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ews or Articles

陈超耀:马哈迪应检讨自己是否有尊重民意及他族感受

IMG-20190813-WA0035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秘书长兼卑尔骚区州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认为,首相敦马哈迪在评击董总之前,应该检讨自己是否有尊重民意和其他族群的感受,否则他不会一直维护“自己的族群”,包括各种以马来人为优先的各种条例和优惠。 他说,马哈迪上任后却屡屡“跳针”,不但对各种无利于人民的方案拍手叫好之外,更不时展现自己过去强硬和霸道的作风。所谓的”新”马来西亚,也就这样回到过去马哈迪的一贯的作风。上届国选,95%的华人投给了希望联盟。但,今天董总代表着我们华裔提出对这个课题的看法和建议。所谓的全民首相难道是这样回报给95%华裔的支持者吗? 陈超耀表示,日前马哈迪在针对董总联属反对国民型小学国文课本纳入爪夷书法(Seni Khat)的做法是属于种族主义的行为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难道马哈迪和教育部长马智礼在执行有关事前,为何没有在获得印裔和华裔族群的看法和商讨下执意进行?甚至在不获得华印族群学术和公会的反对下,让执意要在2020年进行有关科目? 马哈迪这样指责董总存有种族主义这样的言论,陈超耀对此非常失望。他指出,联邦政府包括所有的华裔正副部长都了解到大马华社激烈反对明年起国民型小四加插爪夷书法,反对者除了大批的学生家长之外,也包括来自各个董总、学者和华社团体。 但教育部和希盟政府的华裔正副部长却表示大力支持,甚至多次坦言已经和华社代表进行讨论击获得支持下才执行,然而,正副部长所谓的华社代表有哪些?是否可以列出完整的名单?是否也包括砂沙的华社代表?或者仅现有现有的数名华裔正副部长之前的谈论? “有关课题已经扰攘了大半个月相信教育部和马哈迪都已经听到强烈的反对声音,但是他们视若无睹,甚至还谴责董总的联署反对的行为是属于种族主义。 他强调,砂人民联合党支持董总的做法,因为作为一个代表华社及华校的组织有权且有责任,为华社向政府反映基层的反对,难道这样就被冠上种族主义?。 再来,从马哈迪的言谈中似乎没有必要再“检讨”,因为他日前被询及内阁是否从Khat事件中重新检讨前朝政府所批准的政策时,马哈迪说,所有政策皆会带入内阁讨论,但有时候并非每一句话都必须带入内阁讨论,否则会很辛苦。 而董总则认为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文化、宗教和语文的国家,董总乐见各族子弟认识各族群的文化,包括书法,但绝对不同意强制学习。 陈超耀强调,马哈迪上任前后似乎是2个模样,部长们几乎对他毕恭毕敬甚至唯唯诺诺对他言从计听。 他说,相信人民对希盟的大选宣言悠悠在耳,当时身为希盟领导的马哈迪誓言坦坦表示将会以更透明化以及将制衡政府所作出的每一项决定,扬言将以更公平的制度来对待每项决定,然而从以上的“个人委任”来看,马哈迪当选后似乎忘记了自己所说和对选民的宣言。 “希盟当选后一直将许多过错归咎于前朝政府的错,显然现在马哈迪也重蹈覆辙,甚至还光明正大的实施个人意愿,现实了当今政府在监管方面存在的结构问题和弊端,更凸显了首先个人权力过大的滥权问题。他也调侃希盟无疑是以五十步笑百步,甚至将各种失责问题推搪给前朝。”

罗克强批评行动党漂白不利华教政策

罗克强3-1

砂人联党中央助理宣教秘书罗克强揶揄说,行动党越强大,出卖华社利益就越出力。 他发文告指出,在华小学爪夷文书法事件上,人们清楚看到行动党无力捍卫母语教育的真面目。而令人愤怒的是,行动党竟然为了官职和本身利益,还一直对这项不利华教的政策进行漂白和掩饰。 他表示,捍卫母语教育和族群利益,行动党是不敢争取、不能捍卫,它们最卖力就是努力辩驳,努力推卸责任和努力漂白。华社给行动党最大力的支持,结果它们伤害华社最深。古晋选民给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最大力支持,结果他支持了华小学爪夷文书法。 罗克强说,509古晋选区人民给俞利文赢最多多数票,结果在华小学爪夷文书法课题上,他静静没出声。 “砂拉越有6名行动党国会议员,却没有任何一位反对华小学爪夷文书法政策,全部都是附和他们西马党领袖给予支持。教育部长马智礼没有清楚交待或解释令人关注的爪夷文书法课题,是希盟施政一大败笔,如此重大的课题,怎能让民众雾里看花,特别是让授课方式由老师定夺。” 他揶揄说,全国有多少老师,难道要有千万种教学方式吗? 此外,罗克强称,副教长张念群把马智礼的“不对付”解套为让老师选择要不要教,定义为选修课,这是天大笑话,难道教育部内部有解释不对付的真正的含义?如果有,为何不白纸黑字写明,对外公布? “马来西亚教育政策朝令夕改众人皆知,有谁能保证首相敦马哈迪任期期间不会内阁改组,万一委任新人任教长,后来者不会对付没有教导华小学爪夷文书法的老师吗?”

