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Chinese News or Articles

符祥威:希盟当初修宪只是敷衍人民

砂人联党青年团秘书长符祥威律师表示,行动党到今天还不愿为希盟政府执政期间对修宪一事有所隐瞒向砂拉越人民道歉。 他说,希盟在竞选期间曾向砂拉越人民保证,一旦执政中央就马上还予砂拉越与沙巴的复邦地位。然而他们在提呈修宪时,却没有对修宪内容作出完善的修改,包括必须纳入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的字眼。 “很明显,希盟只是在敷衍砂拉越与沙巴人民,做一些非常肤浅的表面修宪功夫,有关的修宪也不能真正恢复砂沙的复邦地位,修宪案根本就是‘国王的新衣’。” 符祥威今日发文告说,安徒生“国王的新衣”故事是讲述某个王国来了两个大骗子,他们声称可以制作出一件神奇又好看的衣服,而这件衣服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见,愚蠢的人不能看见。骗子为了要索取了大量财宝,不断声称这件衣服多么华贵以及光彩夺目,被国王派去的官员都看不见这件衣服,然而为了掩盖自己的“愚昧”,他们都说自己能看见这件衣服,而国王也是如此。最后国王穿着这件看不见的“衣服”上街游行,一位儿童说“他什么也没穿啊!” 他表示,希盟国会议员们去年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一读, 修正联邦宪法第1(2)条文时不停的说此次历史意义重大的修宪复邦动议是对砂沙两邦参组大马的历史还原,更是恢復沙巴和砂拉越与马来亚联合邦平等伙伴地位。 这种说词根本就与国王的新衣无异。而砂行动党无论是国会议员还是州议员为了讨好砂拉越人民一味地说这绝对是件美事,更是恢复砂拉越平等伙伴地位的“复邦新衣”,都祈望砂民能接受并穿上这件美丽的新衣。 他指出,纳入“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字眼是非常重要,也只有这样才能反映该契约的真正精神,但砂政盟国会议员当时的要求并未获得以马哈廸为首的希盟政府所同意。 基本上,联邦宪法第1(2)条文对联邦的诠释,和联邦宪法第160(2)条文下的联邦定义,是存在矛盾的。 他强调,砂政盟的立场是修宪案必须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但联邦宪法的内容却未提及任何的1963年马来西亚立国契约字眼。 联邦宪法第1(2) 条文必须与联邦宪法第160 (2)条文同时进行修改。因为根据第160(2)条文下的“联邦”定义是根据“1957年的马来亚契约”而非1963年的大马契约。所以这两个条文,即第1(2)和160(2)条文必须同时间进行修改,才算完整;如果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法案在国会中获得通过,但联邦宪法第160 条文未被修改的话,根本没有恢复到砂拉越和沙巴所谓的复邦地位。 “所以那次的修宪提案,根本就是希盟政府把砂沙推向万刧不复的政治陷阱。”

程明智:砂团党一厢情愿对首长错误解读

砂人联党青年总团长程明智声称,无论是砂全民团结党,或在其前身联民党时期,被喻为曾获得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的支持,完全一厢情愿错误性的解读,从中显示对砂政盟操作一无所知! 他说,当人联党前领袖拿督斯里黄顺舸,在2014年于党选时心怀不满率领一些党员脱队,最初是加入砂人民自强党(TERAS),过后才告成立联民党(UPP ),再来又易名为砂全民团结党(PSB),政治跑道是多变。 他指出,对方人马不管是处在砂人民自强党时,还是成立联民党后,虽然当时表明亲砂国阵,可都没有被时任首长丹斯里阿迪南接纳为砂国阵一员,却保留了对方人马在砂政府里的职务(包括砂内阁部长)。 “在2016年的砂选举中,当时的联民党有些领袖被时任首长阿德南允许,退出联民党以国阵直属候选人参选,而一些中选者又回归联民党,仿佛违反阿迪南原意,但砂政府仍保留官职给对方。” 亦是砂首长署政治秘书程明智发文告指出,砂人联党主席兼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部长拿督斯里沈桂贤一再重申,人联党的大门都一直有为对方人马开着,但所伸出的橄榄枝,没有获得应有反应。 他提醒,在本届的大选,人联党甚至让出诗巫国区,让黄顺舸的儿子黄祈耀退出联民党代表人联党以国阵旗帜上阵,那是不争的事实;那都是砂政府及人联党一再向对方示好,惟没有获得对方感激! “现任首长阿邦佐哈里成立砂政盟时,成员是砂土保党、砂人联党、砂人民党及民进党,还是将联民党排除在外,何来首长阿邦佐哈里曾支持联民党之说?” 他说,当联民党易名为砂全民团结党之初,也没有被阿邦佐哈里领导的砂政盟接受,可对方却接受砂政盟一成员党国会议员跳槽,才被砂政盟迫辞砂内阁部长,对方不得已辞官职,还口口声声支持首长阿邦佐哈里,都令人记忆犹新的。 他认为,黄顺舸在辞砂部长官职没有被挽留下,就频频批评砂政府的施政,而之前对方在砂内阁里,却没有做出任何对砂政府的评语,立场转变很快。 他也说,砂全民团结党目前在野对抗砂政盟,也收了从公正党跳槽的议员巴鲁比安、施志豪,应该扮演好他们的角色,而不是发表曾获得首长阿邦佐哈里支持的谬论,双边的政治立场是“楚河汉界”!

