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Southern Zone

民众投诉土地赔偿事宜

砂人联党公共投诉局主任叶耀星日前陪同自马当的陈姓地主前往电力公司与其员工进行会面.陈姓地主较早前要求人联党公共投诉局代表他向电力公司上诉并要求更高的土地赔偿。 据了解,电力公司员工告知对陈生的土地补偿金的计算是基于其土地2024年租赁到期的估值。但是陈先生指出他的土地租赁于2111年9月3日才到期,而非2024年。所以陈先生认为他的土地价格应该比电力公司所估计的高;另外土地租凭期限的长短在市场上的价格也有差别。 经过商讨后,电力公司同意征求土地局的建议;以对陈先生的土地(2111年9月3日到期)进行重新估价,而非2024年。人联党公共投诉局对电力公司员工的专业精神及解决问题的态度感到满意。叶耀星会持续监督及跟进直至双方达到共识,圆满解决问题。 根据砂拉越土地法令第60条文(第81章)规定通过合法的程序征用私人土地以及作出合理的赔偿。联邦宪法第13条规定,除非符合法律程序,否者不能随便剥夺任何人的业权。且征用土地或产业时,一定要给予合理赔偿。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公共投诉局已做好准备并尝试通过相关部门解决影响社区的公共议题。人联党公共投诉局已准备好为面对相关问题却不懂得如何处理的民众伸出援手。任何相关事宜可联系人联党公共投诉(016-7797688或082246999)或亲临人联党总部。

程明智抨击教育部禁砂盟领袖出席学校活动

砂人联党青年总团团长程明智抨击联邦教育部,竟然敢下令执政砂拉越的砂政盟部长与议员,在砂土地上不得参与砂学校的活动,如庆典开幕、颁奖礼、运动会等,进一步剥削砂拉越的教育领域利益。 他强调,教育部部长马智礼、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只让希盟部长于议员能参与砂学校的活动,此种双重兴的作法,彰显无视砂拉越教育领域权益,无顾砂人民感受。 亦是砂首长署政治秘书的程明智发文告指出,联邦政府教育部应当了解,砂拉越在大马契约中,原享有教育自主权,但被联邦无理剥夺后,现在更得寸进尺。 “教育部漠视砂拉越数百间急需维修或重建的残校,一直没有作出实际的行动,反而在打压执政砂拉越的砂政盟,不得到学校去活动,相信当中也包括到砂境内残校提供应有的协助。” 他提醒马智礼部长及张念群副部长,砂拉越教育事务目前还属于联邦教育部管辖,教育部有义务,维修或重建砂残校,以利砂莘莘学子,以及学子的家长和砂人民;除非教育部立即将教育自主权,归还给砂政府管理。 “特别是联邦从砂拉越取得石油及液化天然气资源巨大的利益,可却在边缘化砂拉越应享有的发展,除了基本建设,也包括不对砂境内众多残校进行基本性的维修。” 程明智时针对砂拉越津贴华小董事联合总会会长本固鲁邱民伟,前午礼貌拜会砂教育局局长,受到后者告知,砂学校被规定从明年开始,停止邀请反对党的部长与议员参与学校活动,作出上述声称。 他也力赞,砂境内的华小董事部,向来对推动华教教育不遗余力,也从来没有让政治介入校务发展,只是落力寻求部长与议员的拨款,使华教在砂拉越这块土地扎根,这不是马来亚政客所能体会了解。

许德婉:分阶段调涨油价能减轻负担?

砂人联党中央妇女组主席许德婉指出,希盟政府执政迄今,未见进行有效降低物价,减轻人民经济负担的措施,反而一再推行各种征税制度,明年开跑的RON95新机制,肯定将推高百物上涨趋势,届时人民生活将陷入苦不堪言窘境。 “我们很惊讶,副贸消部长张健仁指分阶段调涨油价,是为了减轻人民的负担。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和思维,全世界没有一种经济学,或商业概论是说明油价的上涨,是不会加重人民的负担。相信这种“特殊”的经济学与商业概论,仅属马来西亚希盟政府独有。” 许德婉发文告指出,无论油价每周的涨幅多少,久而久之就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油价上涨的牵动范围相当广泛,从产品的生产、外销、运输都会因为油价的上涨而一发动全身,最终一件到消费者手中的商品售价,也都会因为油价的上涨而暴涨,这种情况,怎么说不会加重人民负担呢? 许德婉说,在目前油价处于顶价机制下,贸消部都无法控制市场物价的上涨,更何况明年油价上涨? “砂拉越许多商品都是来自马来亚,一旦马来亚制造商因为油价上涨而提高生产成品,砂拉越人民将购买到昂贵的商品,成为油价上涨的牺牲者。” 故此,她呼吁政府重新探讨调涨油价的措施,毕竟目前国人生活压力倍增,国家经济日益萧条,若执意调涨油价,将让人民生活雪上加霜。 她也促请希盟执政不要忘记自己当时的竞选承诺,即执政中央后即刻降低油价,在执政一年多后的今天,不仅没降低油价,现在还要调涨,彻底违背了承诺。

砂人联党:希盟诸多承诺未兑现

砂人联党中央宣教促请砂希盟主席张健仁要为本身无法兑现独中与国中老师同酬承诺而认错和道歉。 中央宣教发表文告指出,砂希盟在选前做出了太多的承诺,但迄今都没有实践。除了承诺希盟执政后,独中与国中老师享有同酬,也答应每位砂拉越公民每年可以获得2000令吉现款。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乃至全体砂拉越人,没有对砂行动党分发给砂独中老师500令吉的红包有任何怨言,毕竟这是身为政府阁员之一的行动党应尽的责任。但行动党,特别是张健仁也必须面对现实,行动党派发的红包钱,是属于砂拉越的财富,联邦政府每天从砂获取2亿令吉石油钱,这个数目与500令吉相比,根本是杯水车薪,微不足道。张健仁理应向中央政府拿回更多资源发展砂拉越或让砂人民受惠。” 文告披露,给独中老师500令吉红包,和之前答应执政后独中和国中老师享有同酬根本是两码事,也不是张健仁所说的讲到、做到、钱就到这回事。 如果张健仁真有讲到、做到、钱就到的本领与能耐,那么砂拉越每位公民去年已领取2000令吉,同时20%石油税和50%税务也到位 砂行动党分发500令吉红包,乃是一种转移视线的手段,目的是要砂人民忘记张健仁许下希盟执政,独中与国中老师同酬的承诺。“我们想知道,既然砂独中老师享有500令吉红包,那么砂国中老师、砂华巫小学老师,是否也享有这样的待遇? 人联党指砂政府每年拨款给独中,而且是逐年增加100万,而石角区议员拿督斯里沈桂贤每年两次拨款给选区内学校老师,作为他们的活动与福利经费,因此张健仁无需认为分发500令吉红包就是很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