人联党:强硬推行爪夷书法不顾华社意愿

613095d678c8801d1745622f5f639cd7_XL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抨击教育部长马智礼,以换汤不换药方式,强硬要从明年起在国内华小推行爪夷书法,是无顾华社的意愿,人联党强烈反对教育部的有关作法。 该党秘书长拿督陈超耀与该党教育局主任拿督陈冠勋及署理秘书长薛华东联袂指出,教育部长声称从要在华小推动的爪夷书法,从6页换成3页,列为选修科及给予教师权力,选择如何在课堂上,教导学生有关书法,是不合理的。 他们感到遗憾,教育部副部长长张念群在此课题上,还企图自圆其说,而且行动党及公正党华裔议员也都给予支持,但却无法保障华小不会因打开此缺口,逐步告变质。 他们也强调,在华社的极力反对下,教育部从原本6页爪夷书法改成3页,只是一种的花招,希望华社能站稳立场,务必使到教育部取消要在华小推行爪夷书法作法。 华社坚决反对要在华小推行的爪夷文从6页改成3页,也意识到华小可能会因此告变质,在社交网站上,可以看到华社的反对的声浪,但希盟中所谓平起平坐的行动党,公正党华裔议员,却不敢作出反对,罔顾华社所要确保华教的权益。” 他们重申,人联党并没有反对爪夷书法,只是反对将此书法伸展到华小,无论是教育部之前所声称趣味性学习、还是如今的所谓选修科。 他们也批评砂希盟领袖,企图将此问题嫁祸给砂政府,还说砂有自主权,可以反对爪夷书法伸展到砂华小实施,根本是企图在误导,因为教育是属于中央政府教育部的权力。 “砂人联党促砂希盟领袖,立即兑现509竞选宣言,所许下了许多华丽的承诺,其中包括归还砂教育自主权、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归还砂拉越应有自主权、石油及液化天然气开采税20%等。”

吳芝辉巡视福州第一路工程

20190807_090444

人联党朋岭支部青年团团长吴芝辉市议员在本固鲁陈兴枝及朋岭人联青宣教秘书郑生彬陪同下,今早巡视福州第一路道路提升工程。 吴芝辉表示,早前多次接获民众以及朋岭人联投诉福州第一路的十字路口和道路狭小,在交通繁忙时段,经常车辆阻塞导致不便。经南市市议会与地方政府的考察后,批准该路口及有关道路由单路线提升至双路线,希望能舒缓该道路的阻塞情况。 吴芝辉告知有关提升工程将由福州第一路与实珈玛路交界处的十字路口开始直到敦拉萨路的十字路口,全长750米,预计2020年的6月完工。因为该路线属于繁忙路线,市议会已经建议承包商在繁忙时段过后才进行提升工程。 他呼吁该路线使用者多加留意及配合,避免不必要的事故发生。他也希提升工程期间所带来的不便,居民们能多多包涵和忍耐。当局已指示受委的承包商在施工同时必须做足工地安全措施,确保道路使用者的安全受到保障。尤其是施工时所带来的交通拥挤情况。 吴芝辉也表示支部近期接获朋数宗投报有关住家外面水沟崩塌。经他与朋岭服务团队视察后发现主要是因为水沟老旧出现破裂,雨水长期冲击,土地被侵蚀,导致真空现象,久而久之就出现崩塌。 他将把有关投诉反映给南市的工程部,逐步安排有关水沟的维修或提升。

