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ern Zone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巴都吉当议员罗克强表示,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和其希盟政府应该坚持承诺,尊重MA63大马协议并在国会寻求修改,如希盟政府在第14届选举中所宣布及承诺的那样。

WhatsApp Image 2019-04-06 at 8.56.21 AM

“MA63协议第1条第(2)款获得修正,其他条款也应该修正,届时我们自然就恢复MA63条款下的平等地位。” 罗克强强调,如果只是修改第1条第(2)款而没有遵守MA63,等于我们正在挖掘自己的坟墓,因为将会有更多宪法需要修改,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完成修改所有相关内容? 显然这是一种延迟战术,它可以拖延砂拉越许多年,甚至到我们石油耗尽,这是否相等于砂拉越还要继续每天向马来亚提供总额2亿5000万的石油与天然气?即使在最新的修正案后,我们能否获得相对的回报?应给予我们的平等地位吗? 他说,沙巴活跃分子阿再马因( Azaimain)曾表示,在过去55年中,联邦修宪至少修改了400多次。首相敦马哈迪与他的希盟政府努力恢复属於砂拉越的权利,如果这是他们的诚实目的,那将需要10年、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完成,并且在这样的过程中,历史将被遗忘,我们的后代将被遗忘这个和那个,到时我们将回到原点。当初的MA63将被侵蚀,砂拉越和砂拉越的后代,将永远无法获得我们应有的权利。 “我们坚持国会必须尊重MA63大马协议,并遵守所有在该协议下的条款,这是重要的协议精神。我们希望看到国会通过废除1974年的石油开发法案、废除2012年的海域领土法令,并赋予砂拉越与沙巴和马来亚拥有平等议席的保证。” 罗克强说,MA63毕竟是英国政府在1970年9月21日制定的国际协议,使其成为联合国条约。为何不尊重联合国条约?如果马来亚拒绝遵守MA63,视为该协议无效,那么砂拉越可以重新获得独立。 “我们的资源被掠夺、国家贫困,人才流失以及砂拉越和沙巴发展落后,都是联邦政府过去400多次修改宪法带来的影响,由于在这400多次的修正案中的一项,在未经砂议会批准下,就签订石油法令。这对砂拉越与沙巴而言,是非常卑鄙的行为,因为它是在人民“为善”的幌子下完成,如果联邦政府只想更方便从砂拉越与沙巴获取更多资源,那么修宪又有何意义?” 对于张健仁质疑砂政党联盟为何不支持对第1条第(2)款修宪,罗克强要向他提出询问,“为什么作为砂拉越人要去支持这样的修宪?是否真的要让砂拉越再次售罄吗?” 他表示,张健仁甚至对砂政党联盟的立场提出质疑,俞利文则在新闻声明中曾试图安抚我们说“实际上没有国会议员在提呈修宪一读前看过内容”。这不是水源、社会服务或收税评估法案,这是非常重要的法案。 “张健仁作为一名律师,你是否会让客户在没有看过文件草稿下,就要求对方签署吗?张健仁是否企图在扮演英雄,实际上却是要让砂拉越人对他们空洞承诺感到失望。” 他强调,砂盟不会投票支持任何可能进一步剥夺砂拉越权利的修正案。 “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和有负责任,确保我们朝着正确方向迈出正确的一步。砂拉越可能需要一条漫长的道路去看待正义,无论我们现在决定什么,都将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孩子和他们的后代。”

符祥威:修宪法案只是“国王的新衣”

PHOTO-2019-02-16-10-18-37

砂人联党青年团秘书长符祥威律师揶揄希盟政府的修宪“復邦”法案,只是一件“国王的新衣”。 他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王的新衣”故事是讲述某个王国来了两个大骗子,他们声称可以制作出一件神奇又好看的衣服,而这件衣服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见,愚蠢的人不能看见。骗子为了要索取了大量财宝,不断声称这件衣服多么华贵以及光彩夺目,被国王派去的官员都看不见这件衣服,然而为了掩盖自己的“愚昧”,他们都说自己能看见这件衣服,而国王也是如此。 最后国王穿着这件看不见的“衣服”上街游行,一位儿童说“他什么也没穿啊!” “昨天在神圣的马来西亚国会殿堂里正上演着安徒生童话故事里的这一幕。” 符祥威表示,希盟国会议员们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一读, 修正联邦宪法第1(2)条文不停的说此次历史意义重大的修宪复邦动议是对砂沙两邦参组大马的历史还原,更是恢復沙巴和砂拉越与马来亚联合邦平等伙伴地位。 他说,这种说词根本就与国王的新衣无异。而砂希盟无论是国会议员还是州议员为了讨好砂拉越人民一味地说这绝对是件美事,更是恢复砂拉越平等伙伴地位的“复邦新衣”,都祈望砂民能接受并穿上这件美丽的新衣。 他强调,砂人民是时候需要更多勇敢的砂拉越人站出来,指出这件什么都没有的“新衣”。

