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Local News

郑丁贤‧谁亏对统考和独中?

2014-12-07 10:39 问一问独中生:“你们要统考文凭获得政府承认吗?” 相信没有一个人会说:“不要。” 我曾经是独中生,我明白这种需要,瞭解这种感受。 或许,很多局外人嗤之以鼻说:“不承认又怎样,全世界的外国大学都承认啊!” 说这话的,多数不是独中生。 大家不知道,还是有很多外国大学不接受统考的,尤其是顶尖的大学。不是统考水平不行,而是这是一个小国家60间中学举行的“內部考试”,並且未得到这个国家政府的承认;其水平很难作评估。 大马华社却以为,统考可以通行全世界。 No way。统考不是公开考试,它缺乏国际能见度和识別度,这些大学也不会特別去体谅大马华人办学辛苦。所以別自欺欺人了! 那么,总有外国大学承认吧,就申请这些大学好了,台湾的,中国的,新加坡的,欧美澳纽的(虽然不是顶尖)。 当然可以。但是,再问一问,是不是每一个家庭都有能力把孩子送到外国去? 又或者,只有具备经济能力的家庭,才应该把孩子送进独中,以便日后可以出国留学? 错了。至少我那个年代,能够把孩子送出国的家庭,还是少数。而今天真正有能力的家庭,是把孩子送入私立和国际学校。 升学之外,也有独中生想要加入政府服务,或是官联公司(GLC)。然而,没有一张受政府承认的文凭,门儿都没有。 一些独中生去了外国深造,拿了博士学位,想进入国立大学,或是国家银行等机构任职。博士大学位很受器重;但是,进一步瞭解,发现少了那张SPM小文凭,不符合公共服务资格,对不起,不能录用。 你说,政府承不承认,重要吗? x x x 政府不承认统考,华社很不满,骂了40多年,到现在还在骂。如果连结起来,应该可以铺到月球,转一圈,回到地球。 这也是华人不投票给国阵的其中一个原因,让国阵在华人区惨败。 於是乎,统考问题就解决了吗?政府就后悔反省,举手投降,承认统考了吗? 没有,问题更加棘手,华人手上的底牌都打了出去,本钱都没了,要重新再谈更加困难。 的確,政府该骂,歧视,偏见,打压……,再恶毒的字眼都可以用上。 但是,骂了之后又如何?统考就会被承认吗? No way。 重点是,除了痛骂痛批之外,华社还做了甚么,可以帮助统考获得承认?Read More