符祥威:火箭在爪夷文书法立场摇摆不定

IMG-20190807-WA0000

砂人联党青年团秘书长符祥威律师表示,政府强制在华小推行爪夷文书法,这不仅剥夺华小学生的自由与选择权,更对不利母语教育发展开启了侵蚀或变质的缺口,人联青坚决反对政府这项强制性的措施,也呼吁人民凝集所有力量堵住这个缺口。 他说,在整个事件上,可看到华社对维护母语教育的用力和用心,反而是拥有42名国会议员,身居希盟政府“老大”行动党,似乎对推行爪夷文书法的立场摇摆不定,更没有善用选民在509给予他们极大委托去捍卫华小和母语教育。 符祥威强调,强制性在华小推行爪夷文书法是教育政策性问题,行动党作为希盟政府中最大执政党,完全有能力和权力对不利华社与华小的政策,扮演关键性的制衡作用,可是事件演变迄今,行动党本身对事件的看法确实多面化,没有统一目标。也正如首相敦马哈迪所言,大部分行动党议员支持该政策,只有少部分反对。 “行动党召集紧急会议商讨,林冠英也见了首相,然而迄今行动党还没公布商谈与会晤首相的结果,这样大事行动党也处理不了,华社根本不能寄望42名行动党议员为华社争取和捍卫权益。” 另外,对于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对华小学习爪夷文书法涂脂抹粉给予认同,还强调一年只上两三节课,符祥威批评说,这完全是附和他马来亚主子和行动党领袖的论调,完全是按照马来亚领袖给予的剧本照本宣科,根本没有站在维护华社权益的立场上发言。 他指出,砂拉越有多位行动党国州议员,张健仁绝对有资格在这课题上发出反对声及向希盟政府施压早日兑现归还砂教育自主权承诺,然而张健仁完全没有,反而还去支持华小学爪夷文书法。 他说,如今砂行动党已沦为联邦希盟政府傀儡和代理,张健仁也因此没有反对华小学爪夷文书法的立场与原则。他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是要看马来亚脸色后才发言,实为可悲。更甚是,张健仁必须时刻为联邦内阁所作出种种荒谬的决定与政策说词圆场,实为可怜。 他表示,至于杨薇讳的“反对”的立场,如果她真的持反对意见也不认同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的说法,那她就必须立刻退党,用行动来表示她坚决的立场以示正听,不然则只是一白脸黑脸的戏码忽弄人民。 “在此事件上,民众已经看清行动党出卖华社权益的真面目。”

陈超耀:希盟使人民对政府失去信任

whatsappimage2019-05-17at150605

砂拉越人联党中央秘书长拿督陈超耀说,希盟执政最大的败笔就是翻脸不认帐,选前花言巧语,可是,政权刚到手就拒绝兑现承诺,特别忽悠了华社,更不友善歧视砂拉越。 “希盟已使人民对政府失去了信仼,这是因为它一再玩火,操弄权術,反反复复,令人心寒,強施爪夷文政策引起恐慌的关键在此。” “民主行动党领导层因保政权,马首是瞻,包括也以教长马智礼之令是从,所以选择不知华裔为何忧心如焚……” 他说,以马哈迪为首的希盟根本没有展现强大的政治意志来推行民主改革,使国民 生活素质改善,彰显公正,反而 陷国家于更大的困境。当国民的激情消失后,便 开始反思希盟给国民带来的灾难,因此群情汹涌,出现反弹。 希盟食言不承认统考,最近更进一步在华小推行爪夷文,明显企图使华淡小变质,使国家走向伊斯兰化。这 是马哈迪推出的麻痹华印族群反抗意志的“温水煮 青蛙”的策略,也意图通过种族政策靠拢马来人,争取逐渐流失到巫统和伊斯兰党 的民意。 也是卑尔骚州议员的陈超耀今天发表文告说,希盟另一个最大的“恶政”是对砂拉越不友善,财政预算案大事削减拨款,拖延归还砂自主权,而且拒 绝缴纳砂石油产品销售税。 他说,希盟大选前承诺给砂人20巴仙石油税,让落后的砂用以发展,当获得选票执 政后立即就退票了,这是对砂 人极大的欺诈,也是侮辱。希盟要重新弥补砂人对 联邦不信任的裂缝,首先必须兑现承诺。 希盟另一个致命伤是勇于政治内斗,为首相大位争得你死我活,还泡制出 “男男性爱视频”,却抛开了人民 最为重视的经济问题。因为“政热经冷”,政局不 稳定,股市大跌,外资撤离,马币贬值,使人民生活水深火热。 陈超耀表示,行动党领袖声称希盟上台执政后75巴仙的物品跌价,但是人民只要走 入市场观察,就可以轻易发现 百物上涨。取消GST迎来SST,换汤不换药,而且还 被下了重药,市场萧条的结果,许多商店关门,等待出租出售。这个普遍的现象骗 不了人 民。 希盟政府削减发展经费,许多大型基本设施工程被砍,包括砂拉越的工程。 对于砂乡区残破学校,希盟竟然 开出条件逼迫砂政府还款才愿意维修,却忘了每Read More

