝理解和承认这个事实? 他表示,若仔细了解这次修宪法案的内容及解释含义,即“此次修正案将不以任何形式改变联邦制度下的联邦政府及州政府职能”。问题是,所谓的“联邦制度”是根据1957年的马来亚联邦,还是1963年的马来西亚联邦? 他说,大部分人都认为,希盟政府这次还是继续沿用1957年马来亚协议的旧联邦制度,将砂拉越及沙巴列为与13个州属的其中之一。 他指出,目前应该厘清的事实上,这个修宪法案的提呈过于仓促,联邦政府并没有优先解决砂拉越及沙巴人民的主要问题,满足他们的期许和愿望。 而且到目前为止,砂沙人民感觉他们没有获得充分的机会参与修宪法案内容的讨论,联邦政府与砂沙政府之间的协商也缺乏透明。砂拉越人民对这次修宪将深受影响,但,修宪法案却没有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内容。 陈超耀说,自1976年首次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至今,砂拉越及沙巴被降级为马来西亚第12及13州已经有43年。砂拉越人民无法再承受及等待下个43年,以真正还原1963年建国契约、科波特委员会报告、跨政府级别委员会报告及1963年马来西亚法案(35章)的所有权力。 有鉴于此,这次修宪对砂拉越及沙巴人民来说至关重要,而且相信未来类似的修宪也很难重现。大多数砂拉越人民都殷切期望砂拉越31名国会议员能仔细审查修宪法案内容,充分了解所有权力及课题,尤其是砂拉越人民的权益,绝对不能妥协。 与此同时,这次修宪法案内容并没有提及归还砂拉越权益,包括石油及天然气资源权益,及增加对砂拉越的发展拨款。另外,也没有提及砂拉越及沙巴国会议席将会增加至222个国会议席中的三分之一数目。若联邦政府真的认真让砂沙成为平等伙伴,应将这些列入修宪法案内容中。 他在2018年的砂州议会会议期间曾提出,砂拉越需要考虑落实属于自己的全民公投条例,让砂州议会讨论及辩论重大课题。这项公投条例一旦通过,意味着任何重大课题的表决权,是交由砂人民决定。譬如这次修宪法案,正是需要砂拉越人民公投表决,决定其内容。 “总而言之,这次的修宪法案无法得到绝大部分砂拉越人民及砂人联党的支持。因此,我在此呼吁31名国会议员遵从民意,反对这项修宪法案,因为它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修宪内容仍然诠释砂拉越是13个州属之一,不会让砂拉越受益。” 他希望砂拉越国会议员谨记,砂拉越的利益必须始终放在第一位。

符祥威:修宪法案只是“国王的新衣”

PHOTO-2019-02-16-10-18-37

砂人联党青年团秘书长符祥威律师揶揄希盟政府的修宪“復邦”法案,只是一件“国王的新衣”。 他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王的新衣”故事是讲述某个王国来了两个大骗子,他们声称可以制作出一件神奇又好看的衣服,而这件衣服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见,愚蠢的人不能看见。骗子为了要索取了大量财宝,不断声称这件衣服多么华贵以及光彩夺目,被国王派去的官员都看不见这件衣服,然而为了掩盖自己的“愚昧”,他们都说自己能看见这件衣服,而国王也是如此。 最后国王穿着这件看不见的“衣服”上街游行,一位儿童说“他什么也没穿啊!” “昨天在神圣的马来西亚国会殿堂里正上演着安徒生童话故事里的这一幕。” 符祥威表示,希盟国会议员们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一读, 修正联邦宪法第1(2)条文不停的说此次历史意义重大的修宪复邦动议是对砂沙两邦参组大马的历史还原,更是恢復沙巴和砂拉越与马来亚联合邦平等伙伴地位。 他说,这种说词根本就与国王的新衣无异。而砂希盟无论是国会议员还是州议员为了讨好砂拉越人民一味地说这绝对是件美事,更是恢复砂拉越平等伙伴地位的“复邦新衣”,都祈望砂民能接受并穿上这件美丽的新衣。 他强调,砂人民是时候需要更多勇敢的砂拉越人站出来,指出这件什么都没有的“新衣”。

