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秘书长兼卑尔骚区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强调,绝大部分砂拉越人民和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党员皆感到失望,以及对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提呈的联邦宪法第1( 2)条文修正法案内容感到不满。

他说,这个在本月4日提呈的修正法案,似乎并没有将砂拉越和沙巴列为与马来亚平等的伙伴地位。

他批评联邦政府似乎并非真诚地希望砂拉越和沙巴列为平等伙伴,因为在修正法案当中,只有将联邦宪法第1(2)条文,列为2个部分,即:

联邦州属应是:

(a)柔佛、吉打、吉兰丹、马六甲、森美兰、彭亨、槟城、霹雳、玻璃市、雪兰莪及登嘉楼,以及

(b)砂拉越及沙巴

“这显示这个修正法案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只在重组句子及玩弄字眼。基本上,无论是否有修正法案,情况都是一样。”

陈超耀今日透过文告表示,他在2019年3月10日的声明中已表明,倘若只是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而没有修改联邦宪法第160条文,砂拉越及沙巴还是不会与马来亚有平等地位。

因此,无论联邦政府如何费尽心思在联邦宪法第1(2)条文玩弄字眼,只要目前的“联邦”定义还是根据1957年马来亚联邦的模式,那么砂拉越还是会继续维持13州之一的地位。这是砂拉越人民期望的局面吗?砂拉越从未参与马来亚的形成,为什么希盟政府拒绝理解和承认这个事实?

他表示,若仔细了解这次修宪法案的内容及解释含义,即“此次修正案将不以任何形式改变联邦制度下的联邦政府及州政府职能”。问题是,所谓的“联邦制度”是根据1957年的马来亚联邦,还是1963年的马来西亚联邦?

他说,大部分人都认为,希盟政府这次还是继续沿用1957年马来亚协议的旧联邦制度,将砂拉越及沙巴列为与13个州属的其中之一。

他指出,目前应该厘清的事实上,这个修宪法案的提呈过于仓促,联邦政府并没有优先解决砂拉越及沙巴人民的主要问题,满足他们的期许和愿望。

而且到目前为止,砂沙人民感觉他们没有获得充分的机会参与修宪法案内容的讨论,联邦政府与砂沙政府之间的协商也缺乏透明。砂拉越人民对这次修宪将深受影响,但,修宪法案却没有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内容。

陈超耀说,自1976年首次修改联邦宪法第1(2)条文至今,砂拉越及沙巴被降级为马来西亚第12及13州已经有43年。砂拉越人民无法再承受及等待下个43年,以真正还原1963年建国契约、科波特委员会报告、跨政府级别委员会报告及1963年马来西亚法案(35章)的所有权力。

有鉴于此,这次修宪对砂拉越及沙巴人民来说至关重要,而且相信未来类似的修宪也很难重现。大多数砂拉越人民都殷切期望砂拉越31名国会议员能仔细审查修宪法案内容,充分了解所有权力及课题,尤其是砂拉越人民的权益,绝对不能妥协。

与此同时,这次修宪法案内容并没有提及归还砂拉越权益,包括石油及天然气资源权益,及增加对砂拉越的发展拨款。另外,也没有提及砂拉越及沙巴国会议席将会增加至222个国会议席中的三分之一数目。若联邦政府真的认真让砂沙成为平等伙伴,应将这些列入修宪法案内容中。

他在2018年的砂州议会会议期间曾提出,砂拉越需要考虑落实属于自己的全民公投条例,让砂州议会讨论及辩论重大课题。这项公投条例一旦通过,意味着任何重大课题的表决权,是交由砂人民决定。譬如这次修宪法案,正是需要砂拉越人民公投表决,决定其内容。

“总而言之,这次的修宪法案无法得到绝大部分砂拉越人民及砂人联党的支持。因此,我在此呼吁31名国会议员遵从民意,反对这项修宪法案,因为它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修宪内容仍然诠释砂拉越是13个州属之一,不会让砂拉越受益。”

他希望砂拉越国会议员谨记,砂拉越的利益必须始终放在第一位。

mete_030118_pg3_swkseb_evelyn_1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