程明智:火箭在爪夷文课题没话语权

20190311_125454-850x491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青年总团团长程明智发文告谴责希盟政府无视华社反对,硬在华小推行爪夷文课程,同时也揶揄行动党没有话语权,无法发挥“最大执政党”的角色。 有关七点文告声明如下: (一)95%华人选票支持希盟上台,万万没想到,如今希盟却无视华社大力反对在华小推行爪夷文课程的声音,完全漠视95%华人选票的存在。 (二)身为希盟最大政党的行动党,不只没有任何说话权,也无法发挥“最大执政党”的角色,甚至还在扮演过去反对党的伎俩,找几个议员联署反对爪夷文,结果来自希盟最小政党的教育部长还是宣布推行爪夷文课程,导致民主行动党成为马来西亚建国有史以来“最窝囊的最大政党”! (三)就算行动党有副教长张念群在旁“监督”,也无法发挥任何作用,是名副其实当家不当权的“花瓶” (四)希盟政府今天对华社的反对判决“无效”,基本上就是判决了行动党的执政力“失效”。 (五)在承认统考文凭事件上,希盟就须顾及友族的感受;然而在推行爪夷文课程问题上,希盟却可以完全忽视华社的声音和感受。 (六)行动党这种过桥抽板行为,是最无耻与卑鄙的政治行径,大马教育历史上,会记载他们赤裸裸出卖了华教权益,及打开华教被腐蚀第一道门的事迹。 (七)我们没反对爪夷文,却坚决反对希盟政府强制性在华小推行爪夷文学习课程。

桂贤:若砂有教育自主  爪夷文课题不受影响

LbARmFRB

针对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爪夷文课题,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兼砂人联党主席拿督沈桂贤强调,若砂拉越拥有教育自主权,这课题不会影响砂拉越。 他也批评希盟迟迟不兑现去年国选时行动党对砂拉越人所做出的种种承诺,其中之一也包括将教育自主权归还给砂拉越。 至于张健仁说他将会把爪夷文课题带进内阁讨论以让砂拉越能以个案处理此课题,这根本就是一派胡言,更是信口开河。沈桂贤表示,张健仁不应误导砂民,因为张健仁虽为副部长却根本不在内阁会议中,更无权代表联邦内阁向砂拉越政府献议所谓的教育自主权归还事宜。 “张健仁睁眼说瞎话,明明在火箭内部名单显示他支持学习爪夷文,当被华社群起反弹抗议后又星星作态的说要帮华社请命,有种虚伪的行为” 沈桂贤促张健仁停止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人民玩弄於股掌之中,以期达到他个人的政治议程,并希望张健仁能秉承着砂拉越人的身份与尊严向其执政盟友的土团党,尤其是首相敦马哈廸,敢胆提出砂希盟坚决反对在华小強制性学习爪夷文书法的决心与立场。勿见风驶舵或转移视线,顾左右而言他。 张健仁也一直误导砂人民,因为如果联邦政府依然坚持不愿归还教育自主权予砂拉越,即使砂希盟在下一届的砂拉越选举中一举成功拿下砂拉越而执政,其情况也将不会有所改变。原因很简单,砂希盟将听令于他们在马来亚的主子,包括马哈廸、安华、林冠英等人。 他强调,张健仁既然表明自己有聆听砂民的心声,那么他是否有勇气向砂拉越人民说出事情真相,即强制性将爪夷文书法纳入小学四年级马来文课本中的真正意图到底是什么?请停止继续误导群众,因为事实胜于雄辩,是非公道皆在人心,更无法被操纵。 沈桂贤表示,张健仁应该不会忘记去年张健仁在州议中说过一旦希盟执政联邦,他们希盟将即刻归还20%石油开采税以及50%在砂拉越收到的税收给砂拉越政府,更信誓旦旦扬言这根本无需再做任何谈判,且说到做到,一定归还。而如今的结果却是,归还石油税没看到,却看到爪夷文出现在小学生的课本上。 沈桂贤也奉劝张健仁悬崖勒马,先把承诺过的东西做出来给人民看过后才来说话,否则没有人会再相信他所说的任何一件事。

