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克强:张健仁应重申不庆祝831立场

IMG-20190801-WA0000

砂人联党峇都吉当区州议员罗克强强烈认为,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已经忘了他砂拉越人的身份,这几天,他热衷于挑起砂拉越及砂拉越本土政党的所谓过失。

罗克强今日发表文告表示,张健仁挑起宪报上颁布的7月22日“砂拉越独立日”改为“砂拉越日”。他想提醒张健仁,根据《当今大马》志期2016年9月1日的新闻报导“砂行动党今日呼吁砂政府停止庆祝8月31日国庆日,因为它对砂拉越毫无历史意义。古晋市国会议员张健仁表示,这是因为砂拉越于1963年7月22日从英国取得独立。”

他质问,张健仁在成为联邦副部长后,对砂拉越的热情何在?他可知道砂人民要的是什么?他可知道大部分砂人民都在提起争取独立?

“已故砂首长丕显斯里阿德南沙登在世时,可能也已经看出砂人民要争取独立的情绪,但他也知道这必须要有和平进程及更多时间。与其疏导砂人民远离独立情绪,张健仁更应该展开民调,找出砂人民真正要的是什么?再将结果告知他的马来亚老大。但是,与其为砂拉越奋斗,张健仁宁可背道而驰,为马来亚的主人辩护。”

罗克强表示,张健仁也对当今国会222个国会议席的实情浑然不觉,砂拉越及沙巴目前只有区区56个国会议席,少过国会总议席的三分之一。这显示联邦宪法条文过去已经修改数百次,但砂沙始终无法阻止,尤其是涉及砂沙的宪法条文修改。

“1963年7月22日对我们重要吗?在这一天,砂拉越取得的独立性质,其实并不亚于当今世界上的独立国家,如澳洲。”

他指出,澳洲是联邦国家,奉行君主立宪及国会民主制度。这意味着澳洲有女王,女王居住在英国,由驻在澳洲的总督代表。马来西亚也是联邦国家,奉行君主立宪及国会民主制度。唯一的差异是在资源拥有权上,无论是英国或堪培拉(澳洲首都)都没有索取95%资源拥有权,或只将维多利亚的煤炭或南澳大利亚的铀资源的5%还给这些州。所以,砂人民要独立的情绪可以理解,如澳洲、纽西兰、加拿大、其他共和联邦国家及曾经的英殖民那样取得独立。

他说,张健仁也应该将为什么新马来西亚时代还要庆祝831国庆日的课题,向马来亚主人反映。事实上,831不是马来西亚成立的日子,只是马来亚联邦于1957年8月31日取得独立。马来西亚是在1963年9月16日诞生,那是沙巴、砂拉越、新加坡及马来亚联邦共组马来西亚。

罗克强表示,若马来亚庆祝831,高喊“独立”,他不明白为何砂拉越不能在722庆祝独立日,并在916庆祝马来西亚日。

他指出,根据2016年8月31日一篇新闻报导,张健仁挑战阿德南沙登:“我呼吁阿德南沙登(砂首长)挺身向布城的巫统伙伴表明,停止在砂拉越庆祝831,让我们只在砂拉越庆祝722及916。”

如今,他挑战张健仁重复他的立场,向布城的希盟政府伙伴表明停止在砂拉越庆祝831。若马来亚继续庆祝独立日,砂人民庆祝自己的独立日有何不可?为何要自我箝制,是否要我们回到过去的黑暗日子,连舞狮都被禁止的时代?

他强调,与其试图贬低已故阿德南沙登遗下的珍贵遗产,张健仁更应该向其同僚,即教育部长表明纠正大马历史教科书,让年轻一代可以掌握真正的历史事实:

1963年7月22日,末代英国总督阿历山达瓦德Alexander Waddell离开州元首府,乘坐舢板横渡砂拉越河,向人们移交砂拉越行政权。

1963年7月22日,英国殖民旗帜被降下,取而代之的是砂拉越旗。我们拥有属于自己的政府,以及首任首长斯蒂芬卡隆宁甘。

砂拉越曾经短暂自治,之后于1963年9月16日签署大马建国契约,与沙巴、马来亚及新加坡共组马来西亚。

根据大马建国契约,砂拉越坚持特定条款及条件,让砂政府在特定领域上拥有特权。

他引述第6任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的语录:“我们坚持我们的特别权益,砂拉越并非加入马来西亚,而是参组这个联邦国家。我们是参组伙伴,这也是为何7月22日及1963年建国契约对我们来说如此重要。”

“这些历史真相不应该被档案书的尘埃铺盖,而是出现在我们下一代的历史教科书中!”

