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谁亏对统考和独中?

2014-12-07 10:39

问一问独中生:“你们要统考文凭获得政府承认吗?”

相信没有一个人会说:“不要。”

我曾经是独中生,我明白这种需要,瞭解这种感受。

或许,很多局外人嗤之以鼻说:“不承认又怎样,全世界的外国大学都承认啊!”

说这话的,多数不是独中生。

大家不知道,还是有很多外国大学不接受统考的,尤其是顶尖的大学。不是统考水平不行,而是这是一个小国家60间中学举行的“內部考试”,並且未得到这个国家政府的承认;其水平很难作评估。

大马华社却以为,统考可以通行全世界。

No way。统考不是公开考试,它缺乏国际能见度和识別度,这些大学也不会特別去体谅大马华人办学辛苦。所以別自欺欺人了!

那么,总有外国大学承认吧,就申请这些大学好了,台湾的,中国的,新加坡的,欧美澳纽的(虽然不是顶尖)。

当然可以。但是,再问一问,是不是每一个家庭都有能力把孩子送到外国去?

又或者,只有具备经济能力的家庭,才应该把孩子送进独中,以便日后可以出国留学?

错了。至少我那个年代,能够把孩子送出国的家庭,还是少数。而今天真正有能力的家庭,是把孩子送入私立和国际学校。

升学之外,也有独中生想要加入政府服务,或是官联公司(GLC)。然而,没有一张受政府承认的文凭,门儿都没有。

一些独中生去了外国深造,拿了博士学位,想进入国立大学,或是国家银行等机构任职。博士大学位很受器重;但是,进一步瞭解,发现少了那张SPM小文凭,不符合公共服务资格,对不起,不能录用。

你说,政府承不承认,重要吗?

x x x

政府不承认统考,华社很不满,骂了40多年,到现在还在骂。如果连结起来,应该可以铺到月球,转一圈,回到地球。

这也是华人不投票给国阵的其中一个原因,让国阵在华人区惨败。

於是乎,统考问题就解决了吗?政府就后悔反省,举手投降,承认统考了吗?

没有,问题更加棘手,华人手上的底牌都打了出去,本钱都没了,要重新再谈更加困难。

的確,政府该骂,歧视,偏见,打压……,再恶毒的字眼都可以用上。

但是,骂了之后又如何?统考就会被承认吗?

No way。

重点是,除了痛骂痛批之外,华社还做了甚么,可以帮助统考获得承认?

我们只是消极的发泄,但是,却缺乏积极的爭取统考获得承认。

大选之前,承认统考几乎水到渠成,只要对两个条件:SPM马来文优等/及格,以及地理和歷史科要有大马元素。一旦达致共识,统考就获得承认,独中的命运从此改观。

然而,代表华社和独中参与谈判的代表们,他们做了甚么决定?

这要去问一问董总的大领导人。

我强调,我不是针对董总这个组织,而是要追问当事人。

他们连这两个条件都没有拿出来和各独中討论,也没有徵询华团和华人的意见,就这样拒绝了。

机会错失,还有再来的机会吗?

谁应该负起这个责任?谁要向几万名还在独中就学,以及几十万曾经是独中生的华人子弟交代?

这些独中生,他们原本有机会进入本国的国立大学,能够加入政府服务,谁断送了他们的机会?

统考原本有机会可以取得更平等的地位,可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是谁截断了这个可能?

x x x

不瞭解独中课程的人,会以为政府要求SPM马来文科优等/及格,以及地理和歷史注入大马元素,是强人所难,会损害独中特质甚么的。

这是偏见,错知。

现有的独中,多数实行双轨制,学生考统考,也考SPM。

既然本来就有考SPM,当然包括考SPM的马来文科,则政府要求SPM马来文优等/及格,根本不是新东西,也不是甚么“要求”。

而要求地理科和歷史科要有大马元素,这也是独中课程本来就有的东西。翻一翻独中课本,本国地理和马六甲王朝都在里头,这些不就是大马元素,大马国情!只要稍作调整即可,何来困难?

况且,一旦只要考获SPM即可承认统考,那独中生就无须同时考统考和SPM,而只要考统考和SPM的马来文试卷,以单轨换双轨,减轻了大半负担,文凭还得到承认。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划算的吗?

董总中人有想过对独中的好处吗?还是他们根本不瞭解独中!