许赞宏:砂人民须捍卫砂权益

砂拉越人民应该珍惜州内27个民族和谐相处,融洽文化交流,相互尊重生活在砂盟领导的政府下。 砂人联党埔奕支部组织秘书许赞宏针对西马”拆广告牌”事件接受报界发表谈话是指出,砂拉越不是马来亚殖民地,我们务必全力捍卫立国契约,只有砂拉越政党和砂拉越人治理,才能捍卫砂权益,并把极端份子,及极端作法拒在门外。 他说,当火箭,蓝眼是反对党时,他们不断煽动人民情绪,开出一大堆空头支票,2018年胜选 执政后,结果竞选诺言样样落空,执政22个月里,大砍砂州各项已批准的计划,联邦减少州拨款,单单美里瓜拉巴南海口,浦育大道GK 前面改善交通拨款被砍一分不剩,反而西马各州不停拨款, 他说,林冠英身为财政部长,除了大砍砂拉越拨款,拒还拖欠款外,还大事宣布”砂拉越将破产” . 这样的西马政客,值得我们尊重吗? 前任首长阿迪南就任两个月内能承认独中统考,拨款华校,希盟政府欺骗人民,没有实现竞选诺言100天内承认独中统考,执政22个月里早就忘了对砂拉越人民的承诺,只顾争权夺利,老百姓疾苦辛好还有砂政盟政府倾力处理。 许赞宏指出,行动党在槟州执政10年,西马很多州也是希盟执政,大家睁大眼睛看看那边的路牌,商店招牌 ,华社,华教拨款,再比较那边咖啡店,跟砂拉越有好比吗? “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民族融洽社会里,我们只有变的更好,西马政客早就想控制我们了。”

叶耀星接获房屋缺陷投诉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公共投诉局主任叶耀星日前接获数宗房屋缺陷的投诉。  屋主称他们于2013年花费51万6千令吉向发展商购买位于杨国斯路的双层角头排屋;但因房屋缺陷问题至今尚未搬入新屋。发展商起初已修复了他们所投诉的房屋缺陷问题,但修复工作质量粗糙而导致同样问题总是在几周后重复出现。  发展商现已不理会他们的投诉,并已停止回应所有整修要求。发展商在交屋后从未认真处理房屋缺陷问题而导致问题(沟渠及篱笆裂痕)越来越严重;篱笆围墙几乎坍塌。  收到请求协助后,叶耀星前往实地考察以寻求解决方案。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公共投诉局已致函砂房屋部要求该部迫使发展商早日纠正房屋缺陷问题,因为房屋发展执照是有该部所发出。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公共投诉局希望砂房屋部可以严厉看待此事。屋主在无法搬入新屋的情况下还要继续支付房贷,为他们带来不便及庞大的经济压力,。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公共投诉局也希望政府可以考虑加强现有房屋法令;在议会发出入伙准证前强制要求第三方专业房屋检查员进行房屋质量鉴定。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公共投诉局已做好准备并尝试通过相关部门解决影响社区的公共议题。人联党公共投诉局已准备好为面对相关问题却不懂得如何处理的民众伸出援手。任何相关事宜可联系人联党公共投诉(016-7797688或082246999)或亲临人联党总部。

© 2019 SUPP News Por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