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超耀:停止砂无国籍特委会带来沉重打击

mete_030118_pg3_swkseb_evelyn_1PDF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州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表示,该党对砂福利、社区和谐、妇女、家庭及儿童发展部长拿督斯里花蒂玛阿都拉指,内政部秘书长拿督斯里阿威发函告知停止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的运作,感到十分震惊,也对花蒂玛阿都拉表达的失望深表认同。

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是处理联邦宪法15A条文的公民权事宜。阿威在志期2019年7月22日的信函表明,所有砂拉越无国籍案例必须呈至内政部,或重新呈至该部门以进行协调。

“砂人联党及广大砂人民对此感到惊讶,毕竟该特别委员会过去已证明成功处理不少无国籍儿童问题,自从2016年成立以来,该委员会有效地解决该问题,让无国籍儿童获得公民权。”

砂人联党真诚地希望,这不是另一个希盟政府的政治决定。但实在无法让人没有如此臆想,因为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过去以来解决不少案例,取得广泛赞同,希盟政府或许基于这个原因,决定停止该委员会运作。更何况,该信函是发自内政部秘书长。

陈超耀说,问题是,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是否知情?

他表示,在担任前联邦部长丹斯里陈华贵政治秘书的多年期间,他曾数次有幸与当时也是内政部长的慕尤丁会面。慕尤丁当时还在国阵,他对砂拉越始终保持友善、同理心及友好对待。

他说,砂人联党接获许多面对公民权问题的儿童案例,大多数是涉及本地男子与外国女性婚姻,没有根据大马法律注册的问题。鉴于此,他们的孩子被鉴定为“无国籍”,难以入学接受教育,申请医药及社会福利等等。

联邦政府从2009年起开始关注此课题,并采取行动尝试解决,但过程极度缓慢。无国籍儿童等待数年是普遍的事,有些申请甚至在没有给予理由的情况下遭拒绝,只有少数申请案例会顺利过关。虽然频频遭受打击,承受极大失望,但人们还是别无他法,必须一再申请公民权。

陈超耀强调,他一直都深刻感受他们的期许、失望与煎熬。不断与他们保持联系,会见家长及儿童,很多时候,他被迫告知他们申请公民权解决无国籍身份是极度困难和挑战性的。他总希望自己是相关决策人,能马上批准无国籍儿童获得公民权。

“如今,我们关注到联邦政府属下的内政部决定停止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的运作,这决定只会导致申请公民权一再受到拖延,毕竟所有案例必须重新呈至内政部。这些无国籍儿童承受日复一日的煎熬,若一再拖延他们的申请,只会让他们面对更沉重打击。”

“我们也关注无国籍儿童的家人面对极大压力及精神上折磨,我们不断接获来电及WhatsApp短讯询问向联邦政府申请公民权的进展,他们究竟还需要等待多久?我们真的不知道答案,只能祝福好消息会很快降临。”

陈超耀说,涉及公民权的课题不应政治化,实际上,政治色彩不应该渗入无国籍儿童身上。要帮助这些无辜的儿童,就必须放下政治歧见,所有人民代议士应该更有责任感,包括砂拉越的国会议员及州议员,应该尽自己最大能力帮助解决无国籍儿童问题。

他表示,这些儿童在出生证或个人证件上出现不完整的问题,他们的父母其中一人是外国人,但无可置疑的是,他们是在砂拉越出生。

他也指出,花蒂玛阿都拉自2016年领导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成功解决不少无国籍儿童问题,这值得感谢。今年2月22日,花蒂玛阿都拉率领两名助理部长,即拿督法兰西斯哈登及罗茜尤努斯前往布城礼貌拜会慕尤丁,当时慕尤丁也保证会继续砂无国籍及无证件特别委员会的运作。

他衷心希望慕尤丁能认真关注此课题,允许该委员会继续运作。

“或许,由于希盟是联邦政府,来自希盟政党的代表可纳入在特别委员会当中。”

他表示,在无国籍儿童课题上,砂政府已经做出如此多的努力,未来必须坚持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做正确的事情。这些无国籍儿童也是砂拉越的一份子,未来肯定能为砂拉越作出贡献。

mete_030118_pg3_swkseb_evelyn_1PDF






Related News

  • 千韻藝社慈善基金组移交善款 捐助3名聽障童植人工耳蝸
  • 罗克强:希盟没兑现承诺让人厌恶
  • 獲撥20萬改善入境程序 車輛監控系統正式啟用
  • 人联党政治秘书宣誓
  • 谢家洪:国家发展不能单靠单一族群
  • 许勋扬:马来人尊严大会建议将破坏砂和谐
  • 程明智:马来人尊严大会议案罔顾宪法
  • 石角区维修穷人房屋35项计划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