柏拉旺支部反驳砂团党  促勿乱套罪名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柏拉旺支部针对砂全民团结党秘书处日前發表文告,乱套沈桂贤当地方政府部长导致人联“典当”华人权益罪名的言论,发表以下反驳: (1)砂全民团结党在为该党党主席黄顺舸指摘人联党而背书时,应该要拿一面镜子给它的党 主席黄顺舸先自己照一照。这二十多年来,黄顺舸一直都是诗巫唯一的部长,当过基本设施部长,环境卫生部长,地方政府部长,国际贸易部长以及第二财政部长,最重要的:他也是诗巫部长!过去黄部长在掌管过这么多部门长达二十年,为什么诗巫各方面的基本设施发展还是停留在 20 年前? 最明显的要算是,旧乌耶路是条要道却天天堵车,十年如一日。还有陈立广路,乌鲁顺溪美拉路以及机场破烂的路这些主要道路,每逢上学上班繁忙时刻,交通堵塞,道路破旧的严重程度都令当地居民苦不堪言。一直到今天,黄部长对以上这些课题,没有发过一言! 多年来,拉让花园居民生活在中央排污系统崩坏,臭气熏天的环境里,黄部长视而不见。非常欣慰的是,去年砂拉越首长在诗巫人联党柏拉旺支部的争取下,终于拨出三百万为拉让花园居民解了一道难题。 最令诗巫人民震惊的一刻,就是最近砂拉越首长在出席诗巫社团活动时,公开表明诗巫过去都没有发展蓝图,因此诗巫发展受阻多年!换句话,我们的诗巫黄部长根本就是严重失责! (2)在 2004 年,诗巫人联党首次失去诗巫乡村议会主席位给民进党,当时黄顺舸本身还是基本设施发展部长!一直到今天,这个主席位还是没有归回给人联党。这个也是黄顺舸无法推卸的过失! (3)过去,黄部长领导诗巫人联党,少有安宁之日,成天吵吵闹闹,最后更是导致党争和分裂。今天黄顺舸离开人联党,自立门户成立新党。作业模式和过去一样,砂拉越主权和人民课题一概不谈,成天只热衷于争权夺利! 最近更令人感到诡异的是,砂全民团结党日前的文告甚至声称诗巫市议会新主席不是华裔!难道黄顺舸也有权决定人选不成?人联党柏拉旺支部想挑战砂全民团结党站出来向广大诗巫人民讲出这位诗巫市议会非华裔新主席人选到底是谁!以表示该党还有敢说就敢承担的政治尊严!

