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Chinese News or Articles

程明智:单亲妈妈援助金条件应放宽

砂人联党青年总团长程明智认为,联邦政府供单亲妈妈申请一次性特别援助金300令吉条件,应该在收入方面放宽,不应局限在月入平均960令吉或以下。 他说,当政府实施最低工资在1200令吉现今,反而让申请该特别援助金单亲妈妈,月入平均不得超过960令吉,显然是不合时宜,以及并不符合最低工资的政策。 程明智亦是砂首长署政治秘书;他日前巡视时指出,联邦政府是在经济复苏计划下,提供给有向当局注册的单亲妈妈,向当局提出申请一次性300令吉特别援助金,应该依据实际的情况发放给单亲妈妈,而不应有着苛刻条例限制。 据他了解,当局目前规定单亲妈妈申请该项援助金符合资格者定义如下: 马来西亚女性公民,必须是一家之主,收入低于贫穷水平,月入平均960令吉或以下;寡妇或者离婚或分居,并在同一家庭中有未婚子女;有一个丈夫(她的丈夫健康欠佳无法工作),且在同一家庭中有未婚子女;没有结婚,但有孩子(无论领养或非婚生的孩子)。 程明智指当局也公布,目前开放尚未注册的单亲妈妈登记,可在所在地的社会福利局,或是妇女发展局,截止日期是到今年12月31日;他很鼓励单亲妈妈应向当局注册,以享有当局所提供的短期培训课程,或是其他方面的援助,包括子女教育等。

陈超耀:国油应尊重砂石油权益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拿督陳超耀律师强调,国油公司须尊重1963年建国契约(MA63)及砂拉越权益。 他表示,根据多家媒体报导,国油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员丹斯里旺祖基菲里在任期前离职,是因为与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意见不合,不同意国油公司向砂拉越缴付更多石油产品销售税。此前,旺祖基菲里曾公开表示,砂拉越“没有法律权限”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若这报导属实,即证明砂政党联盟当初选择支持慕尤丁出任首相的决定是正确的。 他说,砂拉越人民可以以此作比较,与前首相敦马哈迪在分别22年及22个月的两届任期相比,显然刚上任不久的慕尤丁更重视砂拉越权益,尊重1963年建国契约赋予砂拉越的权益。 “砂拉越人民还记得,国油公司在2018年6月4日入禀法庭起诉砂政府,挑战砂拉越石油及天然气资源的权力。当时距离第14届全国大选落幕,还不到一个月。众所周知,国油公司只对马哈迪报告,若没有得到马哈迪的许可,国油公司不可能敢采取如此重大的行动。”  针对路透社近期引述3名接近国油公司的消息人士,指国油公司董事及管理层仍在说服慕尤丁放弃支付砂拉越额外石油税,陈超耀说,普遍砂拉越人民对此感到不满,国油公司应该认清及尊重砂拉越在石油及天然气领域的权力,这阐明于1963年建国契约,而且古晋高庭今年3月13日也宣判,砂政府有权力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 他说,砂政府有权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的事实,不但阐明于建国契约,还获得法庭认可,国油公司凭什么否定? 他强调,国油公司董事及管理层还必须接受的另一个事实是,没有砂拉越,就不会有马来西亚,也不会有如今的国油公司。1963年建国契约清楚阐明,马来西亚是由马来亚、新加坡、沙巴及砂拉越组成,因此砂拉越不是加入马来西亚,而是共组马来西亚,理应被视为是平等伙伴。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由始至终的立场,是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及2012年领海法令在国会通过前未与砂拉越协商,也未在砂议会讨论及通过,因此对普遍砂拉越人民来说,这两个法令实际上在砂拉越根本不能生效。” 他指出,普遍砂拉越人民对过去的不平等待遇感到愤怒,若国油公司坚持不肯妥协,不愿承认砂拉越的权益,大可撤出砂拉越。砂拉越自1910年起就有石油工业,超过百年历史,并且有1958年石油开采法令,砂拉越绝对有能力自己搞好石油及天然气领域。 他说,国油公司若撤出砂拉越,砂拉越有本身的石油公司Petros可大力发展石油及天然气工业,而且砂拉越也拥有优秀人才,足以应付石油及天然气领域需求。 他表示,国油公司应不难查到,砂拉越及沙巴的石油及天然气领域每年为国家贡献多少收入。国内大部分石油及天然气资源都在砂拉越及沙巴,因此国油公司必须尊重砂拉越及沙巴的权益,勿在石油税课题上诸多推搪,否则只会让人民生厌。

罗克强:火箭应自省执政时为砂带来什么?

