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 Sian See的公开回应给林冠英先生给安顺选民公开信

保护你的希望,保障我们的未来

林冠英说:国阵与巫统在安顺的竞选方式就跟他们如何管理国家一样。他们利用谎言、恶意诅咒及仇恨,企图让人民害怕的方式来进行安顺补选。巫统也极尽所能,诋毁行动党年轻女性候选人黛安娜、甚至她的母亲,国阵及巫统已经没有资格治理国家、也没有资格代表安顺的人民。

LSS回应:你如何保证这不是亲行动党的网络兵团自己搞出黛安娜比基尼假照?在她被宣布成为候选人之前,网上就已经出现了黛安娜的比基尼假照,在那个时候有三四个行动党候选人名单,可是为何其他名单上的候选人没有被抹黑?偏偏就只有她?

谁能在那些比基尼假假照得到最多好处?谁可以因那些假照而一日成名,得到最多的注目,被标签为漂亮的候选人?

你是否被允许利用“受害者角色”来博取同情?我们不是已经对网络兵团的抹黑伎俩司空见惯了吗?就好像那些关于40k外劳和停电的影片与图片,同样的方法会不会重复的使用?

而关于黛安娜与她的母亲信誉受创,恐怕是因为黛安娜与她的母亲本身造成的。这是因为黛安娜数次否认她与母亲与土权有关系,到最后因她们在土权活动的照片流出后才承认这个事实。她们信誉受创,是因为她们靠说谎来尝试隐瞒事实,不是别人造成的。

而且,黛安娜的公信力在她无法回答一些基本的问题、向校园生那样任何时候都在傻笑、当问题针对他时被你父亲抢走麦克风后,显然不会有所提升。

林冠英说:国阵只知道如何制造仇恨,以合理化他们的贪污腐败滥权。国阵只知道如何利用人民的畏惧心理,来掩饰他们管理国家经济不当,导致百物上涨,包括石油、白糖、电费、甚至是摩托车保险以及实施消费税(GST)。

LSS回应:民联的州政府已经上涨了执照、泊车费与经营许可证(雪州与槟城),在槟城甚至在2013年起了两次水费,2008年起上涨了三次。

我不懂你是一个怎样的会计师,可是我不懂为何你看不到减少津贴与实行全球90%国家都使用的消费税制度对国家经济带来的好处。

民联固执地想要减少生活开销不单单表示他们的民粹主义和不负责任,也显示民联的眼光看的不够远,并没经济敏感度,只活在梦想中。

这是一个虚假的希望与梦想,这根本无法达成。

请找出一个在20年内房屋与食物价格没有上涨的国家,我们一起搬过去住。

我们不应该混淆生活开销与生活水平的分别。盲目的减少生活开销是在与全球趋势对抗。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民联的大选宣言是把事情看得太过简单,缺乏远见的宣言。

很肯定地,在不对大马经济造成巨大的损害下,民联与行动党无法达成大选宣言所答应的种种条件。

例如,在1960-70时期物品的价格比现在低很多,可是那时的生活水平会不会比现在好呢?

生活水平的高低是要看实际收入、工作质量、就业机会、更环保与安全的环境、承担房屋的能力,获得高质量的医疗保健、得到好的教育、更好的道路以及更好的设施。

你是否希望你今天用10万购买的房屋在20年后价值还是10万?

当降低生活开销是不可能的事时,国阵的转型计划是要减少通货膨胀与让安顺人民实际收入提升快过通货膨胀率,最终提高我们的生活水平。

马袖强的竞选宣言与国阵的政策是在往这个目标前进。他们要的是不论种族地提升马来西亚人的实际收入与生活水平。如果BN是Barang Naik,那PR是Price Rise。

林冠英说:国阵领袖並没有正视百物上涨所带给老百姓的痛苦,他们只叫人民吃蕹菜、不是想办法提高薪资,而是引进更多外劳、不是捍卫马来西亚人民,反而允许国能提高电费,提高他们的利润及股价。

LSS回应:到底是谁叫人民吃蕹菜?很显然不是首相,所以请不要抹黑他。他只是说蔬菜与新鲜食品的价格会因某些如气候、市场需求、供应而起起落落。身为会计师的你,你明白吗?

你有人民薪资没有提升的证据吗?你和你的槟城的议员同事的薪资与补贴在今年提升了100%,我说得不对吗?我甚至还没开始说雪州州议员薪金增加了300%。

我们是否要阻止所有外劳进入大马,再把现在在马来西亚的外劳送回他们的国家?你的生意朋友会同意吗?在槟城的食摊老板会同意吗?

国能提高电费是为了减少给直接给电源消费者的独立电力供应商能源津贴,是合理化津贴计划之一。请让我提醒你70%的消费者不会受到影响,只有比较富裕的一群需要付出更多。我们是否应该津贴那些富人呢?请让我再次提醒马来西亚人民正享有区域内最便宜的电费。

林冠英说 :如果改朝换代,我们可以克服这些问题。在槟城,民联已经证明我们比中央政府做得更好。就好像我们为槟城人民做的事,执政后我们可以帮助老年人、单亲妈妈、学员生、残障人士、全职妈妈、得士司机、渔夫,增加血液透析治疗和重新管理学校,提升他们的教育素质。

LSS回应:你在槟城证明了什么?你证明的是一年一年增加的行政亏损,再卖掉土地来掩饰。请让我提醒槟城自2008年的经营收入一直停怠不前,而你们的行政费用却从2008年到2012年增加了2倍,同时你们的资产及土地卖出额在那4年增加了10倍?为何增加土地卖出的同时却经营亏损是一个长远与可行的管理策略?

