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祥威:希盟執政走向種族宗教政治

190328tcb01

砂人联青总团秘书长符祥威指出,砂希盟执政方向已开始走向马来亚的种族宗教政治。

他发文告称,砂希盟主席张健仁认同联邦政府在明年开始4年级国语课纳入爪夷文书法就是一个最经典的例子!

“无法接受的是,行动党在当上了政府,也换了脑袋。无法在教育的政策上拨乱反正,反是为虎作伥。”

符祥威称,大马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特性,如今孩子都在努力去学习3种语文,根本就没多余的时间去研究或是鉴赏“爪夷文书法”。更重要的是教育部也明显在玩弄字眼从“Jawi”,更换名字为“Seni Khat”,这是要转移视线,蒙蔽大众。

对此,他说政府强制执行这项教育政策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以宗教视野来制定教育政策,着实令人担忧。

他质问张健仁是否知道大马华教的坎坷道路?希盟政府上台执政后,也不见落实其竞选承诺中的承认统考。加上现在小学生的课业已经非常繁重,政府政策又朝令夕改,学生成了可怜“白老鼠”,家长怎能不堪虞?

“十分遗憾的是,当张健仁成了政府的一员后,就思维麻痹,反倒成为希盟政府里的“ Mr. OK”。物价高涨的问题,统考承认问题,20%石油税等,不见张健仁站出来费心处理,反而在学习爪夷文课题插上一脚,全力护航到底。”

符祥威批评称,张健仁正事不顾,该做的不做,更把砂拉越人的权益抛之脑后。

“犹记得郭素沁曾在2008年曾因为爪夷文路牌事件在内安法令下被警方扣留一个星期,而如今换了政府,行动党却支持甚至主张把爪夷文书法纳入小四的国语课本中,更不惜以“鉴赏”、“趣味语文”等华丽文字掩饰之并合理化此教育政策,实为温火煮青蛙,其目的昭然若揭。”

他认为更为迫切的是,与其教导小学生爪夷文书法鉴赏,政府应该教导小学生对马来西亚建国历史的正确认知与教育,并在历史课本中强调1963年的马来西亚协议才是大马立国之本,而马来西亚联邦当年是由4个国家的马来亚、新加坡、砂拉越与北婆罗洲(改名为沙巴)所组成,并非一开始就有13个州。教育国人对建国历史的认知必须从小做起,远比教爪夷文书法更为重要。

众所皆知,目前和以后的世界是科技高度发展时代,而现在这个时候的国际趋势与关键在于对英语和科技的掌握。政府不但不为学生加强这方面的知识,反而搞学习爪夷文书法,根本就是不合逻辑和本末倒置。我并非反对小学生对爪夷文书法的学习与认识,而是反对政府实施强制性政策要小学生从马来文课本当中学习爪夷文。

虽然小学生多一门学问并非坏事,但政府必须要有弹性的去让家长与学生选择要不要选读此课。因为爪夷文除了不是国际语文,更不是当前和日后在大马求职必须懂的语文。政府为何执意要在华小或国小强制推行,更剥夺学生自由选择的权利,难不成在此教育政策背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华小属于国民型小学的一部分。在华小内推行爪夷文教育,我认为这是开启华教走向变质的关键大门。

张健仁更没必要为了自己头上的乌纱帽,尝试说服人民去接受政府在小学推行强制性爪夷文书法课之政策。

190328tcb01






Related News

IMG-20190813-WA0035

陈超耀:马哈迪应检讨自己是否有尊重民意及他族感受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秘书长兼卑尔骚区州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认为,首相敦马哈迪在评击董总之前,应该检讨自己是否有尊重民意和其他族群的感受,否则他不会一直维护“自己的族群”,包括各种以马来人为优先的各种条例和优惠。 他说,马哈迪上任后却屡屡“跳针”,不但对各种无利于人民的方案拍手叫好之外,更不时展现自己过去强硬和霸道的作风。所谓的”新”马来西亚,也就这样回到过去马哈迪的一贯的作风。上届国选,95%的华人投给了希望联盟。但,今天董总代表着我们华裔提出对这个课题的看法和建议。所谓的全民首相难道是这样回报给95%华裔的支持者吗? 陈超耀表示,日前马哈迪在针对董总联属反对国民型小学国文课本纳入爪夷书法(Seni Khat)的做法是属于种族主义的行为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难道马哈迪和教育部长马智礼在执行有关事前,为何没有在获得印裔和华裔族群的看法和商讨下执意进行?甚至在不获得华印族群学术和公会的反对下,让执意要在2020年进行有关科目? 马哈迪这样指责董总存有种族主义这样的言论,陈超耀对此非常失望。他指出,联邦政府包括所有的华裔正副部长都了解到大马华社激烈反对明年起国民型小四加插爪夷书法,反对者除了大批的学生家长之外,也包括来自各个董总、学者和华社团体。 但教育部和希盟政府的华裔正副部长却表示大力支持,甚至多次坦言已经和华社代表进行讨论击获得支持下才执行,然而,正副部长所谓的华社代表有哪些?是否可以列出完整的名单?是否也包括砂沙的华社代表?或者仅现有现有的数名华裔正副部长之前的谈论? “有关课题已经扰攘了大半个月相信教育部和马哈迪都已经听到强烈的反对声音,但是他们视若无睹,甚至还谴责董总的联署反对的行为是属于种族主义。 他强调,砂人民联合党支持董总的做法,因为作为一个代表华社及华校的组织有权且有责任,为华社向政府反映基层的反对,难道这样就被冠上种族主义?。 再来,从马哈迪的言谈中似乎没有必要再“检讨”,因为他日前被询及内阁是否从Khat事件中重新检讨前朝政府所批准的政策时,马哈迪说,所有政策皆会带入内阁讨论,但有时候并非每一句话都必须带入内阁讨论,否则会很辛苦。 而董总则认为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文化、宗教和语文的国家,董总乐见各族子弟认识各族群的文化,包括书法,但绝对不同意强制学习。 陈超耀强调,马哈迪上任前后似乎是2个模样,部长们几乎对他毕恭毕敬甚至唯唯诺诺对他言从计听。 他说,相信人民对希盟的大选宣言悠悠在耳,当时身为希盟领导的马哈迪誓言坦坦表示将会以更透明化以及将制衡政府所作出的每一项决定,扬言将以更公平的制度来对待每项决定,然而从以上的“个人委任”来看,马哈迪当选后似乎忘记了自己所说和对选民的宣言。 “希盟当选后一直将许多过错归咎于前朝政府的错,显然现在马哈迪也重蹈覆辙,甚至还光明正大的实施个人意愿,现实了当今政府在监管方面存在的结构问题和弊端,更凸显了首先个人权力过大的滥权问题。他也调侃希盟无疑是以五十步笑百步,甚至将各种失责问题推搪给前朝。”

  • 陈超耀受邀出席哈芝节宰牲仪式
  • 沈桂贤参与哈芝节宰牲活动
  • 罗克强批评行动党漂白不利华教政策
  • 谢家洪提醒民众勿露天焚烧
  • 人联党:强硬推行爪夷书法不顾华社意愿
  • 石角服务团队助民众申请福利援助
  • 吳芝辉巡视福州第一路工程
  • 符祥威:火箭在爪夷文书法立场摇摆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