IMG-20190801-WA0000






Related News

IMG-20190813-WA0035

陈超耀:马哈迪应检讨自己是否有尊重民意及他族感受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秘书长兼卑尔骚区州议员拿督陈超耀律师认为,首相敦马哈迪在评击董总之前,应该检讨自己是否有尊重民意和其他族群的感受,否则他不会一直维护“自己的族群”,包括各种以马来人为优先的各种条例和优惠。 他说,马哈迪上任后却屡屡“跳针”,不但对各种无利于人民的方案拍手叫好之外,更不时展现自己过去强硬和霸道的作风。所谓的”新”马来西亚,也就这样回到过去马哈迪的一贯的作风。上届国选,95%的华人投给了希望联盟。但,今天董总代表着我们华裔提出对这个课题的看法和建议。所谓的全民首相难道是这样回报给95%华裔的支持者吗? 陈超耀表示,日前马哈迪在针对董总联属反对国民型小学国文课本纳入爪夷书法(Seni Khat)的做法是属于种族主义的行为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难道马哈迪和教育部长马智礼在执行有关事前,为何没有在获得印裔和华裔族群的看法和商讨下执意进行?甚至在不获得华印族群学术和公会的反对下,让执意要在2020年进行有关科目? 马哈迪这样指责董总存有种族主义这样的言论,陈超耀对此非常失望。他指出,联邦政府包括所有的华裔正副部长都了解到大马华社激烈反对明年起国民型小四加插爪夷书法,反对者除了大批的学生家长之外,也包括来自各个董总、学者和华社团体。 但教育部和希盟政府的华裔正副部长却表示大力支持,甚至多次坦言已经和华社代表进行讨论击获得支持下才执行,然而,正副部长所谓的华社代表有哪些?是否可以列出完整的名单?是否也包括砂沙的华社代表?或者仅现有现有的数名华裔正副部长之前的谈论? “有关课题已经扰攘了大半个月相信教育部和马哈迪都已经听到强烈的反对声音,但是他们视若无睹,甚至还谴责董总的联署反对的行为是属于种族主义。 他强调,砂人民联合党支持董总的做法,因为作为一个代表华社及华校的组织有权且有责任,为华社向政府反映基层的反对,难道这样就被冠上种族主义?。 再来,从马哈迪的言谈中似乎没有必要再“检讨”,因为他日前被询及内阁是否从Khat事件中重新检讨前朝政府所批准的政策时,马哈迪说,所有政策皆会带入内阁讨论,但有时候并非每一句话都必须带入内阁讨论,否则会很辛苦。 而董总则认为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文化、宗教和语文的国家,董总乐见各族子弟认识各族群的文化,包括书法,但绝对不同意强制学习。 陈超耀强调,马哈迪上任前后似乎是2个模样,部长们几乎对他毕恭毕敬甚至唯唯诺诺对他言从计听。 他说,相信人民对希盟的大选宣言悠悠在耳,当时身为希盟领导的马哈迪誓言坦坦表示将会以更透明化以及将制衡政府所作出的每一项决定,扬言将以更公平的制度来对待每项决定,然而从以上的“个人委任”来看,马哈迪当选后似乎忘记了自己所说和对选民的宣言。 “希盟当选后一直将许多过错归咎于前朝政府的错,显然现在马哈迪也重蹈覆辙,甚至还光明正大的实施个人意愿,现实了当今政府在监管方面存在的结构问题和弊端,更凸显了首先个人权力过大的滥权问题。他也调侃希盟无疑是以五十步笑百步,甚至将各种失责问题推搪给前朝。”

  • 陈超耀受邀出席哈芝节宰牲仪式
  • 沈桂贤参与哈芝节宰牲活动
  • 罗克强批评行动党漂白不利华教政策
  • 谢家洪提醒民众勿露天焚烧
  • 人联党:强硬推行爪夷书法不顾华社意愿
  • 石角服务团队助民众申请福利援助
  • 吳芝辉巡视福州第一路工程
  • 符祥威:火箭在爪夷文书法立场摇摆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