郑丁贤‧“汉贼不两立”的歷史谬误

2014-12-05 10:21 點看全文: 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34907?tid=34#ixzz3LIQ0SRYL Follow us: @SinChewPress on Twitter | SinChewDaily on Facebook   一个近代史典故。 60年代,联合国出现“中国问题”;到底是蒋介石的“中华民国”,还是毛泽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中国? 统治台湾的“中华民国”,因为歷史因素,以及在美国支持下,佔了联合国的中国位子,不但是会员国,也是安理会成员。 而统治大部份中国领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从50年建国开始,一直被排拒在联合国之外。 毛政权发动外交攻势,要取代蒋政权在联合国的地位,到了1970年,它获得眾多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成功在望,连美国也无法阻止。 美国人眼看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地位不保,於是向蒋介石提出建议,只要接受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中国,美国准备提呈另一个方案,让蒋的中华民国保留联合国会员籍,继续得到联合国的承认。 蒋介石一听,怒道:“哪有这种道理,中华民国是堂堂正统,毛共只是土匪,汉贼不能两立,若是毛匪加入联合国,无须再谈。” 蒋介石的“汉贼不两立”,成为“贼立汉不立”。联合国通过“一个中国”的2758號决议,只承认一个中国,就是毛泽东统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中华民国”被逐出联合国。 剩下的都是歷史,蒋介石走了,“中华民国”剩下空壳,台湾成为国际社会的弃儿。 后来的学者检討歷史,认为当时如果蒋介石不那么固步自封,知道自己形势不如人,也瞭解中国成为主流的国际趋势,那么,他应该接受美国的建议,爭取联合国承认,並促成“两个中国”,或是“一中一台”的形势。 这让我们回到承认统考的问题。 华社一直把政府不承认统考,视为心头之痛。批判政府不承认统考的言论,以及为统考叫屈的文章,可以在南北大道,从檳城铺到新山,越过长堤,去到巴淡岛。 到了一年多前,政治形势最有利於华社之时,在各方穿梭之下,董总和教育部进行会商,最后的层级去到首相纳吉手上。 最终的方案,政府准备承认统考,但有两个条件,一是统考生要在SPM考获马来文科优等(或及格?),二是歷史科和地理科要有符合大马国情的特质。 根据参与协商的人士透露,董总负责人在现场接受了条件;但是,一回去之后,又推翻了决定。 董总之所以拒绝,並不针对马来文、歷史和地理的条件是否合理?是否能被接受?因为这两项条件,它从来没有进行討论,也没有公诸华社让大家公开参与。 原因是董总认为不能就这样妥协。 这是一种“汉贼不两立”的姿態,如果你把对方当成敌人,就是对抗到底,没有转寰的余地;即使可以达到双贏,或是自己可以佔到便宜,也不愿意接受,否则就是“妥协”。 於是,统考成为一项工具,以维护一些人的意识形態和利益;成千上万的统考生,成为他们的禁挛,失去了一个文凭被承认的机会。 现实世界,没有汉也没有贼,如果以汉和贼为立场,换个角度,对方也把你当成贼。Read More