砂人联党峇都吉当区州议员罗克强表示,在批评砂人联党之前,行动党陈国彬应该先照照镜子,思考自己及行动党当初执政22个月时,他们对整个马来西亚,特别是砂拉越无法兑现的一切。 “陈国彬批评我早前对国油总裁兼首席执行员因为与首相意见分歧,不苟同缴付砂拉越更多石油产品销售税而离职的言论,他似乎对马来西亚历史无知。” 罗克强解释,2019年联邦政府财政预算案对砂拉越的拨款预算是43亿4600万令吉,占全国总发展预算仅7.94%。而2018年联邦财政预算案对砂拉越的拨款预算是43亿3600万令吉。 他在文告指出,2019年联邦政府对砂拉越的发展拨款数额,并未履行希望联盟当初的承诺,即答应给予砂拉越及沙巴30%发展拨款预算。这项财政预算案,也没有提及希盟承诺给予砂拉越的20%石油开采税。 “所以,砂行动党究竟为砂拉越作出了什么实际贡献?在希盟执政时期,砂拉越获得差劲的待遇。在竞选时,希盟尤其是行动党作出许多美好的承诺,但后来希盟领袖却表示,竞选宣言并非圣经,当初承诺太多,是因为没有想到选举会赢。” 罗克强说,希盟政府也没有为砂拉越提供可负担房屋计划的拨款,在砂拉越致力改善发展的当儿,希盟政府非但没有提供应有的支持,甚至还取消前朝政府批准给砂拉越的拨款。砂政府被迫介入,资助联邦政府本应承担的基建设施工程,包括3座重要的桥梁工程,分别是耗资3亿令吉的红武岸大桥、3亿令吉的峇丹伊干大桥及5亿令吉的峇丹鲁巴大桥,并且出资修复乡区的残旧学校。不仅如此,希盟政府还削减砂拉越修剪野草的经费。 他表示,在教育方面,行动党领袖也承诺一旦执政,会很快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但是,他们先做的是大砍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从3000万令吉减至550万令吉。希盟执政时期的教育部,也似乎更注重于学生黑鞋白鞋,及酒店泳池学习游泳政策。 他质问陈国彬,希盟究竟有什么值得骄傲之处?希盟如今还陷入更糟的局面,假使希盟在冠病疫情肆虐时期还继续执政,他认为结果可能让人不寒而栗,他们在那时候,是否依然对首相接棒课题争论不休? “若陈国彬要扯上历史,我想问历史是否可以改变?陈国彬为何硬要讨论过去的领袖,有些领袖甚至已不在人世,无法捍卫自己。若陈国彬热衷于过去的历史,他为何不回顾希盟执政的22个月,在竞选时对选民甜言蜜语,执政后却诸多推搪及藉口,不敢承认自己无法说服首相履行承诺的事实。这些砂行动党难堪的历史,试问陈国彬要每个人都记住吗?” 他说,惊讶的是,陈国彬还大言不惭地说,砂拉越面对的待遇问题不是在希盟执政时期发生,我想问的是,希盟执政时,这些问题有神奇地消失吗? 他强调,历史终究是历史,指责过去根本无济于事,我们不能改变世界第一及第二大战发生的一切,所以这些才称作历史,让人学习当中教训。希盟指我国一摞摞的问题源自2009年4月3日上任的前首相纳吉,为何他们不敢批评之前在任更久的马哈迪? “陈国彬还要继续谈历史?那么行动党过去力挺伊斯兰党,还有对统考文凭、莱纳斯稀土厂、归还50%本土税收及20%石油开采税的承诺呢?不要低估人民的智慧,如今人民的眼镜比以往更加雪亮,他们看到选举时大力支持的行动党,在执政时却变了样,许多人对行动党已经失望透顶。陈国彬应该停止无理批评,在自己党陷入艰难的时刻,要更谦虚一些。” 他说,与其攻击砂人联党,企图博取印象分,陈国彬及行动党应该更注重砂拉越权益,向联邦政府索回砂拉越应有的权力。这是砂政府自已故前砂首长阿德南沙登时代始终坚持的目标。砂人联党也从不偏离捍卫砂拉越权益的宗旨,不管是前国阵时代,还是如今的砂政党联盟,砂人联党一直都极力争取应该属于砂人民的权益。