再这样下去,会断送了独中。

【相关新闻请点大事件:董总特大风波】

(星洲日报/星期天拿铁‧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






Related News

Soo Li Ching

苏莉群:方便监督,宜每隔一段时期申报

(15日讯)砂首长署政治秘书苏莉群赞同包括反对党议员在内的所有国会议员,都须向反贪污委员会申报财产的建议,相信可起到警惕作用,及减少国内贪污问题。 她於今日接受访问有关首相马哈迪表示将立法规定所有国会议员申报财产课题时指出,国会议员主要职务就是为选区内的人民服务,解决问题,但难免某些人在拥有职权后及受到利诱之下而犯错。申报财产将有助於监督朝野国会议员的收入,或多或少将起警惕作用,因为一旦有超过原本收入的可疑资金及财产,就会被发觉。 她强调,立法规定是一个,但更重要的是要有透明度,以及如何 去执行,否则一旦被当权者滥用,仅会沦为打击政敌及庇护自家人的工具。 “首要的是,反贪委员会必须要完全独立,不受到任何政治力量的干涉。同时,国会议员们也应该与反贪会配合调查,以确保所申报的财产与事实相符。若只是任由正副部长及国会议员自行申报,又没单位去核实的话,那规定犹如虚设,用假像博取信任,混淆人民而己。” 与此同时,她也认为若国会议员们申报的收入及所拥有的财产额不符时,有必要向人民做出解释。且亦应规定议员们每隔一个期限,就须更新及申报最新的财产,方便人民能够时时监督,相关议员是否有中饱私囊。 苏莉群表示,一些政策的实施往往出发点是好的,但却因为被滥用或执行力不足,而导致起不了作用或失去原本的意义。若政府是有决心打击国内贪污问题,国民肯定是乐见其成。在这课题上,反贪委员会所扮演的角色最为重要,人民亦须共同监督,以避免该委员会受到政治力量干涉,被利用来打压政敌。 资料来源:民都鲁星洲日报

Soo Li Ching

希盟执政一周年,大失所望

对於希盟执政一周年的表现,砂首长署政治秘书苏莉群指称,大失所望! 撇开政治立场,就事论事,她认为,总体来说希盟在这一年来并未给人民看见国家较大的改变。尤其希盟在509时,许下太多美好的承诺,唯在509后的一年内,却未能依时逐步去兑现承诺,让许多期许新马来西亚真的可以过得更好的支持者难免失去了信心。 “这无关乎时间的长短,而是政府在执行力上的诚意与效率。有没有去做,和能不能做到是两回事。” 她说,509大选时,95%的华裔选择支持希盟就是期望他们能为华社争取更多,也是支持希盟开明 、公平对待各族的执政理念。但至今的结果却是,统考未获得承认,是要顾及马来人的感受,大学预科班增加了名额,美其名是说非土著学额增加,但依然保持90:10的比例,却是进一步加大了不公。而且,在大学学额没有增加的情况下,非土著进入大学的机会将大幅度下降。 苏莉群今日针对希盟执政一周年受访时指出,虽然希盟内阁部长都是新人,却也不能因此将国家政策当儿戏,一些部长在未计划周详的情况下,就仓促要实施某某政策,在被人民大力抨击后,又宣布撤销。在这方面,没有经验不能被一直当成藉口,不正正就因为没有经验,所以才更应该谨慎去处理国家大事吗? 她表示,经济 方面不见好转是让许多人对政府失去信心的主要因素之一,在销售与服务税取代了消费税后,百货并未有下降,接踵而来的是迎来更多的税务,大众依然感受到通货膨胀的压力。 “经济对百姓人说是重要的一环,如果人人都有稳健的经济来源,衣食无忧,基本上就算在实政上有些偏差,人民也不会过於计较。” 苏莉群进一步说,政府一边说国债高筑,没有多馀资源去发展经济,但另一边厢又要搞一些非必要的大型计划如第三国产车、弯桥及第一方程式赛车等。 对砂拉越方面,她称,509前希盟称一旦执政,将归还砂拉越的自主权,无须再协商。但事实的诚意大家都知道,在国会中提呈一读时,仅是将原本的“13”,改成“11+2”,在受到砂人民激烈的反对声潮后,二读时虽说修改至恢复了砂拉越“邦”的名,却对邦的“实”及砂自主权只字不提。 当然,并非所以部门都做得不好,苏莉群说,通讯部及交通部在提升网速,降低上网费用及道路安全方面,表现还是值得嘉许的。不过,因为内阁各部门的进前步伐不一致,导致一些好的表现未能掩盖不足的地方。 苏莉群希望政府在今后的执政能专注在改善国家经济与教育,实行公平的教育政策,留住人才,让所有的学子不分种族背景,都能获得应有的教育资源。与此同时,应实施有效 率及针对性的经济政策,停止一些无聊的小动作。 “比如与其鼓励国人喝棕油、爱棕油,不如解决出口问题。首相到中国协商及解决棕油出口问题,将比您喝100年棕油更有实际效果。”Read More

  • “全民提灯笼,和睦庆中秋”大游行17日晚揭幕!
  • 罗克强向马来同胞贺节
  • 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开放门户
  • 美里(卑尔骚)支部重新挂招牌仪式
  • 郑丁贤‧谁亏对统考和独中?
  • 郑丁贤‧“汉贼不两立”的歷史谬误
  • 沈桂贤出席护士日工作营
  • Lim Sian See的公开回应给林冠英先生给安顺选民公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