Lim Sian See的公开回应给林冠英先生给安顺选民公开信

保护你的希望,保障我们的未来 林冠英说:国阵与巫统在安顺的竞选方式就跟他们如何管理国家一样。他们利用谎言、恶意诅咒及仇恨,企图让人民害怕的方式来进行安顺补选。巫统也极尽所能,诋毁行动党年轻女性候选人黛安娜、甚至她的母亲,国阵及巫统已经没有资格治理国家、也没有资格代表安顺的人民。 LSS回应:你如何保证这不是亲行动党的网络兵团自己搞出黛安娜比基尼假照?在她被宣布成为候选人之前,网上就已经出现了黛安娜的比基尼假照,在那个时候有三四个行动党候选人名单,可是为何其他名单上的候选人没有被抹黑?偏偏就只有她? 谁能在那些比基尼假假照得到最多好处?谁可以因那些假照而一日成名,得到最多的注目,被标签为漂亮的候选人? 你是否被允许利用“受害者角色”来博取同情?我们不是已经对网络兵团的抹黑伎俩司空见惯了吗?就好像那些关于40k外劳和停电的影片与图片,同样的方法会不会重复的使用? 而关于黛安娜与她的母亲信誉受创,恐怕是因为黛安娜与她的母亲本身造成的。这是因为黛安娜数次否认她与母亲与土权有关系,到最后因她们在土权活动的照片流出后才承认这个事实。她们信誉受创,是因为她们靠说谎来尝试隐瞒事实,不是别人造成的。 而且,黛安娜的公信力在她无法回答一些基本的问题、向校园生那样任何时候都在傻笑、当问题针对他时被你父亲抢走麦克风后,显然不会有所提升。 林冠英说:国阵只知道如何制造仇恨,以合理化他们的贪污腐败滥权。国阵只知道如何利用人民的畏惧心理,来掩饰他们管理国家经济不当,导致百物上涨,包括石油、白糖、电费、甚至是摩托车保险以及实施消费税(GST)。 LSS回应:民联的州政府已经上涨了执照、泊车费与经营许可证(雪州与槟城),在槟城甚至在2013年起了两次水费,2008年起上涨了三次。 我不懂你是一个怎样的会计师,可是我不懂为何你看不到减少津贴与实行全球90%国家都使用的消费税制度对国家经济带来的好处。 民联固执地想要减少生活开销不单单表示他们的民粹主义和不负责任,也显示民联的眼光看的不够远,并没经济敏感度,只活在梦想中。 这是一个虚假的希望与梦想,这根本无法达成。 请找出一个在20年内房屋与食物价格没有上涨的国家,我们一起搬过去住。 我们不应该混淆生活开销与生活水平的分别。盲目的减少生活开销是在与全球趋势对抗。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民联的大选宣言是把事情看得太过简单,缺乏远见的宣言。 很肯定地,在不对大马经济造成巨大的损害下,民联与行动党无法达成大选宣言所答应的种种条件。 例如,在1960-70时期物品的价格比现在低很多,可是那时的生活水平会不会比现在好呢? 生活水平的高低是要看实际收入、工作质量、就业机会、更环保与安全的环境、承担房屋的能力,获得高质量的医疗保健、得到好的教育、更好的道路以及更好的设施。 你是否希望你今天用10万购买的房屋在20年后价值还是10万? 当降低生活开销是不可能的事时,国阵的转型计划是要减少通货膨胀与让安顺人民实际收入提升快过通货膨胀率,最终提高我们的生活水平。 马袖强的竞选宣言与国阵的政策是在往这个目标前进。他们要的是不论种族地提升马来西亚人的实际收入与生活水平。如果BN是Barang Naik,那PR是Price Rise。 林冠英说:国阵领袖並没有正视百物上涨所带给老百姓的痛苦,他们只叫人民吃蕹菜、不是想办法提高薪资,而是引进更多外劳、不是捍卫马来西亚人民,反而允许国能提高电费,提高他们的利润及股价。 LSS回应:到底是谁叫人民吃蕹菜?很显然不是首相,所以请不要抹黑他。他只是说蔬菜与新鲜食品的价格会因某些如气候、市场需求、供应而起起落落。身为会计师的你,你明白吗? 你有人民薪资没有提升的证据吗?你和你的槟城的议员同事的薪资与补贴在今年提升了100%,我说得不对吗?我甚至还没开始说雪州州议员薪金增加了300%。 我们是否要阻止所有外劳进入大马,再把现在在马来西亚的外劳送回他们的国家?你的生意朋友会同意吗?在槟城的食摊老板会同意吗? 国能提高电费是为了减少给直接给电源消费者的独立电力供应商能源津贴,是合理化津贴计划之一。请让我提醒你70%的消费者不会受到影响,只有比较富裕的一群需要付出更多。我们是否应该津贴那些富人呢?请让我再次提醒马来西亚人民正享有区域内最便宜的电费。 林冠英说 :如果改朝换代,我们可以克服这些问题。在槟城,民联已经证明我们比中央政府做得更好。就好像我们为槟城人民做的事,执政后我们可以帮助老年人、单亲妈妈、学员生、残障人士、全职妈妈、得士司机、渔夫,增加血液透析治疗和重新管理学校,提升他们的教育素质。 LSS回应:你在槟城证明了什么?你证明的是一年一年增加的行政亏损,再卖掉土地来掩饰。请让我提醒槟城自2008年的经营收入一直停怠不前,而你们的行政费用却从2008年到2012年增加了2倍,同时你们的资产及土地卖出额在那4年增加了10倍?为何增加土地卖出的同时却经营亏损是一个长远与可行的管理策略?Read More

