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供词无法挑起被控鸡奸案疑点

上诉庭于4月18日出炉的长达85页书面判词指出,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在证人栏,就其被控鸡奸案罪名自辩时所供证的证词,纯粹否认,根本无法挑起疑点,而且,他以不宣誓的方式供证,已导致其供词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该份书面判词,是由以上诉庭法官拿督峇里亚尤索夫为首的上诉庭三司联合书写。

根据刑事罪案的法律程序,被告在被判表面罪名成立后,必须出庭自辩,而自辩的方式有3种,即在证人栏内宣誓自辩、在被告栏内自辩及保持缄默。

判词指出,安华必须出示证据否决对他的指责,但在此案中,安华甚至没有否认人在现场,而且也没有对其轿车在进出公寓时间,以及他进入升降梯时间,作出纠正。

法庭也不解为何安华选择不需宣誓的自辩,并认为如果安华选择有宣誓的自辩,他的证词将获得确定。

判词指出,或许安华不愿意让控方盘问,其实他无须害怕被盘问,因为其律师会保护他。

针对安华所传召的两名外国专业证人,上诉庭也认为有关的供词仅是个人看法;反而控方的两名化学师证人的口供则有根据。

上诉庭于上月3日推翻高庭对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被控鸡奸前私人助理赛夫案无罪释放的判决,改判安华罪名成立并坐牢5年,后者在上诉庭批准缓刑后,以1万令吉保外等候上诉。

另外,针对安华曾在高庭声称有14名证人可证明本身有“不在场证据”的说法,上诉庭认为,安华并没有传召任何证人出庭证明这一点,包括其妻子拿督斯里旺阿兹莎。

“赛夫供词可信”

上诉庭指出,虽然辩方尝试从不同的角度来攻击受害者赛夫供词的可信度,不过,上诉庭却认同高庭指赛夫是一个可信的证人。

“我们谨慎的审议了赛夫的供词,而我们完全同意高庭的看法,并明白为何赛夫在不同意的情况下仍愿意与安华进行肛交。

“赛夫的供词并没有任何不妥,我们没有理由干预高庭对赛夫供词可信度所作出的结论。”

上诉庭说,辩方律师尝试以赛夫并非虔诚的穆斯林、来自破碎家庭、姐姐与男人私奔,甚至把赛夫标签为一个叛徒等来挑战赛夫供词的可信度,不过,上诉庭却不认同辩方的说法。

上诉庭认为,赛夫只是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受聘为安华的私人助理,而且从小把安华当成偶像,并一直受到安华特别的待遇与照顾。

“赛夫曾向数个人投诉过此事,包括叔叔依占,但却被劝告勿报案,一些人甚至怀疑赛夫的投诉。”

上诉庭指出,控方认为法庭应考虑有关罪行及安华与赛夫之间的关系,而事发当时,赛夫只有23岁,所有的罪行都是预谋,且在一个最不负责任及鲁莽的情况下进行。






Related News

  • 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开放门户
  • 美里(卑尔骚)支部重新挂招牌仪式
  • 郑丁贤‧谁亏对统考和独中?
  • 郑丁贤‧“汉贼不两立”的歷史谬误
  • 沈桂贤出席护士日工作营
  • Lim Sian See的公开回应给林冠英先生给安顺选民公开信
  • 警察日马拉松竞走活动
  • 砂立法议会一致通过要求增加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动议