罗克强:张健仁应重申不庆祝831立场

IMG-20190801-WA0000

砂人联党峇都吉当区州议员罗克强强烈认为,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已经忘了他砂拉越人的身份,这几天,他热衷于挑起砂拉越及砂拉越本土政党的所谓过失。 罗克强今日发表文告表示,张健仁挑起宪报上颁布的7月22日“砂拉越独立日”改为“砂拉越日”。他想提醒张健仁,根据《当今大马》志期2016年9月1日的新闻报导“砂行动党今日呼吁砂政府停止庆祝8月31日国庆日,因为它对砂拉越毫无历史意义。古晋市国会议员张健仁表示,这是因为砂拉越于1963年7月22日从英国取得独立。” 他质问,张健仁在成为联邦副部长后,对砂拉越的热情何在?他可知道砂人民要的是什么?他可知道大部分砂人民都在提起争取独立? “已故砂首长丕显斯里阿德南沙登在世时,可能也已经看出砂人民要争取独立的情绪,但他也知道这必须要有和平进程及更多时间。与其疏导砂人民远离独立情绪,张健仁更应该展开民调,找出砂人民真正要的是什么?再将结果告知他的马来亚老大。但是,与其为砂拉越奋斗,张健仁宁可背道而驰,为马来亚的主人辩护。” 罗克强表示,张健仁也对当今国会222个国会议席的实情浑然不觉,砂拉越及沙巴目前只有区区56个国会议席,少过国会总议席的三分之一。这显示联邦宪法条文过去已经修改数百次,但砂沙始终无法阻止,尤其是涉及砂沙的宪法条文修改。 “1963年7月22日对我们重要吗?在这一天,砂拉越取得的独立性质,其实并不亚于当今世界上的独立国家,如澳洲。” 他指出,澳洲是联邦国家,奉行君主立宪及国会民主制度。这意味着澳洲有女王,女王居住在英国,由驻在澳洲的总督代表。马来西亚也是联邦国家,奉行君主立宪及国会民主制度。唯一的差异是在资源拥有权上,无论是英国或堪培拉(澳洲首都)都没有索取95%资源拥有权,或只将维多利亚的煤炭或南澳大利亚的铀资源的5%还给这些州。所以,砂人民要独立的情绪可以理解,如澳洲、纽西兰、加拿大、其他共和联邦国家及曾经的英殖民那样取得独立。 他说,张健仁也应该将为什么新马来西亚时代还要庆祝831国庆日的课题,向马来亚主人反映。事实上,831不是马来西亚成立的日子,只是马来亚联邦于1957年8月31日取得独立。马来西亚是在1963年9月16日诞生,那是沙巴、砂拉越、新加坡及马来亚联邦共组马来西亚。 罗克强表示,若马来亚庆祝831,高喊“独立”,他不明白为何砂拉越不能在722庆祝独立日,并在916庆祝马来西亚日。 他指出,根据2016年8月31日一篇新闻报导,张健仁挑战阿德南沙登:“我呼吁阿德南沙登(砂首长)挺身向布城的巫统伙伴表明,停止在砂拉越庆祝831,让我们只在砂拉越庆祝722及916。” 如今,他挑战张健仁重复他的立场,向布城的希盟政府伙伴表明停止在砂拉越庆祝831。若马来亚继续庆祝独立日,砂人民庆祝自己的独立日有何不可?为何要自我箝制,是否要我们回到过去的黑暗日子,连舞狮都被禁止的时代? 他强调,与其试图贬低已故阿德南沙登遗下的珍贵遗产,张健仁更应该向其同僚,即教育部长表明纠正大马历史教科书,让年轻一代可以掌握真正的历史事实: 1963年7月22日,末代英国总督阿历山达瓦德Alexander Waddell离开州元首府,乘坐舢板横渡砂拉越河,向人们移交砂拉越行政权。 1963年7月22日,英国殖民旗帜被降下,取而代之的是砂拉越旗。我们拥有属于自己的政府,以及首任首长斯蒂芬卡隆宁甘。 砂拉越曾经短暂自治,之后于1963年9月16日签署大马建国契约,与沙巴、马来亚及新加坡共组马来西亚。 根据大马建国契约,砂拉越坚持特定条款及条件,让砂政府在特定领域上拥有特权。 他引述第6任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的语录:“我们坚持我们的特别权益,砂拉越并非加入马来西亚,而是参组这个联邦国家。我们是参组伙伴,这也是为何7月22日及1963年建国契约对我们来说如此重要。” “这些历史真相不应该被档案书的尘埃铺盖,而是出现在我们下一代的历史教科书中!”

沈桂贤:不要把砂拉越变成另一个沙巴

mt-suppbeprepared-p1

砂人民联合党主席拿督沈桂贤医生强调,在砂拉越本土申请的公民权课题上,砂政府必须拥有权力。 他发表文告表示,砂拉越有不少人面对无国籍问题,大部分还是年幼的儿童,他们的父母其中一人迟迟未解决公民权问题,连累孩子也陷入无国籍的窘境。也有案例是涉及父母没有妥善为孩子办理注册事宜,尤其是居住在偏远乡区的居民仍然对此缺乏足够的认知。 然而,属于联邦政府的内政部近期宣布停止联邦宪法第15A条文下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的运作,无疑是让人感到失望的,这也有歧视砂拉越之嫌。这显示集权于联邦政府的做法,而不是在特定情况下,授权予砂政府。 他说,公民权课题不应被政治化,该问题已经摧毁沙巴社会结构,不能将砂拉越变成另一个沙巴。 “砂人联党呼吁联邦政府履行其义务,授权砂政府处理砂拉越公民权问题。凡是在砂拉越的公民权决定,必须交由砂政府作出,这也符合砂拉越拥有的移民自主权,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这个特权都不容侵蚀。” 沈桂贤也表示,联邦政府根本不懂砂拉越的情况,因此砂政府须拥有决定公民权的特权,而联邦政府仅是负责行政上事务。 他强调,公民权问题是基本的问题,一旦没小心处理,可影响整个国家,也影响那些被剥削公民权,或迟迟无法获得公民权的申请者。没有公民权的人,如同被判终身监禁,如小孩无法上学,连基本人权也被剥削,过着如难民般的生活。