符祥威:砂行动党应表态是否挺敦马

砂人联青秘书长符祥威律师表示,砂拉越行动党迄今还没对是否继续支持敦马哈迪、认同与否马哈迪没有协助孩子暴富等表明立场,看来行动党又开始“静静”了。 他发文告指出,马来亚行动党已坚决表明他们会继续支持马哈迪、马哈迪否认本身曾协助孩子暴富,也不支持国油为砂缴付29亿石油产品税,砂行动党对这些问题的立场到底是什么?支持与否也该给个说法。 他说,砂行动党不是向来标榜本身有自主和决定权吗?为何在这些问题上,到今天他们只字不提,显然又走回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条静静之路。 “人民很清楚,今天国家出现的政治乱局都是因为行动党欺骗选民,指马哈迪已改过自新,同时只会任相一年而造成的;现在行动党又在骗人民说,该党挺马哈迪任第9任首相,6个月后再过渡到安华接任第10任首相,这根本是自私地在为自己所讲,这不只试图瞒骗全马人民,甚至连公正党主席安华也想骗。” 符祥威指出,2018年509大选前,许多人已警告,马哈迪依然是以前的马哈迪,他不曾改变;但是行动党却发挥了超级漂白水的功能,将马哈迪神化。 他说,马哈迪一切举动证明行动党出卖了所有投票给希盟的选民,马哈迪继续是马哈迪,马哈迪也没有遵守其一年交位的诺言。 他指出,砂行动党不该继续逃避质问,若不敢表明是否支持马哈迪、是否认同马哈迪没有协助孩子暴富和支持不认同国油缴付石油产品销售税等砂人关乎到问题表明立场,那么砂行动党根本就是马来亚政党的一个棋子,一个毫无立场的政党。

苏莉群:希盟倒台乃是内部纷争导致

砂首长政治秘书苏莉群表示,砂行动党领袖黄庆伟承认希盟倒台和内部争相问题,但全国行动党领导却似乎不在乎,不承认内部问题,继续消耗人民力捧马哈迪三度拜相。 她表示,希盟++推荐的首相人选难产,连带也加速希盟内部的撕裂,行动党非要马哈迪三度拜相不可,已经印证行动党把夺回政权视为当前势在必行的事,更紧拥马哈迪。 她说,之前希盟倒台,砂行动党领袖一直怪责他人的错包括指责砂盟,黄庆伟大言论总算还给砂盟清白,更是证实全是希盟本身制造出来,不关他人的事,尽管如此,砂行动党仍然坚决跟随该党马来亚领袖追随马哈迪。 “我对黄庆伟今天坦言希盟现在的处境不是别人造成,而是一种自我毁灭举动言论不感到惊讶,毕竟这就是事实。” 苏莉群表示,从希盟倒台,到引发希盟成员党首相人选难产问题,都是希盟亲手制造出来的,关键人物也全都在马哈迪一人身上。 她强调,人民已经认清,如果马哈迪不辞职,希盟就不会倒台;如果马哈迪愿意放弃继续要担任首相的意愿,也就不会出现希盟首相人选争个你死我活,难产局面。尽管如此,行动党包括砂行动党仍然追随马哈迪,支持他继续担任首相,甚至寻找无数的藉口和粉刷理由,叫人民再信希盟的谎言。 她说,在国家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国家经济因疫情而重挫之际,希盟成员党竟然还有时间消耗在内部争相问题上,说明他们是为本身政治利益牟利和斗争,不关乎国家与人民的安危。 “如果国家的执政权交到他们手中,我们不能保证他们长期都是在为自利而斗争,而将国家与人民福祉搁在一旁。从砂行动党承认希盟今天的处境全是他们自己造成的,也就狠狠对他们早前指国盟政府是后门政府的无稽指控。” 她指出,黄庆伟的言论似乎印证了行动党领导似乎违背人民当初选举投选给希盟,不是选马哈迪或安华任首相。但是不要忘了,在第14届国选,是行动党努力帮马哈迪漂白,努力帮极端主义领导吹捧,努力呼吁广大华社和人民相信马哈迪。 她说,今天行动党面对希盟迈向自我毁灭的局面,行动党也是其中助纣为虐的一份子,咎由自取,行动党有责任向人民道歉。 “今天希盟造成局面完完全全辜负人民,尤其是砂拉越人民以及广大华社。如今希盟领导还不死心努力消耗内斗争权夺位,罔顾人民的权益,罔顾疫情,可见行动党及希盟领导根本不是为人民,终极议程是为了自己的政治权益,宁可牺牲人民权益。” 苏莉群表示,不要忘了,在国选时,是行动党承诺归还砂拉越自主权,归还砂拉越石油开采税,承认统考,派2000给砂人民,这一切的承诺至今都是空头支票,更是证明行动党与希盟领袖的诚信破产。 “希盟执政到倒台公然造假戏,说假话!这一一贱踏民心,违背民意! 证明希盟祸国殃民。”

