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谁亏对统考和独中?

2014-12-07 10:39

问一问独中生:“你们要统考文凭获得政府承认吗?”

相信没有一个人会说:“不要。”

我曾经是独中生,我明白这种需要,瞭解这种感受。

或许,很多局外人嗤之以鼻说:“不承认又怎样,全世界的外国大学都承认啊!”

说这话的,多数不是独中生。

大家不知道,还是有很多外国大学不接受统考的,尤其是顶尖的大学。不是统考水平不行,而是这是一个小国家60间中学举行的“內部考试”,並且未得到这个国家政府的承认;其水平很难作评估。

大马华社却以为,统考可以通行全世界。

No way。统考不是公开考试,它缺乏国际能见度和识別度,这些大学也不会特別去体谅大马华人办学辛苦。所以別自欺欺人了!

那么,总有外国大学承认吧,就申请这些大学好了,台湾的,中国的,新加坡的,欧美澳纽的(虽然不是顶尖)。

当然可以。但是,再问一问,是不是每一个家庭都有能力把孩子送到外国去?

又或者,只有具备经济能力的家庭,才应该把孩子送进独中,以便日后可以出国留学?

错了。至少我那个年代,能够把孩子送出国的家庭,还是少数。而今天真正有能力的家庭,是把孩子送入私立和国际学校。

升学之外,也有独中生想要加入政府服务,或是官联公司(GLC)。然而,没有一张受政府承认的文凭,门儿都没有。

一些独中生去了外国深造,拿了博士学位,想进入国立大学,或是国家银行等机构任职。博士大学位很受器重;但是,进一步瞭解,发现少了那张SPM小文凭,不符合公共服务资格,对不起,不能录用。

你说,政府承不承认,重要吗?

x x x

政府不承认统考,华社很不满,骂了40多年,到现在还在骂。如果连结起来,应该可以铺到月球,转一圈,回到地球。

这也是华人不投票给国阵的其中一个原因,让国阵在华人区惨败。

於是乎,统考问题就解决了吗?政府就后悔反省,举手投降,承认统考了吗?

没有,问题更加棘手,华人手上的底牌都打了出去,本钱都没了,要重新再谈更加困难。

的確,政府该骂,歧视,偏见,打压……,再恶毒的字眼都可以用上。

但是,骂了之后又如何?统考就会被承认吗?

No way。

重点是,除了痛骂痛批之外,华社还做了甚么,可以帮助统考获得承认?

我们只是消极的发泄,但是,却缺乏积极的爭取统考获得承认。

大选之前,承认统考几乎水到渠成,只要对两个条件:SPM马来文优等/及格,以及地理和歷史科要有大马元素。一旦达致共识,统考就获得承认,独中的命运从此改观。

然而,代表华社和独中参与谈判的代表们,他们做了甚么决定?

这要去问一问董总的大领导人。

我强调,我不是针对董总这个组织,而是要追问当事人。

他们连这两个条件都没有拿出来和各独中討论,也没有徵询华团和华人的意见,就这样拒绝了。

机会错失,还有再来的机会吗?

谁应该负起这个责任?谁要向几万名还在独中就学,以及几十万曾经是独中生的华人子弟交代?

这些独中生,他们原本有机会进入本国的国立大学,能够加入政府服务,谁断送了他们的机会?

统考原本有机会可以取得更平等的地位,可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是谁截断了这个可能?

x x x

不瞭解独中课程的人,会以为政府要求SPM马来文科优等/及格,以及地理和歷史注入大马元素,是强人所难,会损害独中特质甚么的。

这是偏见,错知。

现有的独中,多数实行双轨制,学生考统考,也考SPM。

既然本来就有考SPM,当然包括考SPM的马来文科,则政府要求SPM马来文优等/及格,根本不是新东西,也不是甚么“要求”。

而要求地理科和歷史科要有大马元素,这也是独中课程本来就有的东西。翻一翻独中课本,本国地理和马六甲王朝都在里头,这些不就是大马元素,大马国情!只要稍作调整即可,何来困难?

况且,一旦只要考获SPM即可承认统考,那独中生就无须同时考统考和SPM,而只要考统考和SPM的马来文试卷,以单轨换双轨,减轻了大半负担,文凭还得到承认。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划算的吗?

董总中人有想过对独中的好处吗?还是他们根本不瞭解独中!

再这样下去,会断送了独中。

【相关新闻请点大事件:董总特大风波】

(星洲日报/星期天拿铁‧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






Related News

  • 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开放门户
  • 美里(卑尔骚)支部重新挂招牌仪式
  • 郑丁贤‧谁亏对统考和独中?
  • 郑丁贤‧“汉贼不两立”的歷史谬误
  • 沈桂贤出席护士日工作营
  • Lim Sian See的公开回应给林冠英先生给安顺选民公开信
  • 警察日马拉松竞走活动
  • 砂立法议会一致通过要求增加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动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