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Menu

沈桂贤农历新年献词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主席兼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

拿督斯里沈桂贤医生农历新年献词

2020金鼠年或是庚子年已降临人间,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全体党中央领袖、常务委员、青年团、妇女组及所有各支分部各级领导,真诚恭祝各界新春喜悦、家庭和谐、身体健康平安。

农历新年,或春节是华裔重要节庆,它象征团圆、团聚,更是与亲朋戚友甚至和其他民族节日一样,敞开门户接待各界到访,相互贺年、促请交流与情感的重要节庆。

砂拉越有很特殊的种族情感,无论哪个民族欢庆佳节,其他民族都会到访祝贺,彼此都像一家人,没有种族、宗教的隔膜,这是我们最珍贵,也是值得珍惜的种族和谐资产。

拒极端主义进入砂

2020年是崭新的一年,也是充满变数和具严峻挑战的年代,国家正处于经济低迷、马币持续贬值和高物价的生活艰苦环境中,这样的不利环境,将会对国民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冲击。

因此,国家领袖须即刻想方设法,拟定振兴国家经济的方略,让国民幸福与快乐度过2020年,而不要将太多的重心和努力放在打击政敌身上。

另一项国家所面临的挑战是国内极端种族主义分子日益嚣张,包括禁止学校张挂灯笼、挑战华淡小地位等,这是向多元社会的马来西亚做出宣战的一种不利行动,如果国家领袖持续视而不见或没及时遏制,极端分子的行为将会把马来西亚推向动乱与不安边缘,国家长期来的和谐将毁于一旦。

身为砂拉越公民,我们非常荣幸,这里的各族长期来都是相互尊重及和睦相处,完全没有种族、宗教与教育差异问题,因此砂拉越公民必须严守,包括支持政府禁止马来亚极端分子的进入,避免他们把不良意识渗透到砂拉越,荼毒砂各族思想。

GPS多项利民政策

我们了解,砂拉越在砂政党联盟(GPS)治理下,虽受到联邦政府经济和发展不公平的对待,但砂政府仍然通过本身的努力和管道,极力帮助砂拉越各族,以减轻经济负担。

砂政府推出的利民政策很多,当中包括:

1.在马来亚和沙巴求学,并准备返乡的砂拉越莘莘学子可获机票津贴。

2.初生婴儿可得1000令吉的奖励。

3. 城乡地区家庭,每月享有5令吉免费食水。

4.政府承担5000令吉的电流衔接费用,5000令吉至1万令吉的衔接费用,则获得70%津贴。

5.提供免费学生巴士

6.产妇可得450令吉的坐月子津贴 

7.设立3000万基金,以协助高等教育贷款者偿还贷款。

8.斥资9000万令吉成立砂拉越海岸警卫队

9.为60岁以上年长者提供肯雅兰优惠金卡

2020砂富强开始

砂政府的目标与宏愿非常清楚、明确和坚定,也就是希望到了2030年,砂拉越的经济等方面都有杰出表现,因此我们今年必须先从富有开始,之后再走向强大。

富有包含两个层面,它除了是经济,另一个意义是人才。

在经济方面,砂拉越经济发展状况良好与健康,估计今年仍可取得5.5到6%的增长,政府会继续探讨增加收入的各项管道。

砂拉越要在经济上取得独立,而砂拉越的财富属於全体砂拉越公民,各族在共存共荣下,分享砂经济成长带来的安居和繁荣。

至於人才方面,砂拉越需要更多,有能力投入在各领域服务的人力资源,只有砂拉越人才“丰富”,我们才能不必依靠别人,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砂拉越人才能真正了解砂拉越的需要,为砂拉越谋取更大发展成就。

世界上一些国家虽然资源丰富,但缺乏人才,国家的建设须依赖外来人力资源,砂拉越不能走同样的路。

我们深信,只有我们先让砂拉越先富有,才能促使砂拉越的强大,所以富强是砂拉越的目标。

砂拉越公民必须团结一致,不要分裂,希望大家趁着佳节团聚在一起时,也能共同对砂拉越的未来做出探讨,毕竟我们都是砂拉越人,热爱砂拉越,更希望常年远在外地工作的砂拉越公民,能时刻关心砂拉越,支持有利砂拉越的政策,确定砂拉越的未来能在大家共同维护下,取得更光明的前景。

新年期间,佳肴美食众多,希望大家不要过量摄取,要多注意身体健康,因为健康就是财富,有健康的体魄,才有靓丽人生。

最后,我再次代表砂拉越人民联合党恭祝各界新年如意吉祥,身体健康,家庭幸福美满。






Related News

许德琬:火箭无需掩盖前朝华小拨款偷龙转凤事实

砂拉越人民联合党中央妇女组主席许德婉提醒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没必要为前朝教育部对半津贴华小拨款偷龙转凤,继续掩盖事实。 她发文告提醒张健仁,不应该继续为前朝教育部的失误粉刷太平,更没必要因为是自己的同志,就袒护张念群,应对错误的行政做出谴责。 “人联党没做出不实指控,更没有所谓的栽赃,行动党向来都是错在别人,反贪委员会调查槟城海底隧道舞弊案,可以说是政治打压,现在被揭露调用半津贴华小拨款,说是栽赃自然不出奇。” 她说,如果张健仁认为调用半津贴华小拨款不是事实,他应该通过适当途径讨回公道和清白。 表示,前朝教育部调用半津贴华小拨款不是捏造之事,吉隆坡冼都华小董事长拿督王鸿财也揭露,今年初获得款项以进行维修与提升工作的政府华小其实没有提出任何申请,因此当承包商前往学校,告知校方教育部已发放拨款给他们进行维修工作时,纷纷感到讶异。 “原本要给予政府资助华小的5000万令吉特别拨款,以“维修项目”的方式,将逾4000万令吉分给了各州教育局,再让承包商为政府学校进行维修工作,是千真万确的事。” 她形容这一轮的政府拨款,学校连表格都没有填,也没有去申请,而是教育部直接把钱下放给州教育局,再由承包商上门找校方;就连连承包商也内定了,这无疑剥削了董事部的权力,也无法保证这些款项被善用。 她说,砂拉越有6名行动党议员,我们欢迎他们针对所谓拨款转成工程,并内定承包商的事,向有关当局反应和投诉。 60 SHARES Share on Facebook Tweet FollowRead More

Comments are Closed

© 2019 SUPP News Por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