许德琬促别有居心者勿散播仇恨

砂人联党妇女组主席许德婉指出,现今社会许多人很快抓住机会将人们周围发生的好故事变成了引起仇恨的话题,这些有心人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不惜牺牲社会的和谐与团结。 她说,例如,才华横溢的蓝舒洁博士在澳大利亚发现了一种治愈超级细菌感染的方法,这是马来西亚人引以为傲的故事,她是所有希望从事科学领域的女孩们的榜样。然而,有些人制造了虚假的消息,称她未能在马来西亚获得JPA奖学金,并将她的成功故事变成了种族歧视故事,她的家人还要为了此事澄清她从一开始就未申请过JPA奖学金。 “在行动管制令期间,砂盟,反对党和非政府组织都积极提供粮食援助给需要的人。由此可见我们的社会是很有爱心很慷慨的;在面对灾难时大家可以为共同的目标而努力。然而,砂盟政府的食品援助照片却被一些人用来制造腐败和歧视的故事。最近拿督斯里张庆信跟一位女士对话的视频是在解决当地洪水问题,却被人断章取义,变成了种族和性别歧视的故事。” 对于这些不怀好意的人创造一些小故事来为自己宣传以获得政治利益,但却在人们的社会中埋下了种族和性别仇恨的根。 许德婉说,煽动仇恨是一种自私的行为,长远来看将导致社会混乱。而混乱会造成政治动荡,伤害我们的经济并牺牲人类的生命。而这其中最可悲的是,仇恨是被这些假故事所导致的。 “我敦促砂拉越人在听到任何煽动仇恨的故事时必须进行调查。我们应该谴责那些在我们的社会中散布仇恨的人。砂拉越最大的财富是我们多元化社会之间的团结。我们都是社会的和平缔造者,不要让那些恶意的讲故事破坏了砂拉越的和平与团结。”

刘会耀宣誓上议员

砂人联党巴旺阿山支部主席刘会耀今日宣誓成为上议员。 他表示,本身荣幸被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和砂政盟提名为国会成员,自6月22日宣誓就职之日起生效。 “我感谢我党砂人联党和砂政盟的领导层对我的信任,使我能够担任上议员。我将尽我所能履行职责和义务。” 刘会耀表示,在他任期内,他将更多地关注三个领域。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砂拉越在马来西亚契约(MA63)和政府间委员会(IGC)报告中的权益。砂拉越和沙巴将被视为马来西亚联邦的平等伙伴。这是科博德委员会(Cobbold Commission)规定的1963年马来西亚联邦,而不是里德委员会(Reid Commission)所规定的1957年马来亚联邦。 第二,作为立法机关的一员,我将尽力确保三权分立原则在政府民主制度的三个支柱(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中得到遵守。这种制度最薄弱的向来是司法部门,其次是立法机关。 他感谢父母,提供了于1970年代及80年代初接受教育以及从事法律职业的机会,特别是母校诗巫圣心中学的校长和老师们淳淳教导。这所学校提供了持续卓越的教育,在当时的英联邦国家中堪称一流。 这个教育机会促使他能站在备受尊崇的囯会殿堂履行另一项职责,这次是为他在诗巫的社区服务,捍卫砂拉越并为国家做出贡献。使这个国家成为一个更好的国家。 “第三点涉及我的故乡诗巫和拉让盆地。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它在自然资源和商贸繁荣中有过辉煌的日子。我们现在迫切需要更新和发展经济,以便为该地区的人们带来就业和希望。这将要求对公共设施和基建进行投资以及私人界对其社区进行再投资。” 他表示,诗巫位于砂拉越的中心。这是通往腹地广阔且众多伊班友族同胞居住的社区之门户。这些伊班同胞社区需要获得与马来亚城市居民的同等对待,否则他们将永远被抛在后头 他对国家的希望,正如东姑阿都拉曼等许多过去的领袖所希望的,即可以生活在一个稳定、民主、进步及和谐的社会中,以及政府的政策对全民是一视同仁的。

© 2019 SUPP News Por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