请让我提醒你槟城的制造业外来投资与2011年减少了90%。在2011年的全国第一,再2012年跌至第6,2013年第4而现在目前是第5?你的邻居吉打的制造业外来投资甚至比你多20倍。

你说过“宜家是经济催化剂”,我不懂一个卖着中国家具的瑞典公司对槟城人来说如何算是经济催化剂。

请槟州大臣先生不要政治化任何课题,请振作起来并好好管理你的州属。

林冠英说 :国阵及巫统无法解释为何“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已经消失。理由很简单,一个马来西亚机构就像一个无底洞,背景可疑的专家把人民的钱拿去进行风险极大的投资,最终只是让朋党谋利。

LSS回应: 无底洞? 请让我提醒你一个马来西亚机构是全马第二大独立电力供应商的拥有者。你觉得他的资产有多庞大?最少也以百亿来算吧?除此之外,你也不是一直批评国阵“友党”从独立电力供应商赚取了很多钱吗?现在那些生钱公司被一个马来西亚机构,或政府本身拥有,你还要批评?

林冠英说:当国阵高喊一个马来西亚时,他们已无法让人信服;他们高喊“人民为先,立即表现”也已不再受用,那些发表仇恨及暴力言论的种族狂热分子及宗教极端分子已凌驾之上。是时候让马来西亚团结一致,让马来领袖可以照顾非马来人,也让非马来人领袖可以照顾马来人。

LSS回应:我应该把宗教与种族纷争的大部分罪过算在你跟民联的头上。民联与行动党的人一直都挑动种族与宗教情绪,也知道他们的挑衅会让另一方过激。

例如几年就已经有 1)蕹菜事件的把蕹菜塞进纳吉肖像口中 2)“马来犀利 ” 短片 3)丘光耀希望罗斯玛死去 4)潘俭伟情人节批评禁止穆斯林庆祝情人节的决定5)雷尔混蛋论

是谁先开始挑衅的?是不是有人拿着枪指着行动党与民联领袖的头来渲染那些课题或说出那些话?某些巫统和国阵的人是轻信上当的人,你挑衅一下他们就会很激动– 到最后巫统被行动党利用。这就是行动党如何让华人看到马来民族是如何激进不讲理,与伤害华人的,之后他们就得到华人的支持。

林冠英说:安顺是我们在2017年迈向布城的第一步,以终结国阵的国民分裂及种族政治。

LSS回应: 现在拥有37或36(如果你输了安顺议席)国会议席如何会让你在2017年迈向布城?而且是谁告诉你全国大选会在2017年举行?不可以是2018年吗?提醒你你还不是首相,你没有权利决定哪一年举行大选。

林冠英说:在国阵领导下,只有国阵领袖的孩子们及国阵朋党,才有希望及「钱」途无量。 国阵不会关心你的家庭因通货膨胀与消费税所带来的冲击。国阵不会达成你对正义、资源共享、与减少债务的希望。国阵不知道你要你的孩子过着干净、安全以及人人平等的马来西亚。

在国阵控制下你没有希望和未来。投给民联和行动党的黛安娜,以保护你的希望,保障我们的未来。

LSS回应:我不确定国阵是否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反驳了,但我看到你已经用完了你的谎言和政治化招数。在国阵政府之下,我们一代比一代的提升了我们的生活素质-包括你之前读的政府学校,之后因你爸爸在安全与赚钱的环境之下下供你去澳州就读于摩纳斯大学。

如果马来西亚管理得不好,为什么我们的债务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低过日本、新加坡、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呢?为什么马来西亚的恒生指数创新高、国内生产总值在第一季度增加了6.2%,是全亚洲最高的国家之一、穆迪对大马的评级展望提升、被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赞呢?为什么我们是全球第16多外汇储备的国家呢?为什么我们成为了全球第12最有经济竞争力的国家呢?

我们到底如何从全部3大信贷评级机构(穆迪标准、普尔和惠誉)得到“甲”的评级呢?

马来西亚为何拥有全球十大购物广场的其中3间?马来西亚为何成为全球第一每一家庭拥有超过一辆车的国家呢?马来西亚的中等阶级是如何每年最少出国旅游一次呢?

我不懂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你是要去那里住的,但州务大臣先生,我还是会选择马来西亚,因为我不会被你的谎言与政治宣传所瞒骗。

我会忽视行动党选候选人时的自大,以种族和长相为重却很明显还没准备好称为国会议员的黛安娜,我可以说如果选民选出了徒有长相,却在前一阵子吞吞吐吐了很多次、竞选宣言没有意义、很明显到目前为止还不够资格的候选人,那马来西亚才真是没有希望与未来。

安顺选民欠的是投给一个非常有资格的道地候选人。马袖强有两个学士学位和一个商业管理硕士学位,拥有很良好的声誉,拥有丰富的经验,广大的人脉以及得到联邦与州政府的全力支持来达成他的竞选宣言。

你知道马袖强已经对与安顺发展有了一系列的计划,你知道他在安顺证明了他拥有良好的记录。你知道他的资格,你也非常知道他所答应的会做到。这就是他的为人。

这是要从实质候选人与天兵美丽候选人之间选出一个最适合代表人民的代议士,不是选美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