许德婉:应推迟联邦修宪

Kho-Teck-Wan-2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妇女组主席许德婉赞同推迟修改联邦宪法第1条第(2)款的建议。 据许德婉分析,联邦宪法第1条第(2)款的修正案提出得冲忙,修正案看来对沙巴和砂拉越的地位并没做出改变。 她表示,修正案也是在没有砂拉越议会协商的情况下提出的。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任何对影响婆罗洲国家的宪法修正案必须经婆罗洲州长同意。 许德婉想提醒砂拉越人,如果没有归还砂拉越的自治权和资源,纸上的任何修正都没有任何意义。 虽希盟领导人一直声称如果没有该党的努力,今天也没有马来西亚协议谈判,但砂拉越人都应该清楚,砂拉越的自治斗争是由已故首长阿德南开始的。 “早在2016年,1963年马来西亚协技术委员会在前一届政府时已成功完成了第一阶段的权力下放。已故首长阿德南成功地争取了13项行政授权给砂拉越政府。这些行政权力包括法律,教育,医疗,环境和交通领域的行政权。这项努力也增加了砂拉越的移民官员和砂拉越出生的教师人数。砂拉越学子有更多机会进入砂大。房屋发展和体育将由砂拉越和联邦共同管理。 这些努力不是装饰,它们是实实在在的自治权。” “目前希盟政府没有实现给砂拉越20%的石油开采税,以及归还砂拉越50%的销售税的承诺,而是提交了一项对砂地位没有任何改变的联邦宪法第1(2)条的修正案。 许德婉认为联邦宪法第1条第(2)款修正案是一种分散砂拉越人追求真正的自治权的延迟和转移策略。 许德婉想提醒砂拉越人继续专注于追求真正的自主权,比如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所通过的5%石油产品销售税。 “当人们的生活负担因成本费用而日益增加,国油继续提取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联邦政府继续取消砂拉越的基础设施开发项目;希盟的修改联邦宪法修正案对砂拉越有什么实际用途?“许德婉问道。

符祥威挑战张健仁出示修宪法案内容

PHOTO-2019-02-16-10-18-37

砂人联青秘书长符祥威强调,距离国会提呈修宪仅剩下几天时间,但砂拉越人民迄今还不清楚更不了解此次修宪的内容。这对砂拉越绝对不公平,证明了砂拉越希望联盟国会议员根本没为砂拉越在国会里开声和发言。 他说,作为砂希盟主席的张健仁,不仅没向砂拉越人民说明修改联邦宪法的相关内容,反而要砂拉越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到时不要刁难并支持修宪。这是什么心态和态度? 他表示,难道砂拉越政府更关注修宪的实质内容和权益也有错,甚至被张健仁形容为“刁难”和“搞破坏”?万一修宪的内容对砂拉越不利,难道砂政党联盟的国会议员也要盲目跟从?这足以证明张健仁根本不是代表和站在砂拉越人的立场去维护砂拉越的权益,而是以马来亚唯首是瞻的马来亚代表。 符祥威指出, 身为国会议员的张健仁也是砂希盟主席和砂行动党主席,更是联邦副部长,难道替砂拉越人民获取修宪内容有这么困难吗?还是张健仁也被马来亚领袖蒙在鼓里,就连自己也不知道修宪内容? 他挑战张仁健和希盟国会议员尽早把修宪内容公诸于世以让人民了解以正视听。 他强调,砂拉越人民联合党青年总团的立场是,凡侵蚀砂拉越主权或危害砂拉越人民利益的变相修宪绝不妥协并将抗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