安德鲁维托:希盟议员应该脚踏实地服务

IMG-20190731-WA0000

砂拉越人联青署理总团长安德鲁维托敦促婆罗洲高原国会议员威利莫因脚踏实地,真诚并务实地为该选区的人民带来利益。 他表示,来自希盟公正党的威利莫因日前在媒体上声称十七里新生村的新诊所建造工程即将进行动土仪式,这是他身为希盟代议士在联邦政府中所争取到的成果。 安德鲁在文告中指出,新生村新诊所工程项目,实际上是在前朝政府时代,也就是前任国会议员已故拿督斯里詹姆斯达沃斯任期内所策划并批准,希盟政府于2018年上台之前,该工程项目已处于最后的投标施工阶段。 “因此,当威利提到这项工程时,应当诚实地承认他的前辈已故詹姆斯达沃斯,以及前朝政府为新诊所奠定了最初的基础。然而,希盟政府显然有意跳过这个事实,试图把一切功劳都加冕在他们自己头上。” 也是曼旺砂人联党青年团长的安德鲁表示,新生村一带的居民长久以来一直期盼着新诊所的设立,能为他们带来有效率、有素质的医疗服务,因此,联邦政府选择不腰斩该项前朝所批的工程项目,是一项正确的举措。 “但是,我们对于新任国会议员拿着前人耕耘的庄稼来邀功之举动不表赞同,反而,我们殷切期待威利莫因提出并落实来自于他本人的利民措施,不辜负婆罗洲高原甚至砂拉越人民的盼望。” “为了表示他在国会中代表砂拉越人的诚意,我们由衷希望他能大声喊出砂拉越人的心声,使希盟政府信守上台前的承诺,将医药和教育领域的 自主权、20%石油开采税、50%在砂收到的税收,归还给砂拉越人民。” 安德鲁接着说 “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提呈时,我们企首盼望在威利的争取之下,更多的资金将分配给砂拉越,造福全体砂拉越子民。”

符祥威:希盟執政走向種族宗教政治

190328tcb01

砂人联青总团秘书长符祥威指出,砂希盟执政方向已开始走向马来亚的种族宗教政治。 他发文告称,砂希盟主席张健仁认同联邦政府在明年开始4年级国语课纳入爪夷文书法就是一个最经典的例子! “无法接受的是,行动党在当上了政府,也换了脑袋。无法在教育的政策上拨乱反正,反是为虎作伥。” 符祥威称,大马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特性,如今孩子都在努力去学习3种语文,根本就没多余的时间去研究或是鉴赏“爪夷文书法”。更重要的是教育部也明显在玩弄字眼从“Jawi”,更换名字为“Seni Khat”,这是要转移视线,蒙蔽大众。 对此,他说政府强制执行这项教育政策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以宗教视野来制定教育政策,着实令人担忧。 他质问张健仁是否知道大马华教的坎坷道路?希盟政府上台执政后,也不见落实其竞选承诺中的承认统考。加上现在小学生的课业已经非常繁重,政府政策又朝令夕改,学生成了可怜“白老鼠”,家长怎能不堪虞? “十分遗憾的是,当张健仁成了政府的一员后,就思维麻痹,反倒成为希盟政府里的“ Mr. OK”。物价高涨的问题,统考承认问题,20%石油税等,不见张健仁站出来费心处理,反而在学习爪夷文课题插上一脚,全力护航到底。” 符祥威批评称,张健仁正事不顾,该做的不做,更把砂拉越人的权益抛之脑后。 “犹记得郭素沁曾在2008年曾因为爪夷文路牌事件在内安法令下被警方扣留一个星期,而如今换了政府,行动党却支持甚至主张把爪夷文书法纳入小四的国语课本中,更不惜以“鉴赏”、“趣味语文”等华丽文字掩饰之并合理化此教育政策,实为温火煮青蛙,其目的昭然若揭。” 他认为更为迫切的是,与其教导小学生爪夷文书法鉴赏,政府应该教导小学生对马来西亚建国历史的正确认知与教育,并在历史课本中强调1963年的马来西亚协议才是大马立国之本,而马来西亚联邦当年是由4个国家的马来亚、新加坡、砂拉越与北婆罗洲(改名为沙巴)所组成,并非一开始就有13个州。教育国人对建国历史的认知必须从小做起,远比教爪夷文书法更为重要。 众所皆知,目前和以后的世界是科技高度发展时代,而现在这个时候的国际趋势与关键在于对英语和科技的掌握。政府不但不为学生加强这方面的知识,反而搞学习爪夷文书法,根本就是不合逻辑和本末倒置。我并非反对小学生对爪夷文书法的学习与认识,而是反对政府实施强制性政策要小学生从马来文课本当中学习爪夷文。 虽然小学生多一门学问并非坏事,但政府必须要有弹性的去让家长与学生选择要不要选读此课。因为爪夷文除了不是国际语文,更不是当前和日后在大马求职必须懂的语文。政府为何执意要在华小或国小强制推行,更剥夺学生自由选择的权利,难不成在此教育政策背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华小属于国民型小学的一部分。在华小内推行爪夷文教育,我认为这是开启华教走向变质的关键大门。 张健仁更没必要为了自己头上的乌纱帽,尝试说服人民去接受政府在小学推行强制性爪夷文书法课之政策。