砂州贸消局打击盗版光碟活动

砂贸消局局长斯丹利陈(右)及执法组官员亚历山大展示充公的盗版光碟。

砂州贸消局配合全国同步展开的盗版光碟检举行动,在短短三天内,频频打击州内的盗版光碟活动,所充公的盗版光碟数量高达1万6133张,总价值高达8万5574令吉59仙。 砂贸消局长斯丹利陈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披露,该局是于4月14日接获贸消部部长的来函,指示在4月21日开始展开盗版光碟检举行动,所合作的单位包括警方商业罪案调查单位、电检局、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地方市县议会及电影或音乐版权拥有公司。 他说,所有行动联合单位在过去三天以来,已经检查各省总共44间商业店铺,不过,行动中没有相关人士被逮捕。 他指出,盗版光碟活动最严重的地区,包括诗巫、泗里街、民都鲁及美里。 “贸消局是在接获公众情报后,展开检举行动,这项行动会持续进行,势必要让盗版光碟活动受到全面打压。” 斯丹利陈指出,根据1987年版权法令,售卖盗光碟的人士可被判每张盗版光碟不少过2000令吉,不超过2万令吉的罚款,或监禁5年,或两者兼施。 同时,违反2010年商业事务(光碟标签)法令者,其刑罚是罚款最高10万令吉或3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他强调,当局会在商业地区、夜市集及周日市集展开检举行动。 公众若要向贸消局提供盗版光碟情报,可拨打热线1-800-886-800或082-466052,与贸消局官员取得联系。

安华供词无法挑起被控鸡奸案疑点

上诉庭于4月18日出炉的长达85页书面判词指出,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在证人栏,就其被控鸡奸案罪名自辩时所供证的证词,纯粹否认,根本无法挑起疑点,而且,他以不宣誓的方式供证,已导致其供词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该份书面判词,是由以上诉庭法官拿督峇里亚尤索夫为首的上诉庭三司联合书写。 根据刑事罪案的法律程序,被告在被判表面罪名成立后,必须出庭自辩,而自辩的方式有3种,即在证人栏内宣誓自辩、在被告栏内自辩及保持缄默。 判词指出,安华必须出示证据否决对他的指责,但在此案中,安华甚至没有否认人在现场,而且也没有对其轿车在进出公寓时间,以及他进入升降梯时间,作出纠正。 法庭也不解为何安华选择不需宣誓的自辩,并认为如果安华选择有宣誓的自辩,他的证词将获得确定。 判词指出,或许安华不愿意让控方盘问,其实他无须害怕被盘问,因为其律师会保护他。 针对安华所传召的两名外国专业证人,上诉庭也认为有关的供词仅是个人看法;反而控方的两名化学师证人的口供则有根据。 上诉庭于上月3日推翻高庭对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被控鸡奸前私人助理赛夫案无罪释放的判决,改判安华罪名成立并坐牢5年,后者在上诉庭批准缓刑后,以1万令吉保外等候上诉。 另外,针对安华曾在高庭声称有14名证人可证明本身有“不在场证据”的说法,上诉庭认为,安华并没有传召任何证人出庭证明这一点,包括其妻子拿督斯里旺阿兹莎。 “赛夫供词可信” 上诉庭指出,虽然辩方尝试从不同的角度来攻击受害者赛夫供词的可信度,不过,上诉庭却认同高庭指赛夫是一个可信的证人。 “我们谨慎的审议了赛夫的供词,而我们完全同意高庭的看法,并明白为何赛夫在不同意的情况下仍愿意与安华进行肛交。 “赛夫的供词并没有任何不妥,我们没有理由干预高庭对赛夫供词可信度所作出的结论。” 上诉庭说,辩方律师尝试以赛夫并非虔诚的穆斯林、来自破碎家庭、姐姐与男人私奔,甚至把赛夫标签为一个叛徒等来挑战赛夫供词的可信度,不过,上诉庭却不认同辩方的说法。 上诉庭认为,赛夫只是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受聘为安华的私人助理,而且从小把安华当成偶像,并一直受到安华特别的待遇与照顾。 “赛夫曾向数个人投诉过此事,包括叔叔依占,但却被劝告勿报案,一些人甚至怀疑赛夫的投诉。” 上诉庭指出,控方认为法庭应考虑有关罪行及安华与赛夫之间的关系,而事发当时,赛夫只有23岁,所有的罪行都是预谋,且在一个最不负责任及鲁莽的情况下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