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st, 2019

 

Yap checks on upgrading of drains

Yap together with MPP officer and other SUPP members inspecting the  improvement and upgrading works of drains at Taman Mei Lee situate at Lorong 6, Jalan Stakan, Kota Sentosa.

SUPP PCB Chief cum Kota Sentosa Branch Chairman, Wilfred Yap during his regular “turun padang” activity to 7th Mile area is frequently approached by residents for his assistance to request the local  Council to carry out improvement and repair works to damaged infrastructure facilities like drains and roads. Following such requests for assistance received, the problems are always communicated to the relevant authority for the improvement and repair works to settle such problem. SUPP Kota Sentosa Branch Chairman cum SUPP Public Complaints Bureau Chief, Wilfred Yap  together with SUPP members recently wentRead More


Lo Khere Chiang hits out at Chong Chieng Jen

Lo Khere Chiang

Batu Kitang Assemblyman, Lo Khere Chiang said Deputy Minister of Domestic Trade and Consumer Affairs, Chong Chieng Jen has forgotten his roots as a Sarawakian. These days, he has become so quick in finding fault with Sarawak and all Sarawakian based parties’ politicians. He reckoned Chong is now calling for a change in the gazetted July 22 as “Sarawak Independence Day” to be corrected to “Sarawak Day”. “Let me remind Chong that this was what was reported in Malaysiakini on Sept 1, 2016 : “(Malaysiakini) – Sarawak DAP today urgedRead More


罗克强:张健仁应重申不庆祝831立场

IMG-20190801-WA0000

砂人联党峇都吉当区州议员罗克强强烈认为,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已经忘了他砂拉越人的身份,这几天,他热衷于挑起砂拉越及砂拉越本土政党的所谓过失。 罗克强今日发表文告表示,张健仁挑起宪报上颁布的7月22日“砂拉越独立日”改为“砂拉越日”。他想提醒张健仁,根据《当今大马》志期2016年9月1日的新闻报导“砂行动党今日呼吁砂政府停止庆祝8月31日国庆日,因为它对砂拉越毫无历史意义。古晋市国会议员张健仁表示,这是因为砂拉越于1963年7月22日从英国取得独立。” 他质问,张健仁在成为联邦副部长后,对砂拉越的热情何在?他可知道砂人民要的是什么?他可知道大部分砂人民都在提起争取独立? “已故砂首长丕显斯里阿德南沙登在世时,可能也已经看出砂人民要争取独立的情绪,但他也知道这必须要有和平进程及更多时间。与其疏导砂人民远离独立情绪,张健仁更应该展开民调,找出砂人民真正要的是什么?再将结果告知他的马来亚老大。但是,与其为砂拉越奋斗,张健仁宁可背道而驰,为马来亚的主人辩护。” 罗克强表示,张健仁也对当今国会222个国会议席的实情浑然不觉,砂拉越及沙巴目前只有区区56个国会议席,少过国会总议席的三分之一。这显示联邦宪法条文过去已经修改数百次,但砂沙始终无法阻止,尤其是涉及砂沙的宪法条文修改。 “1963年7月22日对我们重要吗?在这一天,砂拉越取得的独立性质,其实并不亚于当今世界上的独立国家,如澳洲。” 他指出,澳洲是联邦国家,奉行君主立宪及国会民主制度。这意味着澳洲有女王,女王居住在英国,由驻在澳洲的总督代表。马来西亚也是联邦国家,奉行君主立宪及国会民主制度。唯一的差异是在资源拥有权上,无论是英国或堪培拉(澳洲首都)都没有索取95%资源拥有权,或只将维多利亚的煤炭或南澳大利亚的铀资源的5%还给这些州。所以,砂人民要独立的情绪可以理解,如澳洲、纽西兰、加拿大、其他共和联邦国家及曾经的英殖民那样取得独立。 他说,张健仁也应该将为什么新马来西亚时代还要庆祝831国庆日的课题,向马来亚主人反映。事实上,831不是马来西亚成立的日子,只是马来亚联邦于1957年8月31日取得独立。马来西亚是在1963年9月16日诞生,那是沙巴、砂拉越、新加坡及马来亚联邦共组马来西亚。 罗克强表示,若马来亚庆祝831,高喊“独立”,他不明白为何砂拉越不能在722庆祝独立日,并在916庆祝马来西亚日。 他指出,根据2016年8月31日一篇新闻报导,张健仁挑战阿德南沙登:“我呼吁阿德南沙登(砂首长)挺身向布城的巫统伙伴表明,停止在砂拉越庆祝831,让我们只在砂拉越庆祝722及916。” 如今,他挑战张健仁重复他的立场,向布城的希盟政府伙伴表明停止在砂拉越庆祝831。若马来亚继续庆祝独立日,砂人民庆祝自己的独立日有何不可?为何要自我箝制,是否要我们回到过去的黑暗日子,连舞狮都被禁止的时代? 他强调,与其试图贬低已故阿德南沙登遗下的珍贵遗产,张健仁更应该向其同僚,即教育部长表明纠正大马历史教科书,让年轻一代可以掌握真正的历史事实: 1963年7月22日,末代英国总督阿历山达瓦德Alexander Waddell离开州元首府,乘坐舢板横渡砂拉越河,向人们移交砂拉越行政权。 1963年7月22日,英国殖民旗帜被降下,取而代之的是砂拉越旗。我们拥有属于自己的政府,以及首任首长斯蒂芬卡隆宁甘。 砂拉越曾经短暂自治,之后于1963年9月16日签署大马建国契约,与沙巴、马来亚及新加坡共组马来西亚。 根据大马建国契约,砂拉越坚持特定条款及条件,让砂政府在特定领域上拥有特权。 他引述第6任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的语录:“我们坚持我们的特别权益,砂拉越并非加入马来西亚,而是参组这个联邦国家。我们是参组伙伴,这也是为何7月22日及1963年建国契约对我们来说如此重要。” “这些历史真相不应该被档案书的尘埃铺盖,而是出现在我们下一代的历史教科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