陈超耀:停止砂无国籍特委会带来沉重打击

mete_030118_pg3_swkseb_evelyn_1PDF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州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表示,该党对砂福利、社区和谐、妇女、家庭及儿童发展部长拿督斯里花蒂玛阿都拉指,内政部秘书长拿督斯里阿威发函告知停止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的运作,感到十分震惊,也对花蒂玛阿都拉表达的失望深表认同。 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是处理联邦宪法15A条文的公民权事宜。阿威在志期2019年7月22日的信函表明,所有砂拉越无国籍案例必须呈至内政部,或重新呈至该部门以进行协调。 “砂人联党及广大砂人民对此感到惊讶,毕竟该特别委员会过去已证明成功处理不少无国籍儿童问题,自从2016年成立以来,该委员会有效地解决该问题,让无国籍儿童获得公民权。” 砂人联党真诚地希望,这不是另一个希盟政府的政治决定。但实在无法让人没有如此臆想,因为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过去以来解决不少案例,取得广泛赞同,希盟政府或许基于这个原因,决定停止该委员会运作。更何况,该信函是发自内政部秘书长。 陈超耀说,问题是,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是否知情? 他表示,在担任前联邦部长丹斯里陈华贵政治秘书的多年期间,他曾数次有幸与当时也是内政部长的慕尤丁会面。慕尤丁当时还在国阵,他对砂拉越始终保持友善、同理心及友好对待。 他说,砂人联党接获许多面对公民权问题的儿童案例,大多数是涉及本地男子与外国女性婚姻,没有根据大马法律注册的问题。鉴于此,他们的孩子被鉴定为“无国籍”,难以入学接受教育,申请医药及社会福利等等。 联邦政府从2009年起开始关注此课题,并采取行动尝试解决,但过程极度缓慢。无国籍儿童等待数年是普遍的事,有些申请甚至在没有给予理由的情况下遭拒绝,只有少数申请案例会顺利过关。虽然频频遭受打击,承受极大失望,但人们还是别无他法,必须一再申请公民权。 陈超耀强调,他一直都深刻感受他们的期许、失望与煎熬。不断与他们保持联系,会见家长及儿童,很多时候,他被迫告知他们申请公民权解决无国籍身份是极度困难和挑战性的。他总希望自己是相关决策人,能马上批准无国籍儿童获得公民权。 “如今,我们关注到联邦政府属下的内政部决定停止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的运作,这决定只会导致申请公民权一再受到拖延,毕竟所有案例必须重新呈至内政部。这些无国籍儿童承受日复一日的煎熬,若一再拖延他们的申请,只会让他们面对更沉重打击。” “我们也关注无国籍儿童的家人面对极大压力及精神上折磨,我们不断接获来电及WhatsApp短讯询问向联邦政府申请公民权的进展,他们究竟还需要等待多久?我们真的不知道答案,只能祝福好消息会很快降临。” 陈超耀说,涉及公民权的课题不应政治化,实际上,政治色彩不应该渗入无国籍儿童身上。要帮助这些无辜的儿童,就必须放下政治歧见,所有人民代议士应该更有责任感,包括砂拉越的国会议员及州议员,应该尽自己最大能力帮助解决无国籍儿童问题。 他表示,这些儿童在出生证或个人证件上出现不完整的问题,他们的父母其中一人是外国人,但无可置疑的是,他们是在砂拉越出生。 他也指出,花蒂玛阿都拉自2016年领导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成功解决不少无国籍儿童问题,这值得感谢。今年2月22日,花蒂玛阿都拉率领两名助理部长,即拿督法兰西斯哈登及罗茜尤努斯前往布城礼貌拜会慕尤丁,当时慕尤丁也保证会继续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的运作。 他衷心希望慕尤丁能认真关注此课题,允许该委员会继续运作。 “或许,由于希盟是联邦政府,来自希盟政党的代表可纳入在特别委员会当中。” 他表示,在无国籍儿童课题上,砂政府已经做出如此多的努力,未来必须坚持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做正确的事情。这些无国籍儿童也是砂拉越的一份子,未来肯定能为砂拉越作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