许德婉:应推迟联邦修宪

Kho-Teck-Wan-2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妇女组主席许德婉赞同推迟修改联邦宪法第1条第(2)款的建议。 据许德婉分析,联邦宪法第1条第(2)款的修正案提出得冲忙,修正案看来对沙巴和砂拉越的地位并没做出改变。 她表示,修正案也是在没有砂拉越议会协商的情况下提出的。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任何对影响婆罗洲国家的宪法修正案必须经婆罗洲州长同意。 许德婉想提醒砂拉越人,如果没有归还砂拉越的自治权和资源,纸上的任何修正都没有任何意义。 虽希盟领导人一直声称如果没有该党的努力,今天也没有马来西亚协议谈判,但砂拉越人都应该清楚,砂拉越的自治斗争是由已故首长阿德南开始的。 “早在2016年,1963年马来西亚协技术委员会在前一届政府时已成功完成了第一阶段的权力下放。已故首长阿德南成功地争取了13项行政授权给砂拉越政府。这些行政权力包括法律,教育,医疗,环境和交通领域的行政权。这项努力也增加了砂拉越的移民官员和砂拉越出生的教师人数。砂拉越学子有更多机会进入砂大。房屋发展和体育将由砂拉越和联邦共同管理。 这些努力不是装饰,它们是实实在在的自治权。” “目前希盟政府没有实现给砂拉越20%的石油开采税,以及归还砂拉越50%的销售税的承诺,而是提交了一项对砂地位没有任何改变的联邦宪法第1(2)条的修正案。 许德婉认为联邦宪法第1条第(2)款修正案是一种分散砂拉越人追求真正的自治权的延迟和转移策略。 许德婉想提醒砂拉越人继续专注于追求真正的自主权,比如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所通过的5%石油产品销售税。 “当人们的生活负担因成本费用而日益增加,国油继续提取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联邦政府继续取消砂拉越的基础设施开发项目;希盟的修改联邦宪法修正案对砂拉越有什么实际用途?“许德婉问道。

陈超耀拨15万9000令吉予罗东政中

56312151_1911045649001204_55431200109494272_n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卑尔骚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拨出15万9000令吉乡区转型计划(RTP)拨款予美里罗东政中,供维修男生宿舍及重漆校舍用途。 上述拨款所展开的工程如维修天花板、维修化粪池、内部及外部重漆、重铺地板及上漆、三层楼校舍重漆以及破裂墙隔修补。 陈超耀日前到该校实地察看工程情况,他对男生宿舍的地板上漆后却剥脱情况表示不满,已指示公共工程局要求承包商善后。据了解,罗东政中的男生宿舍地板早前是瓷砖的,被拆除后重铺一层洋灰及上漆,但由于承包商在铺设洋灰时的工程欠佳,导致上漆后不久就剥脱,极不雅观。 美里罗东政中拥有2240位学生,为应付学生的需求,政府已在后段建造一栋U型式的校舍和行政楼,有18间课室,工程如火如荼进行中。同时,该校有108位寄宿生,住在维修的宿舍学生有41位,该校也有女生宿舍,但宿舍都还很好,无需维修。 该校校长麦哥巴斯向拿督陈超耀建议,早前政府提供的拨款,供该校进行礼堂扩建的经费,是否可以用在提升田径跑道的用途,因为该校认为,田径跑道的提升比较迫切需要,让学生有更好的场地进行田径培训。 他说,这几年来,罗东政中田径项目都是在前三名,因此校方有意提升现有共200多米长的小型跑道,因为现有的跑道属洋灰地板,建议扩大跑道,并铺上塑胶跑道软垫。

符祥威挑战张健仁出示修宪法案内容

PHOTO-2019-02-16-10-18-37

砂人联青秘书长符祥威强调,距离国会提呈修宪仅剩下几天时间,但砂拉越人民迄今还不清楚更不了解此次修宪的内容。这对砂拉越绝对不公平,证明了砂拉越希望联盟国会议员根本没为砂拉越在国会里开声和发言。 他说,作为砂希盟主席的张健仁,不仅没向砂拉越人民说明修改联邦宪法的相关内容,反而要砂拉越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到时不要刁难并支持修宪。这是什么心态和态度? 他表示,难道砂拉越政府更关注修宪的实质内容和权益也有错,甚至被张健仁形容为“刁难”和“搞破坏”?万一修宪的内容对砂拉越不利,难道砂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也要盲目跟从?这足以证明张健仁根本不是代表和站在砂拉越人的立场去维护砂拉越的权益,而是以马来亚唯首是瞻的马来亚代表。 符祥威指出, 身为国会议员的张健仁也是砂希盟主席和砂行动党主席,更是联邦副部长,难道替砂拉越人民获取修宪内容有这么困难吗?还是张健仁也被马来亚领袖蒙在鼓里,就连自己也不知道修宪内容? 他挑战张仁健和希盟国会议员尽早把修宪内容公诸于世以让人民了解以正视听。 他强调,砂拉越人民联合党青年总团的立场是,凡侵蚀砂拉越主权或危害砂拉越人民利益的变相修宪绝不妥协并将抗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